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16世纪官宦的家庭生活与地方社会》,2016  

2017-08-23 21:26:43|  分类: 江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世纪官宦的家庭生活与地方社会

——以顾鼎臣的家书与奏疏所述为中心

 

冯贤亮

《中国社会历史评论》,2016

《16世纪官宦的家庭生活与地方社会》,2016 - 江南 - 江南

 


读书与养生

 

早在鼎臣父亲顾恂的时代,顾家的子孙培育的基本理念,仍是以读书仕进为宗。李东阳(1447-1516)这样评述顾恂:“教子孙,必以诗书礼义,仕者为忠,居者为孝,亲贤远奸,敬老慈幼,言亹亹不厌。”他认为鼎臣“器识材局”的养成,都由顾恂的教育而来。[1]

就顾鼎臣本人而言,他在弘治十七年(1504)秋八月参加南京乡试,在礼部门外的旧画贩售摊上面,看到一幅龙头画,觉得神奇,即“以青钱百二十购得之”。他在画作上题诗道:“明良风云,神奇斯画。大溥霖雨,以泽天下。”心中已认定“此祥兆也”。当年中举,次年进京会试,“以第一人及第”。在鼎臣看来,都是“天数前定如此,非人力也”。[2] 那时,鼎臣也有三十出头的年纪,可是,后来的仕途攀升显得更为缓慢,直到嘉靖年间才有超擢的机会。在嘉靖十七年(1538),鼎臣与当年同科以进士及第的同僚[3],同时主持了全国的会试,距弘治十八年,已历三十三载。鼎臣很高兴,觉得当年的同年,现在“同事场屋,可谓一时盛际”。[4] 这些,都可视为鼎臣人生中的得意之事。

可以说,在鼎臣的思想意识中,读书进学乃是人生的头等大事。鼎臣早期在北京官场奋斗的过程中,颇以家族事务与生计为虑,但一直十分注意尊崇儒家宣扬的那套道德秩序。在所谓“北虏”对北方中国造成的严重危机的情势下,让鼎臣曾有死生许国之愿,当属儒生报国之意,能够折射出鼎臣长期在儒学熏陶下的内在本质。在给履方等人的信中,他说:“北虏初甚猖獗,幸赖庙社威灵,稍稍遯去。……我心只望汝读书修行,成身成名,光显祖宗,撑立门户,垂裕子孙。我虽以死殉国,亦无遗憾。勉之,勉之!”[5]

后来鼎臣决定将妻子朱氏从昆山接往北京,但昆山顾家离开了这位颇有“贤行”的夫人[6],鼎臣是有顾虑的。他十分担心履方等人在家更无人管束,需要作必要的告诫,要求万事小心谨慎,务以“修身进学”为重。[7]

 这样的告诫甚至带有警告性的语句,在鼎臣给履方等人的家书中,时或可见。在嘉靖五年冬天鼎臣离开昆山后,“家中凡百草草,十分放心不下”,他写信给履方:[8]

 

汝可奋然励志,以读书修行为首务,以治家防患为要机。我虽曾谆谆戒谕,恐汝志气懒散,未知缓急利害,视我言为迂远,日常只悠悠过去。故又琐琐作书,汝可藏诸箧中,或揭诸坐隅,朝夕省览。读书以体认道理、变化气质为本,日用间遂能随事用得。……若只以此为谋利、窃名誉之资,便非好人。

 

鼎臣的那句以读书为谋利、窃名誉之资的“便非好人”的教诲,很能体现其追崇“体认道理、变化气质”的读书宗旨,对名利之追逐须有必要的排斥态度。

鼎臣关心履方等人的举业,要求在科考攀升的努力过程中,须特别注意顾家的声誉,以免引起新任巡按御史的不满。[9]


在现存所见鼎臣单独给女婿归本的四通信件中,有一半都涉及科考举业的问题。据书信内容可知,这位被称作本斋的女婿,也是鼎臣看重的在举业上颇有希望的人。

鼎臣希望他与履方“百倍用工”,在科考上“以图必中”,是关系顾家升沉荣辱的头等大事。而据另一通信所述,可以知晓这位女婿是善于营生的,可能比较多地参与昆山顾家生计,并可能经常要与地方官府、市民百姓打交道,当然也难免会涉及许多争名夺利的事情。鼎臣一方面要求他不得“干预官府钱粮”,“以苟得分毫之利,不顾滔天之害,则亡身丧家之事,非士君子所为”,另一方面,仍然是在关心他与履方的科考前程。

鼎臣指出,“清心寡欲、读书修行”是立身益寿之本,要履方与长婿归本、次婿朱端禧二人,各抄写一份,贴在住房内,“朝夕省察,殊为有益”。鼎臣提醒履方特别注意科考方面的应对:“提学若二三月间出巡岁考,汝考过方告随任读书。若打听不来,使人到南京。告了朝觐后,提学必升矣。毋悮,毋悮!”要对指导履方读书的梁叔公,多尽礼仪。鼎臣专门问道:“曾备何酒礼送过去?如何书不及?”[12]

值得庆幸的是,被后来地方官褒扬为“德性谦厚,度量汪洋”而使人“不知有相府”的履方[13]在嘉靖七年参加顺天府乡试,获得了举人的功名。而在此前,据地方志编撰者的说法,因为鼎臣位高权重,履方的行为表现更显低调,是所谓“谦抑如寒士”,死后获赠尚宝司丞。履方之子谦亨,以恩荫获官尚宝卿,也是“简约有守,无忝清门世德”。[14] 女婿归本,后来曾任绍兴府经历。[15] 另外,鼎臣的玄孙震宇为万历乙酉举人、天宠为丙午举人;侄儿顾潜是弘治丙辰进士,其子梦圭是嘉靖癸未进士,曾孙锡畴是万历己未进士,等等[16],都可表明顾氏家族的科举之盛。

鼎臣认为,除了读书修行,清心寡欲实在很重要。为了宣讲“康济之方、宣节之要”,自撰了《多少箴》,既作为个人“上承宗祧,下启胤祚”的有益借鉴,更要求子孙辈写贴于坐隅,朝夕省览,人生日用“永为守训”:[17]

 

少饮酒 伤生乱性       多食粥 养胃滋阴

多茹菜 蔬善疏导       少食肉 厚味生毒

少开口 驷不及舌       多闭目 谷以养神

多梳头 栉发去发       少洗浴 频浴伤气

少群居 招釁致尤       多独宿 节色遣疾

多收书 明理致用       少积谷 赒乏备荒

少取名 好名损名       多忍辱 忍辱不辱

多行善 积有余庆       少干禄 留遗后人

 

在鼎臣看来,“寡欲节饮食”是“保性命、绵宗祀之基本”。大概履方在这方面可能有失体统,所以鼎臣在信中劝道:“纵于色欲,荒于酒食,往往夭折,汝其猛省,猛省!”[18]

根据其他家书中前后内容的陈述,可以获知履方夫妇一开始并无子嗣之喜,而且鼎臣一家为此可能都颇费思量,甚至请医调治。在鼎臣留下的一首诗中,能反映这些内容:“嗣续须教天主张,数经调药总荒唐。若能节欲行阴德,便是千金种子方。”[19]

后来果真产育一孙,且聪慧可爱。到北京后,鼎臣多次收到其兄弟(履方的“二伯父”、“滑七伯”)的书信,了解到孙儿岐嶷胜常儿,“且好养”,十分欣喜,认为这也是“天地祖宗荫庇所致”,因此更要求履方夫妇“朝夕立心,积善以迓福庆”。[20]

早在鼎臣的父亲时代,顾恂就是昆山士大夫所组织的“斯文会”、诸耆宿所结成的“延龄会”的领袖,县官举行举乡饮酒礼时,更是重要的参与者,后被赐与“髙年冠服”,寿龄88岁。[21] 鼎臣本人其实也很注意养生,但他好酒,常常以酒遣怀。[22] 鼎臣的舅舅遯庵先生、二兄自如先生等这些“昆山之缙绅”,都已七十以上,曾结为“十老会”,堪称当地胜事。然而没过几年,十老大半沦逝,只剩下遯庵公、王真愚、高归田、周秋灯四老。鼎臣发现他们长寿的原因,在于“平生少饮”,因而“不惟寿考,而且康强”。他分明地意识到,酒能致疾促龄,是摄生者们所当摒却的。[23] 至于鼎臣有没有真地做到却酒,已无从得其详了。


………………………………………………………………………………………………………………………………………………………………………………………………………………………………………………………………………………………………………………………………………………………………………………………………………………………………………………………………………………………………………………………………6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