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王翬的登場:清初江南畫壇的場境与王朝统治的影响,2017  

2017-08-23 21:18:50|  分类: 江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翬的登場:清初江南畫壇的場境与王朝统治的影响》
传统中国研究集刊,第15辑

王翬的登場:清初江南畫壇的場境与王朝统治的影响,2017 - 江南 - 江南
 
 



……

从明末以来,由于松江、苏州等地文化的鼎盛,画艺群体的卓越,使之成为整个中国最重要的画艺创作与品鉴空间,从松江为中心(以董其昌为代表),到清初转换至太仓、常熟两地,塑造了所谓的娄东画派和虞山画派,并以之为重心,产生出清初“六大家”,被后世尊为画坛的正统。[1] 画坛最推重的就在山水画,也最能显现绘画者的功力。明末山水画理论家、泰州人唐志契(1579-1652)曾指出:“画中惟山水最高,虽人物花鸟草虫,未始不可称绝,然终不及山水之气味风流潇洒。”[2]

在精通山水画、“名满区宇”的吴伟业《画中九友歌》中,就包括了董其昌、王时敏与王鉴这些画坛领袖。[3] 也自董其昌延续至“四王”,在绘画上完成了传统的自觉改造,开辟出了一个全新或称集大成的时代。[4] 可以说,到了整个十七世纪,是以“四王为代表的传统画派和以“四僧”(髡残、石涛、朱耷、渐江)为代表的野逸画派分庭抗礼的时期。山水画成为画坛的主流,花鸟画次之,人物画则退居末流。[5] 可是在他们看来,“画道”又正处极盛极衰之时,画者们都竞习时趋,不仅使谬种流传,且与古人日远。王时敏认为,就吴中地区而论,自文征明、沈周之后,能够“直接古人一派”的,当属王鉴。[6] 而在扭转弊俗的过程中,于康熙年间得以大成的王翚,更是显得特殊而耀眼。

一般而言,出身太仓世族的王鉴(1598-1677曾祖是嘉靖二十六年的进士王世贞)与王时敏(1592-1680祖父是嘉靖四十一年的榜眼王锡爵)作为画坛前辈,在明末已然很有声望。[7] 王鉴是崇祯六年举人,曾任官州府府,早年曾董其昌授画艺。王时敏家世较为显贵,以恩荫官至太常寺少卿,少时亦曾向董其昌学画,在揣摩黄公望等前贤的画中,“探骊得珠,独开生面”[8],王朝鼎革后即家居不出。世人论其可比黄公望,而且同样高寿,“此非烟云供养不能”。[9]

从画道传承来说,在晚明董其昌起一代画道之衰,抉董源、巨然之精,后学风靡,其中王鉴与王时敏即为最杰出者,也使远迩争相仿效,娄东画派因而形成。[10] 在太仓地方,像他们这样的人,在当地名士陈瑚(1613-1675眼中是“一乡之望”,是一方之福,是“吾乡之元气”;艺术上的地位,则是所谓“书法丹青,妙绝今古”。[11]

因为江南绘画群体的繁盛,明末清初曾有“三王”、“二王”、“四王”、“六大家”等习称。

但在清初较早出现的画界领袖之习称,并非上述二王,而是“三王”,另一王就是王翚。[12] 后来有人说,清初因为有“三王”与吴历、恽寿平这五家的存在,绘画地位不减于明朝。但是哪“三王”并没有被明确列出。[13] 沈德潜(1673-1769)在《王耕烟墓志铭》中明确指出:“予闻国初画有‘三王’之称,谓奉常、廉州与先生也”。此后,才有“二王”之名,即王翚与王原祁的并称,两人“分位悬殊,声望则一”。[14]  

    孙承泽(1593-1676)在其笔记中有一条这样记述道:“王翚,字石谷,自号乌目山人,常熟人,画与太仓王太常时敏、王廉州鉴齐名,江左称‘三王’……”[15] 孙承泽生活的时代,王翚在画坛的成就当不能与王鉴、王时敏相颉颃。有趣的是,后来王士祯(1634-1711)的《带经常诗话》中有一段与之完全一致的文字,王氏生活时代又比较契合王翚名扬天下的时期所以相对可信。这两段资料之间的抄录关系,暂不细究,但如果王氏写述属实的话,那他所说的因曾得到过王翚的画作而颇为感动或者显现自夸之意的记录,就很有意趣了。他说:“王翚,字石谷,自号乌目山人,常熟人,画与太仓王太常时敏、王廉州鉴齐名,江左称‘三王’。辛未来京师,颇自贵重其画,不为人作,独欲得予一诗为赠,屡属诸公通意于予,又特作长幅及册子八幅相遗,其意浓至可感。”这八幅画是:一仿大痴溪山雨意图,一仿王叔明小景,一题夕阳山外山,仿巨然,一仿赵吴兴采菱图,一仿北苑,一仿黄子久天池石壁图,一写唐伯虎诗意。[16] 其中,他还引了朱彝尊题王翚画册三首古诗之一,予以颂赞:“王翚老去画尤工,横幅吴装仿惠崇。曾记北高峰上望,村村风景似图中。”[17]

因此,“三王”之称在前,“二王”在后[18],而“四王”只是添加了太仓人王原祁,显得比较清楚。所以“四王”的出现,当在“三王”、“二王”之后。到乾隆四十一年间,太仓人陆时化已习称“四王”了[19],并且在其共六卷的《吴越所见书画录》中,辟出一卷(即第六卷)专述“四王”的许多作品。[20] 当然在清初,世人将这四王与吴历、恽寿平并称“六大家”。[21]

“六大家”中的恽寿平(格),是常州武进人,年少时专攻山水画,且颇为自负[22],“兼神品逸品”。[23] 可是在他看到王翚的画后,“度不能及,则改写生以避之”,并称“古今来笔墨之至龃龉不能相入者,石谷则罗而置之笔端,融洽以岀,神哉技乎!”[24] 他还对王翚说:“是道让兄独矣,格妄,耻为天下第二手。”[25] 这应该是恽寿平的真实感喟,而他竟然自动放弃山水画艺,“专工花卉”,世人亦称其“绝艺”。[26] 后人认为,于此可见恽氏之虚衷和品格,这种画艺风格上的退让,并未影响其作为“大家”的地位,且“画外之品,尤有足重也”。[27]

被称为“名贤后裔”的吴历[28]又名子历,字渔山,号墨井道人,文恪公吴讷十一世孙,“为人简远不群,弹琴、咏诗、写山水皆有高韵”。[29] 嘉定人张云章(1648-1726)指出,从小由母亲养大的吴历,曾学儒于陈瑚、学诗于钱谦益、学画于王时敏、学琴于陈岷,“洁清自好,于世俗都不屑意”。[30] 钱谦益称其不独善画,而且于诗尤工,“思清格老,命笔造微”,绘画上与王翚同岀王时敏之门[31],所谓“心思独运,气韵厚重沉郁,迥不犹人”。[32] 王时敏认为吴历“文心道韵,笔墨秀绝”,在很快临摹完他所藏的宋元名画后,即能深得古人用笔之意,“信是当今独步”。[33]

其实,吴历在诗、画两方面,都很得钱谦益与王时敏的称赏。王时敏称他“以名贤后裔清标玉立,博物工诗,兼精绘事”,涵茹风雅,笔端变化不穷,画作有“诗中画,画中诗”之意,令其“叹服”。[34]

在王原祁而言,是“右历而左翚”,且说“迩时画手,惟吴渔山而已”。[35] 在清初的江南画坛,同属常熟人的王翚与吴历的关系,颇耐人寻味。




………………………………………………………………………………………………………………………………………………………………………………………………………………………………………………………………………………………………………………………………………………………………………………………………………………………………………………………………………………6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