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图赖”诈财!  

2015-10-19 21:07:32|  分类: 江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代江南命案屍場整顿与社会变迁


馮賢亮

《史林》2015年第3期


(节选)

三、“图赖”诈财

 

对地方社会来说,尸体是危险的。在清代的刑事裁判中,多要求尸体尽快下葬,判明是非曲直倒成了次要的问题。原因应该在于,地方官员在审案时,更为重视社会安定的问题,需要排除任何不稳定的因素。因而为了尽快埋葬死者,使社会恢复安定状态,即使死者亲属的要求有不合理之处,有时也往往不得不予以认可。[1]

可是,在传统时代,常见许多人能够然地接受亲人死后利用其尸体进行图赖活动,影响了尸体的及时下葬。这也显示出,在当时人的社会秩序和规范意识中,图赖可能已被视为一种争取私利的“正当”选择,习以成俗。明末官员佘自强早已指出:“凶俗之民,以人命为奇货。但死一人,即扛尸上门,毁人门户,碎人房屋,势同狼虎。又扛徒找帮,谋和挟诈,曾未入官,而家已破矣。”[2] 余国柱认为江南词讼之重大莫如命案,而命案中最值得重视的就是“假诈害人”,“一词到官,不肖有司乐于有事,遍行申报,差拘四出,虎役先施其鲸吞,推勘非情,贪黩难厌其狼壑”,无论命案真假,都要借势生风,诈害百姓。[3]

在地方司法裁判的过程中,尸亲与图赖双方之间的纠纷,经常不能得到合乎法律要求的终结,从而在某种程度上,又纵容了时人对于图赖行为的选择。[4] 甚至是自杀图赖,也构成了利益威逼的重要手段。[5]

所以清人说:“民间波累之事,至人命极矣。伤未必真,而一经报验,地匪得以逞奸,胥役视为利薮,里邻科派,扰害滋多。情极变生,往往事中生事。”咸丰八年莅任上海知县的刘郇膏,曾撰有《详定尸场经费稿》,指出上海县城乡各处报验命案中,最大的“恶习”,就是“每有不肖胥役藉向地主尸亲索诈验费”。[6]

关于尸体的管理细则,可参见雍正五年(1727)江西省的一则布告。其大意是说:借命案诈取钱财,于法不容。捏造事端挑起诉讼,罪不可恕。虽屡下禁令,仍然禁而不止。究其原因,乃因地方官之懈怠软弱而起。地方官唯恐死者家属上诉,对其姑息放纵。亦或验尸不细,以致事实认定不清。更有但求无事,轻率结案者,见死者家属一张诉状便奉若神明,据此定案。这更让死者含恨,生者蒙冤,有何面目自称地方官父母官[7] 布告中所述之各种情形,在当时是具有普遍性的。

至于对“图赖”的定义与官方认识,黄六鸿的说明堪为代表:“凡命案中以尸图赖人者,此恶俗之宜痛惩者也。非与人有仇隙,藉之陷害,即与人争讼,虑不能制胜,以之搪抵,甚之杀人图赖,诈取银钱,抢夺家财,更有将他尸冒为亲属,诬告谋杀,种种奸刁,莫可名状。”[8]

在黄氏的说明基础上,其实又可以概括出三种图赖的表达:一是“以尸图赖”,与尸主有亲属关系;二是“将他尸冒为亲属”的图赖,与尸主无亲属关系;三是自杀图赖。其所有目的,总不出钱财两字。



[1]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