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民国江南水利调查的展开!  

2015-05-07 23:03:24|  分类: 江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贤亮:民国江南水利调查的展开

       节选自《近世浙西的环境、水利与社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

 

 

民国成立之初,中央主管水利事宜的,为内务(土木司)及农商(农林司)两部。民国三年,设立了全国水利局。全国水利因而由这三个部门协商办理。民国十六年(1927),国民政府成立后,水灾防御属内政部管,水利建设属建设委员会管,农田水利由实业部管,河道疏浚则由交通部管。[1] 具体在太湖地区,除了中央各部委的专项分管外,涉及江浙两省地方利益关系的实际组织,前期是江南水利局,后期就是苏浙太湖水利工程局,简称太湖局。

江南水利调查动因的环境背景,是自辛亥年(1911)以来严重的水旱天灾。民国三年夏天发生的亢旱,造成了乡村地方“沟渠绝流,田畴龟坼”的惨象,使米价飞涨,社会不安。[2] 河湖港汊极为密集的青浦县,左控淀湖,前襟泖水,北倚吴淞故道,因吴淞上游河道的淤塞严重,加上内部的蓄水之区,如长白荡、杨廉荡、大葑漾、周家荡、西岑荡、莲湖等,“每因潮水冲塌,两岸淤垫,蒲草丛生,不免为水利之害”,发展形势颇为尴尬。[3] 其他地方的水利情形,就更不容乐观了。

那时要求水利整治的初衷,是出于对江苏一省水利问题的重视,第一任江南水利局总办暨实业司长徐寿兹于民国三年向江苏省民政厅的呈文中,这样说道:“苏省水利失修,实业因之不振。”要振兴实业,就必须重修水利。水利事项是由实业司专项分管的,但需要由省长首肯,方能切实地展开水利调查,通盘考虑水利规划。那时要求整治的重点,就是刘河、吴淞江与太湖的一部分。其步骤是须先派员调查,然后对应开河段进行测绘,再选派熟悉水道工程的人亲行履勘,“规定丈尺,核实估计,编订预算”。[4] 这是计划。至于实践阶段,当然是先干河后支河,重点是刘河与吴淞江。

另一方面,这样大规模的水利工程,需要充裕的经费支持。按照徐寿兹的最初设想,是通过亩捐来解决。具体是这样的:[5]

 

苏属田亩,除常熟已担任白茆河工款,未便再摊;崇明孤悬海隅,川沙地势偏东,均与此河无关,应行剔除外,松江、南汇、奉贤、金山等县,与黄浦接近,亦应剔除,计应摊者不过八县。将来修浚宜兴百渎,加入宜兴、武进、无锡三县;金坛、溧阳虽为湖水来源,能否加入,尚须筹议。再于各县内剔去灾荒及河流不经之地,计应摊之田,约一千万亩左右。以每亩抽取银币三分计之,年约得三十万元;三年约九十万元,恐尚不敷。

 

即使这笔钱能捐上来,也需要在秋收之后,所以最初的水利调查费实际上仍在江南局的水利预算经费中预支。这虽然得到地方士绅代表多数人的赞成,但每亩带征三分的计划,要求暂定为二年。像这样水利局的重要决策,地方上都要有专门的会议来协商,具体办法是各县选派一二名士绅来组织筹划。[6] 这一要求,得到了徐寿兹的赞同,第一届会议于民国三年十月十五日举行,主要讨论的就是地方亩捐问题,从每亩征三分下调为二分,仍以三年为度,“或在上下忙带征,或在粮米内带征”,各按地方实际情况自行办理。吴江等八县的士绅代表强调要江南水利局“严饬带征各县凡起征水利经费,随征随解,不得延缓,亦不得移作他用。”[7] 这个调整工作,在年底就得到了江苏省政府的正式批准。[8]

民国六年,以江苏省水利工程为主要职任的江南水利局,筹款施工,规模粗具。据江苏省长第2403号训令,正式命宁、镇、苏、松、常、太这六个地区所辖的28个县,都直隶江南水利局[9],统一规划管理太湖流域水利方面的事宜。
    但是,人们也知道,环太湖周边的江苏、浙江两省利害关系长期一致,所谓“治苏而不计及于浙,则利于苏省,或不利浙;治浙而不计及于苏,则苏且有害而浙亦不可以言利”,两省“关系最密”。江苏省议员金天翮在他的建议书中,进一步强调了这一思想,根据当时人提出的“苏浙两省组织水利联合会,公同办理”,表示赞同,但因无合适的领导人选,且暂时只处在实地测绘阶段,他认为只须双方衔接方面做好工作即可。[10] 这是民国五年间的事情。

后来,在上文中所言江南水利局制定的水利计划大纲推出不久,江浙两省联合会的实地调查委员就很快组织起来,其成员被视为计划大纲的地方审查员。对水利规划他们得出的不同认识,令政府水利部门很是吃惊。实地调查员们一致认为,根据太湖局(包括其前身江南局)所谓的多年研究,长期流行的“泖湖不治,太湖之水不得而治”的定论,其实与现实情况基本不符。当时的实地调查发现,泖湖一带殊无病象,是“不必浚、不能浚、不宜浚”。冬季至仲春为一年中水流最小的时期,泖湖地区仍然可通轮帆重载。所以,《报告书》得出的考察结论是:“其水流之象,潮起则汹涌而来,潮落则奔腾而去。两三月中,往复察看,未见有滞机也。水枯之际尚复如此,水壮则更形通畅可知。”[11] 看来根本不需要浚治。

民国九年下半年,水利局总办给江苏省长的呈文中,曾提到泖湖“湖西辽阔,土质坚凝”。[12] 在调查员们看来,泖湖就更无疏浚的必要了。水利局用夹泥机船挖出的泥,大半为很硬的生泥,俗称“铁屑黄泥”,这是泖湖固有的底泥,并不是数十年来淤积而成的新泥。这样挖泥,泖湖每天挖出最多不过20多方,平均不过10多方,在吴淞江挖泥,每天出泥却有60方。但是即便这样实行挖泥疏浚,太湖局根本没有财力。如果采取少量船只缓慢挖泥,“即挖即淤”,最易淤淀,不如不挖。[13]

而太湖周边的溇港,情况与泖湖大为不同。在湖州与苏州吴江县的滨湖地带,溇港众多,总计有七十三处[14],都兼具蓄泄功能。当时发现:“今有闸不用,蓄已久废;河身淤垫,泄亦多阻。”这些溇港显然迫切需要疏浚。按照当时的人力物力,以每年疏浚十二处溇港计算,需要六年才能全部完工,这是不现实的。在这七十三处溇港中,以大钱、小梅、新塘、夹浦四大溇港最为重要,其他区别轻重缓急,大概计划是:“确查其尚有同为最要者,各就所病,即行开浚以治之。其次者,吴兴、长兴之县事业也。又其次者,两县之市乡事业也。”[15]

如果县市乡之事业与治水系统有关,则由太湖局统一规划、监督进行。

关于这一带的溇港水利,浙西水利议事会后来评论道:属于吴兴的溇港主要有39处,历代都有修浚,大多力微效鲜;属于长兴的有34,虽承受的水流较少,但淤塞问题一样。每遇淫潦,这两个县受害较其他地方都重。要整治这些溇港,先以吴兴的北塘河、长兴的横塘河的浚治作为入手工作。作为太湖的组成部分,光注意修治上游湖州境内的水利,而不能在下游的苏州、松江地区同时并兴水利工作,不是“尽善”之举。另外,运河与苕溪相为表里,治苕也就要治运。运河从杭州往东,地势变得平衍,不受急流之冲。上游得到控制后,下游汊港虽然纷歧,但无不顺流。在海盐、平湖、嘉善三县,既受上流的影响,同时也受到来自松江地区泖湖潮的回激,所谓“以涨以积,蓄泻两失其用”,在民国时期为害表现极为明显。因而疏通泖湖水利,也势所必行,但是泖湖基本在江苏的松江境内。所以,浙西水利议事会对于江苏方面提出的江浙两省水利应该协商修浚之说,极为赞成,“俾各量其力,各尽其事,排之决之,疏之沦之”,都可企望得到理想的结果。[16]

显然,浙方完全赞成苏方的意见,接受了联合修治的计划,不过从实际工作来看,苏方的力量较大,承担的水利工程也较巨。

至于太湖本体水域,在水利规划上也应有所不同。靠近常州宜兴、湖州长兴与吴兴的太湖西部水域,暗礁浅滩颇多,前人都立柱作了标记,使舟船交通“罕有触礁搁浅之患”。所以不必重测。太湖东部,自古以来即为泽薮:“不论菱芡茭芦,无在非小民之利。潦水大至,则东西一白无际,可恃为游衍之用,是固一望可知,亦不必测也。”总之,测量工程不是急务,也可以缓行。[17]

但是在太湖的上游水源地带,亟需立即全面测量的,就是苕溪。苕溪水自天目山东来,对于太湖上游地区的重要性自不待言。

太湖局计划中的“浚湖大计”,在江浙地区水利联合会的调查员们看来,是“计划大纲”中的根本错误之所在,其具体办法虽未见“大纲”之中,但原计划制定者有如是说明:“江南之水症结所在,下游则泖,上游则东太湖。泖底之高,过淀山湖底一丈;东太湖底,亦高出西太湖底一丈。理宜于东太湖中开浚双洪:一引吴兴之水,一引宜兴之水,使得顺轨以出吴江之平望,东向淀湖;淀湖中又浚一洪,使向拦路港以出泖而达黄浦。”[18]

这个就是所谓的“治湖之根本计划”。调查员们指出,泖高于淀的说法,根据实地勘察,完全是无稽之谈;西太湖、东太湖各为巨浸、泽薮,湖底高低有差自古已然,与环境相适合,开双洪引水的计划都与实际相违背。湖州境内的水由溇港入太湖者,到胥口、铜坑,东北流出娄江为最近;常州宜兴地方,从百渎各口,经沙墩港出白茆、七浦入长江口。这两种出水方式是与地理最相宜的。如果转道东洞庭,经平望、淀泖以出黄浦之吴淞口,水程要多走四百余里,一旦出现大水,水流就会出现问题。[19]

环太湖地区有湖水经流的达三十七个县,从白茆、七浦出水的有十三县;娄江、在吴淞出水的有十县;黄浦出水的有十四县。各河道都循自然之势,顺轨而行,十分利于大水时期的泄洪。过分人为地并流改造,显然弊多利少。

从而,水利联合调查会提出了不同的规划,并详细指明其实践依据,主要有十条:一是太湖流域地形甚平,凡舟楫所通,几全无倾斜之度;二是襟湖之江,上游微高于湖,下游微低于湖,中游则与湖相等;三是太湖之水,不论上中下游,完全与长江之水相消长;四是湖水常平,江水则以潮为高低;五是太湖通江河道,上中下游皆可泄水,亦皆可蓄水;六是太湖流域之害水,惟各就近口可以泄之,道远则决不及泄,且反以阻他方近口之泄水;七是江湖相通之河道,其较大或较直者,不问湖水强弱,一任江潮之直起直落,亦不至有河身淤浅之患;八是湖水行动,不必恃湖底之倾斜,其因风激之流力亦甚大;九是太湖中平日所有之水,亘古存留,为人生托命至宝,决不可使之稍浅;十是治水系统,在使上中下游交通江湖之河道,一律宽大,使江湖之水,终岁辗转相济,如环无端,则旱潦之年均鲜大患。[20]

上述十条,都是实地调查的结果,与江南水利局或称太湖局领导层所秉持的传统意见,有着许多差别。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