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旱季祈雨:清代江南的官方应对  

2015-05-07 23:30:00|  分类: 江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贤亮:旱季祈雨:清代江南的官方应对

      节选自:《太湖平原的环境刻画与城乡变迁(1368-1912)》,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http://vonxl.blog.163.com/

 

 

我们看到,政府的对策,大多是在灾害发生之后。祈雨行为当属例外,就在灾情绵延时期,官方倡导的祈雨活动,就已经展开了。据说,每逢大旱之年,人们要用大瓮盛水,插上柳枝,让蜥蜴在瓮中游走。青衣小儿就环绕大瓮,连声呼叫:“蜥蜴蜥蜴,兴云吐雾,降雨滂沱,放汝归去。”人们认为,蜥蜴能够吐雹,可以求雨,故得“龙子”的美名。[1] 这样的祈雨,显得十分有趣,但仍然是一种消极的行为。无论如何,任何祈雨活动的出现,都说明了人们对于天灾的无奈。

明末清初嘉兴府桐乡人张履祥写过一篇《祷雨记》,对于了解大旱时期民间的求雨行为,是一个极好的参照。张氏认为,明万历十六年(1588)曾发生过一次大水灾,次年也是大旱,“河水涸,井泉竭”。到顺治五年(1648)也发生了一次大水,与万历十六年正好相距一个甲子,为一循环;顺治九年发生的旱情又与万历十七年基本一样。所以,这种水旱灾害的变幻是有“阴阳运数”在从中起着作用,而运数有“齐”与“不齐”两种情况。张履祥指出,“齐者数也,不齐者人事使然”。[2] 旱季祈雨自然就成了地方政府与民众共同的行为。有一首《祈雨谣》这样写道[3]

 

朝祈雨,暮祈雨,龙神之庙、城隍庙。三日雨不来,五日雨又阻。说道龙神、城隍之灵不如广福王,星夜迎来供堂庑。乡人吹出筚栗声,鬼师跳作商羊舞,若讽若咿唔,其乐大率风操土。满城文武官颇多,一日衙门两度皷,步祷虔诚彳亍来,手中各各香烟吐,向王泥首乞王怜,愿王顷刻恩膏普。

 

这也是清代流行的祈雨形式,祈祷一般都在各种寺庙中进行,有的还在野外步行祈祷,以示虔诚。

 

在苏州府长洲县的灵济庙,主祭白龙神。因宋代绍兴二十九年(1159)四月乡人祈雨有应,而被封为灵济庙。[4] 明代弘治三年(1490)夏季,天久不雨,当地县令率领僚属准备“行祷庙中”,但还未走到白龙神庙,天就下起雨来,“远近沾足,民皆欢然”。[5] 庙神的灵验再次得到官民们的确信。所以到清代,当地只要遇到旱情,官府或乡人必就庙祷雨,而且据说“祈祷即应”。[6] 雍正六年间还下诏特赐牌匾,并令地方官员专建龙神庙。[7] 后来仍有不少灵验事例。如同治十二年(1873)五月间天旱,当地马上举行了一次祈雨活动。这次活动后来被郑重地写入方志。由此可见,在当时人看来,“灵济庙龙神征应”故事已经不是神话,而是有求必应的救世主。[8] 此外,常熟县的焕灵庙、吴江县的甘泉祠,也都主祀龙神,凡遇天旱乡人即往祷雨。[9] 嘉庆十九年夏秋之际出现大旱灾,石门县知县耿维祐设立经坛,日夜虔行步祷。[10] 平湖县的陈山显济庙,相传庙中祠神是“为天帝典雨”的。嘉庆二十四年(1819)夏季大旱,都统默尔格纳和同知周镐带领乡人到这里祷雨,也灵应如响。[11] 道光十二年(1832),自夏天到秋季,“恒风不雨”,巡抚林则徐率领百姓迎请观音像到城中祈祷,据说观音再次“显灵”,普降甘霖。[12]

 但并不是每次祷雨,都会有灵验的事情发生。清人柳泳指出,杭州人请雨祈晴,“全仗观音力”。如果有人祈雨不去朝拜观音,便会受到谴责。阮云台(宫保)就是其中之一。他巡抚浙江时,适逢大旱,因未到天竺寺进香,众人不服,且多“啧有繁言”。[13] 所以地方行政长官在遇到旱灾时,经常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祈雨,有时甚至天天举行,但结果大多并不理想。康熙十年,六七月大旱,稻苗干枯,上海地方殷切期待潮水能够上通内陆,城乡地区都在虔诚的祈雨。朱知县一天两次步祷,神佛都用肩舆抬出,自昏达旦,合城迎转,千万人哀叫拜求,竟无雨而止。[14] 在同治十二年六月至闰六月,江南大旱,嘉兴府地方50天不下雨,知府宗源瀚率领民众天天祈祷,偶有小雨降临,但都无济于事。[15]

关于向神灵的祈祷,在江南还有一些共同的惯习。如康熙四十年发生天灾后,中央下令免去次年江南的地丁钱粮。84岁的苏州著名绅士尤侗清楚地指出,到此时为止,江南这样的赦免已经有三次了。[16] 他写了一篇《田夫祷》,反映了人们在灾害时期的心态[17]

 

秋七月,大蝗,食苗几尽。田夫持伤禾告,予曰:“何不杀之?”曰:“神怒,祸且不测!”予曰:“然!则祷于神而后加诛焉,可乎?”曰:“可。”遂代作文以献。

 

这里指出了在祈祷前,要请专人作祷词。而且,态度绝对要虔诚,等雨要有耐心,抬神出巡,步行祈雨更是十分重要的大事,具体情况各地因风俗之异,可能还会有所不同。

咸丰五年任桐乡知县的戴槃,曾在咸丰六年大旱期间作了一篇《桐乡祷雨记》,对桐乡地方的祈雨惯习讲得十分明白,特别是在旱情严重时节,要让地方神灵偶像集中暴晒于烈日下,更是其他地区少见的有趣风俗:[18]

 

夏大旱,五月不雨,六月又不雨,民以为忧。余乃虔诚步祷。桐邑旧俗,旱甚,即将各庙神灵聚集于惠云寺院,每日拈香祈祷,士民观者如堵;再甚,又将各神于日中之时,聚于荒郊外,作祷雨状。余步随于后,至其地,则百拜稽首,一日之内,步行十余里,东西南北周历各庙,自朝至于日暮,一而再,再而三,且桐邑各图一百七十有三,四境之神,乡人肩舆来城者,更番迭至。余罔不随时叩祷,凡行香后,于士民齐集之所,晓以常情,喻以大义,如家人父子聚于一堂,士民咸感余之诚。……是年两浙全旱,嘉、湖尤甚……余知下民感余之诚而祈祷益急。自丙辰五月下旬至七月中旬方雨,余终日祷求至于三,无一间断。问之僚属,僚属不能;观之耆老,耆老不能;责之书吏,书吏亦不能。余乃于酷暑烈日之中,奔走四旬有余,而天始降甘霖,俾地方不被全灾,虽不敢谓祈祷之灵,然亦可以对桐之民人而无憾矣。

 

而在沿海州县,像平湖、海盐、海宁、金山、川沙、南汇、上海、宝山、嘉定、常熟等,在日常生活中,经常性的借助潮汐进行灌溉等。旱期的河港枯竭,不但使农田无法得到灌溉,而且饮用水也出现困难。因此,在旱期,除了祈雨,人们大多是希望潮神能将潮水及时送到,以缓解饥渴。[19] 具体的事例,文献中记载甚多。康熙六十年夏秋大旱,知县刘昆溍亲自到海神庙,做了这样一首“借潮”诗:[20]

 

东望沧溟海若宫,万家呼龥一诚通。未惊浊浪兼天涌,却听狂风触树雄。

夺目方看玉女电,愁心又露美人虹。可能大泽邀沾足,翘切潮头驾远空。

 

咸丰六年间,江南大旱,上海地方河水尽竭;沿海的太仓地区,航船都无法通行,停行了20多天。幸亏在七月十六日开始有潮水上涨,进入内河,否则水乡的民众生活不堪想像。[21] 海宁人吴骞,嘉庆十四年秋天撰写了《重开平湖县虹桥堰记》,反复强调旱灾给沿海州县带来的沉重打击,“无论支流泾汊,皆化为断港绝潢,而田畴数十万顷弥望,悉为焦原槁壤,小民奔走告灾无虚日”;地方官员不去考察地方水利,不注意引导松江与嘉兴二府的沿海河港沟通潮水,也不与其他地区联合修治水利,大多“惟事仰祷于天”,态度消极。他的论述,引起了当时以及其后的海宁知县、平湖知县、嘉兴知府等地方行政长官的关注,并获得很高评价。[22]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