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晚明江南的争田事件!  

2015-04-27 00:21:44|  分类: 江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明江南的争田事件

節選自 馮賢亮:《明清江南的州縣行政與地方社會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版。

 

 

自古以来,划疆分县必相比附,但明代州县所属乡村则有“去治三四百里者”,也有“城门之外即为邻属者”。[1] 这种情况在嘉兴府地区表现相当典型。

嘉善县从嘉兴县分出,并不像其它县一样一律分土分民,所以不但在户口方面存在着许多纠纷,而且田赋上的矛盾更为严重。当时的情形相当复杂,有田地在嘉善界内,户籍却在嘉兴,粮差亦在嘉兴办理;也有田地在嘉兴境内,户籍在嘉善县,粮差也在嘉善的。嘉兴地区的豪门望族大多通过在一县占田而在另一县落籍的办法来偷田漏税。明末桐乡人张履祥指出,农业生产的正常进行,本来就要正疆界,因为赋税、徭役毕竟还是根据田地的数量来计算的。他甚至还提出在田界方面应该本着“让”的精神,“与其以我侵人,毋宁使人侵我。”[2] 这在争田剧烈的嘉、秀、善三县地区,显然是行不通的。

疆界错壤问题一旦被掀起,其利害牵涉面极为广泛,从乡村下层民众,士绅,直到地方行政长官,也影响到地方社会与国家的利益分配问题。如,万历十四年成进士、历任宝坻知县、兵部职方司郎中等职的袁黄,据说原属于吴江赵田地方人,由于其田地与嘉善接壤,就入籍嘉善县。在他免官归里后,从游者甚众。在万历九年后爆发的江南争田事件中,有相当的影响力。[3] 像袁黄这样因错壤而获利的,非常不愿更正疆界,对政府勘结田地工作多有阻挠。另一方面,县与县之间的地方保护也很严重。本来县有额田、“田不过县”都属国家法律规制,民间私兑当属非法行为。然而在几十年的嘉善等县争田事件中,可以发现的另一种情形,就是非法的东西传承日久,便逐渐得到官方的暗许,在每次争田会勘过程中,也从无用专刑定律来锁定这种行为。从明代成化以后,吴江县等地因豪民众多,赋役繁剧,地方赋税版籍十分复杂,其争夺错乱,造成了行政管理的长期失效,就是擅长区定赋税的官员,也将这种版籍视作“鬼录”。[4]

明代中后期,一些地方官员为改变这一状况作出了许多努力,如嘉靖年间欧阳铎巡抚应天十府时,对“推收”要求“田从圩、不从户”。[5] 万历二十年(1592)进士、曾官太仆寺少卿的嘉兴人李日华,在万历三十八年(1610)至四十四年间多次参与了嘉兴府田亩会勘与“均田均里”的工作。三十八年七月二十七日,他与诸乡绅集会于天宁禅寺,评议均田均里;八月二日,与诸大夫、孝廉、文学会于仁文书院,论讲均甲事宜。他论及田赋上一些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诡避”。在四十二年七月,他又与乡绅们齐会城隍庙,参与判议嘉兴、秀水、嘉善“三县田粮事”。[6]

万历四十二年,嘉兴知府吴国仕曾集合了嘉、秀、善三县相关人员,会查田粮时,嘉善里老俞汝猷等人,却将嘉善赋役黄册直接投解给了南京户科主管后湖黄册的给事中黄建中,进行呈控。黄建中在次年下发的批文中,要求将嘉兴、秀水两县“诡田尽数改正”[7],对嘉善似有偏袒之意。这一要求自然遭致嘉兴、秀水两县的强烈抵制。

由于地方利益关乎所有的嘉善籍人士,以南京工部尚书丁宾为首,联合了翰林院修撰钱士升、兵科给事中李奇珍、原任河南道御史顾际明、拟授四川道御史魏廷相、都察院经历毛尚忠、刑部福建司主事钱士晋、南京吏部验封司主事计元勋、兵部车驾司郎中庄则孝、刑部山西司主事陈国是、长芦盐运司运使冯盛典、原任宁州知州钱吾德、礼部办事进士钱继登、工部办事进士周宗文、都察院办事进士潘永澄、大理寺办事进士魏大中、原任镇江府通判王应龙、原任开封府通判徐一骥、原任崇明县知县沈一德、郧县知县薛如玉、漳浦知县蒋英、香河县知县沈万钶、开封府儒学教授陈甲、乌程县儒学教谕吴志远、文华殿中书舍人盛懋时、光禄寺署丞丁铉等人,同呈公揭,要求有关部门长官主持公道:[8]

 ^^^^^……………………………………………………………… 

最终,在万历四十五年酿成了影响极大的所谓“割册”和“鼓噪”之乱。[9] 嘉兴、秀水两县方面认为变乱的祸首就是丁宾。[10]

秀水官方认为“割册”案就发生在丁宾的嘉善县城家中:“丁司空将彼县鱼鳞册抬至家中,逐圩割去,逼令县官补印。割全备之册以为亏册,匿总结之数,使无稽考,私造版图,朦胧暗详。”[11] 嘉兴方面认定,嘉善里老俞汝猷等人呈控官府的主使也是丁宾。这在钦差分巡嘉湖道佥事王锺岱的被迫“乞休”呈文,讲得十分明白:[12]

 ^^^……………………………………………………………… 

对于上述这些指斥,丁宾当然会要作一番剖白,向朝廷的上疏中他这样讲道:[13]

 

臣系浙江嘉兴府嘉善县人。…………………………

 

由上可知,争田事件不但影响极大,牵涉面也很广,而会勘更显困难。万历四十五年会勘的结局是“抚按题参、道府引去、胥史以割册犯科、士庶以鼓譟罹法”。[14] 从地方官员层的变化就可探知其大概。新任的嘉兴知府庄祖诲在复杂的争田事件中,最终与王钟岱一样也被迫提出“休致”。他说,本以为嘉善田粮之议只要认真奉旨勘议便可成功,不料当时情形很难应付,士民数百成群集于道府前表示“田不可丈,册不可查”,四十五年五月初六日就横遭“豪横者”之扰,觉得“无腼颜就列之理”,具文“乞休”。[15] 嘉兴知县刘余佑也在当年向浙江巡抚刘一焜申文,称奉命查册十多日以来,知府庄祖诲“养疴未出”,虽秉上官之命行事,但“无敢径任之”,最后在说明会查案情后提出了“休致”的要求。[16] 当时道府县官到任视事多的不到三月,少的还不到一月,而秀水知县林闻诏任职还不到十天,都在此争田事件中被迫上文请求辞职。在这样的情势下,浙江巡抚刘一焜只好上奏朝廷,指出由于紧要道臣患病难于供职,可以答应他们的“休致”要求,并请吏部赶快派官“推补”。[17] 万历年间的争田会勘至此便暂告一个段落。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