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社会危机:同治十年广德、湖州的匪乱妖言  

2015-04-19 09:59:41|  分类: 江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贤亮:社会危机:同治十年广德、湖州的匪乱妖言

 

     节选自《明清江南的州县行政与地方社会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版。

http://vonxl.blog.163.com

 

 

 

同治十年正月十三日,安徽广德州建平县人朱法南,从湖州府长兴县四安镇的孙三房客栈打工回乡,到了建平县梅渚地方,听说离这儿不远的江苏高淳县安兴地方出了一桩奇事。那里有一对关姓的夫妇,妻子怀孕已达三年,一直没有生产,但胎儿在腹中居然会说话,道是须在高山地方才能降生,后来他们就到了湖州孝丰县山中。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姓关的就是后来震动朝廷的叛乱匪首关汶贵。

差不多休息了一个月后,二月十二日,朱法南从家里出发,准备仍到长兴县的四安镇地方打工。他与同伴王行根路过广德州东城门内饭店时,王行根碰到一个江北人,说是从那个关姓家里来,他们将要在二月十八日攻打广德城,会合地点是在东城门的杨姓饭铺;他们还准备了方旗,上面写的都是悖逆反乱的话,每个人都要辫三尺红绳作为标记。二月十四日,朱法南到了四安,将这个传闻告诉同乡、合顺行的雇工吕水荣。吕又传给了徽州人、全顺行的伙计江授芝。于是这个惊天的消息就这样迅速传播开来了。这当中,人们还知道,那个关姓人家悬有一个神像,日夜焚香祷告,称这次举事是神的旨意。参与攻城叛乱活动的,据说有江北、宁绍、湖北等籍的很多人。第二天,朱法南与吕、江三人被四安镇巡检黄复初抓获。根据朱法南的口供,所谓的关姓匪首是在高淳、建平交界之安兴地方,常常妖言煽惑,到孝丰后,与之勾结的杨驼子也是高淳人。当天,知府宗源瀚就得到了禀报。宗急忙下令查办,同时要求安吉、孝丰二县地方进行密查,并致函驻守的军队副将,随时策应。[1]

各地政府对这个大案的追查迅速展开了,缉捕、审讯等事显得十分紧张而繁杂,而案情的细节由此明朗。

一开始,安吉知县向宗瀚源禀报说尚未发现匪徒踪迹,但也探听到在广德、孝丰交界的耿里、井里坞地方,十七日夜间,确实有几个持枪执械、头辫红绳的人,为首的叫杨幅受,混称杨驼子。不久被当地乡民拿获数人,送到县里。广德州地方经罗副将、建平县令先后函告,说已在城乡地方拿获匪犯,分别正法。而攻打建平城的匪徒,被官兵炮击后已经逃散。[2]

但是早在十六日,孝丰知县郭志瀛就已得到消息,获知县境北部与广德交界的地方有匪徒活动,当即会营查拿。不久抓到的沈添保、沈定青、沈沨林、沈定桂四人,供称都是北乡埂里(即耿里)人。二月十七日那天,高淳人杨驼子邀他们到其上吴村的家中吃夜饭后,赶到广德地方时,已有更余。在距广德城十里大概是五岭地方,他们看到沿途聚拢来的陌生人有三十多,都操广德、建平口音,手拿白镶边红旗,持有竹枪。杨驼子分给大伙红头绳、红布作为标号,约定在小东门外会齐,里应外合破城。这时,沈定青等人十分害怕,找机会逃了回来。杨驼子则拿着灯笼小刀,到东门探信,不料风声败露,城内已有准备。杨等人都逃散了。沈定青等人逃回来不久,就被官府抓住了。[3] 

与匪首关汶贵一直有秘密联系的建平人王斋公,曾在十七日当晚,带领本地数百人到离城十余里的莫家团莫家祠堂,会齐后,走至城下,见城上已有准备,也散去了。后来以王斋公为首的几个小头目,在建平与湖州方面的联合行动下,都被抓获。[4]

在广德方面,上胜村的地保云大毛(即应大毛)在正月初曾到杨驼子家拜年,并与关汶贵见面。二月十五日,杨驼子到上胜村章老头子家,约人攻打广德。云大毛大概很害怕,连夜将此事报告了官府。十八日晚上,在上胜村还抓住了匪徒王阿登、王来荣,解送广德州。后来他被解到湖州府重新质审,所得结果与孝丰县所获情况大略相同。在审问杨驼子时,杨说云大毛确实到他家里拜过年,是来求仙方烧香的,与关汶贵起先并不认得,也没有结盟。[5]

在长兴县,官府抓住了一名要犯,叫“老林”(即林方孚)。根据后来知县赵定邦陪同知府宗源瀚在湖州府衙所作的进一步审讯,可以得出其大致的反乱情节。原来,在咸丰年间,这个老林曾在浙江衢州勇营蓝翎千总刘天幅管下当烧饭的伙夫,其间因为什么事被刘天幅吊打过一次,后来待他却十分好。被遣散之后,老林到福建建宁府当了几年兵勇,又被遣散,仍旧回衢州,常在衢州城东门内饭店与刘天幅见面。刘天幅因在江西广信营保释过盗匪被官府革了职。老林还听说,当时刘天幅已经加入了福建九龙山的白莲教。同治八年八月间,老林由衢赴杭,半路到了富阳县城的西门外,又与刘天幅会面,向刘借钱。刘却说,如果他能代为招募“忠义弟兄”,方可借钱。老林这时大概想乘机骗钱,佯为依允,刘天幅就借给他洋钱十元。此后,老林取道余杭,到了孝丰县,钱也花完了,沿途靠帮作短工,掮竹擘篾,谋点生活费。到同治十年三月,在孝丰县,老林碰到了所谓的同乡人老萧,两人一起到长兴县的和平镇。老萧一直在这里的一户章长生家做工,于是代老林借住章长生的空屋。老林诈称会画符治病,用过章长生的洋钱两元、米五斗,平日里又怕人藐视他,借口杭州有刘姓武官(即刘天幅)嘱令他在这里招兵,常说大话吓人;私做的“号衣”,也是用来恐吓棚长等人。这里的棚头后来不准他留宿,老林只好回去,说是道路不熟,央章长生伴送到长兴县城,结果被官府抓住了。根据多方质审,老林承认私自做了“号衣”,还学画避蚊虫符,但在长兴期间确实没有为刘天幅招过兵,所谓与刘约期攻城的口供,也是随口乱供,并无其事。至于刘天幅的下落以及是否白莲教首,老林也答不出一个所以然。宗源瀚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向省里作了汇报。据后来五月份的密查结果,老林所谓刘天幅曾住衢州城东门内赵庸饭店、有义子刘宝元尚在店中等语,都是不确实的。[6]

另外,孝丰知县向宗源瀚禀报,广德州方面还来函,说是在白茅岭拿获了贼犯六人,都是当地及高淳人氏,内有王学根,供出有杨铜匠等两千人,装扮垦户,曾到孝丰地方约期举事。[7]

宗源瀚马上与孝丰知县联合向省里禀报,说乱匪头目沈添保、沈定青等都被捕获。沈添保供称,他是听从了寄住在他家的表兄杨幅受即杨驼子入的伙,还授了职位;杨驼子是高淳县花墙门地方人,而这次叛乱的大头目是合肥人关汶贵,从前曾在江苏军营当兵勇,后来寄居高淳东坝;沈定青等人是被沈添保诱骗的,中途畏惧逃回。[8] 据二月二十八日湖州府衙的审问口供,沈添保则谓杨驼子原来住在建平城外七里花台门地方,先是卖与孝丰鄣吴村巫有功家为奴。太平天国战乱平定后,他仍回到建平,最近才加入关汶贵的非法组织。二月份某日,关汶贵来过孝丰一次,与杨驼子一起住在巫有功家中。不久关汶贵就回去了。另外,据沈添保的堂叔沈绍厚供指,沈添保所受的职位是“天保将军”。[9]

二月二十日晚,时在南京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也得知了建平匪乱的消息,在日记中他写道“头目姓关,人数颇多”,“殊以为忧”,直到二更五点才睡下。[10]

无论是基层官吏还是高级官僚,对地方反乱都十分惊心,民间因此受到的震动更是巨大。在后来的汇报中,宗源瀚强调了这次匪乱给地方造成的恐慌,他说“探闻广、孝交界山岭之中,或百人,或数十人,揭竿而趋广、建者不少,建平已有匪人入城抢掠,广德亦有匪踪”,以致长兴县城内的百姓要纷纷迁徙,县令赵定邦更为焦急。还有很多人逃到湖州府城,城内守防比较空虚,人心惊恐。住在城内的绅士们与宗源瀚商量,要求店铺商家各出一人,组织巡防;各城门的守卫仍由绅士添派司事,每个城门再雇当地民兵数人,加强防卫。[11]

到三月初一日,漏网的杨驼子等人,在楚军右营总兵、补用副将罗启勇、楚军左营副将吴清亮、湖州协王天焱、孝丰知县郭志瀛等人督饬弁勇的搜捕下,于孝丰、广德交界山内被抓。杨驼子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并说出了主犯关汶贵的一些细节,以及二月十七日夜攻城的具体情况。[12]

原来,关汶贵先是住在高淳东坝及宜兴水栅地方,与溧阳人施道士、绩溪人俞漆匠、绍兴人顾木匠结拜兄弟,后又与建平东华村的王斋公兄弟二人交好,据说他们都有“邪术”,前后纠集了党羽数百人,分为四旗。二月十二日,顾木匠交给杨驼子旗帜,上有悖逆字样,并约好攻打广德、建平的日期,要他先带人在广德城外埋伏。结果都失败了。[13]

在宗源瀚与湖州协副将王天焱向浙江巡抚杨昌浚等人作了汇报不久,由省里调派至长兴四安驻防的楚军右营总兵、补用副将罗启勇,也向杨昌浚作了禀报。双方报告的内容基本一致。杨昌浚马上添派了管带楚军左营副将吴清亮,率所部由余杭一路赶往孝丰,与罗启勇部分道会拿,要求如有匪徒乘机窃发,立时扑灭。不久他得到报告,建平的匪徒已被击退,攻打广德的彭节应等多名匪徒也被抓获了。[14]

杨昌浚将上述情况及时上报了朝廷。这在《清实录》中有专门记载:[15]

 

壬子。浙江巡抚杨昌浚奏,皖、浙交界之广德、孝丰境内土匪蠢动,经副将罗启勇等剿捕,捦获贼党沈添保等正法。得旨,着懔遵本月二十日谕旨,檄饬该副将等会同安徽派出各员,不分畛域,实力摉捕余匪,并将关汶溎严拏务获,毋任远扬。

 

朝廷的要求,是各地政府不分疆域辖区,联合搜捕漏网逃窜的匪徒,特别是匪首关汶溎。关汶溎即关汶贵,在事情败露后早已不知去向。





 


  评论这张
 
阅读(7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