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地方评判:明清江南州县官吏的形像  

2015-04-16 22:32:03|  分类: 江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贤亮:地方评判:明清江南州县官吏的形像

                  节选自 《明清江南的州县行政与地方社会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版

 

 

明清时期江南州县衙门公署的内外环境,已在本书的论述中,有了一个宏观的建构。官僚体制的充分培育及其架构,地方行政的施展与社会反应,官、绅、民关系的复杂勾连与矛盾冲突等,也有了比较多的阐明。可以说,州县官吏依照不同区划、系统有效地编排于地方,自上而下形成极强的垂直控制体系,在地方而言,从中产生的任何有损王朝统治的破坏力或影响因素,也极易被消弭。不过,州县官府与其管辖的地方社会,确乎时常存在“对立”的情绪和行动。

就衙门而言,普通民众往往心存畏念。他们与衙门的关系,曾有“望官衙如在天上”的俗谚[1],聊示两者之间心理上的巨大隔膜。明代湖州府的一位知府王珣,在向朝廷的奏疏中,曾言及该府的孝丰、天目、鱼池、灵奕、金石、广苕、浮玉、太平、移风九个乡的百姓,经常向政府反映一些生活或工作上的客观困难,如僻居深山、道路险阻、不通舟楫,以致有所谓“老死山林不见官府者”。[2]

 这些是普通的情况,地方百姓难见官府是很正常的,乡村有事,经常委托粮长出面办理,所以乡村百姓“有终身不识城市者”。所谓“城市”,当然是州县衙门所在的治地。明代后期松江华亭人何良俊曾说:“忆得小时见府君为粮长日,百姓皆怕见官府”。到明代中后期,百姓“十九在官,十一在家;身无完衣,腹无饱食,贫困日甚”,而国家逋负日积,“岁以万计”;即使缙绅之家,也是“差役沓至”;征租索钱的胥吏,日夕候于门前。[3] 官衙中的文移往来、岁时申报、词讼招详、官评册揭等工作纷繁芜杂,却多让贪官污吏们得以钻营取利,终使劳民伤财,弊多而久。[4] 清初的黄六鸿专门提到“东南州县”的这类问题:“每遇值年,则粮胥书总、保歇图差与在城之棍虎,若群蚁聚羶,咸思蚕食,于是多方恐吓,假公济私。”他们利用掌握的差票,向百姓索诈,“不大快其所欲不止”。所以乡民就有了这种“望城市如地狱、见差胥如狞鬼”而魂飞胆慄之感。[5]

另一方面,在明清时期的文献中,时常可见的地方百姓对于衙门吏治的不信任感,与州县衙署的疏离感是同时存在的。一个有趣的事例是,有位官员在县衙前书有“三不要”,并作注说:“一不要钱,二不要官,三不要命。”次早再看时,每行下面已被人各添二字:“不要钱”曰“嫌少”,“不要官”曰“嫌小”,“不要命”曰“嫌老”。[6] 这显然是一个大笑话,但确实也是现实生活的一种真实反映。所以,地方行政败坏的一个重要影响,是乡民们开始不把衙门当作其寻求正义或保护的地方,而是“毁灭性的陷阱”,宁可冤屈,也不愿冒险到衙门里打官司。[7]

在很多情形下,代表官府办理基层社会事务的,都是那些书办、里书、粮役等等吏役,而不是州县正印官本人。因此,所谓官府对于民间的扰害、利益的侵夺,甚至狱讼之处理、赋役的安排等,都是经由吏役这一层而产生的。从这个层面而言,地方社会对于“蠹吏”及其形像的评判及感受,时常会与地方官府或绅士等有力阶层纠缠在一起,很难真正区分清楚。

在永乐年间,松江地方发生大水时,朝廷命通政赵居任治水。赵氏在超果寺桥上察看后,下令居民插茭芦于水田中,说“望青亦可”。结果后来都据以起税,故时有“白水征粮赵通政”之谣。[8] 官府对民间进行“巧取”的类似事例,在明清时期是不鲜见的。但更多的,则是明目张胆的“豪夺”。而这些巧取豪夺,可以说都是在蠹吏们的安排下进行的。

李乐曾讲述其家乡桐乡县青镇的事例,说明了地方官员及胥吏们对百姓的危害,以及民间产生的强烈不满:[9]

 

本馆设有巡捕一员,承上接下,似不可少。但苦数十年来一官署务,便仰视积书五六为师,盐不经心,盗置末务,渺视守、巡二道及本馆禁约,专一接受手本,擅理民事,一词才入,非银数钱不差人。及至问词,大约官须五六钱,书手二三钱为例。事情稍大,贿及二三两余。本镇民俱以小本为生,捕官辄指呈堂为由,往来非四五日不了,民所最患,愿脱衣典当,揭债求免。刁民大户,欲逞豪势,以酒食结纳,授词凌虐。此官在镇一日,官与积书、弓兵非日八十两不充其欲,一年不下七八百金。膏髓暗抽,涕泪日堕。民间隐痛,未有甚于此者。众议集思,唯有台端严示禁约,刊立板榜,不得擅受民间一字,庶几大害可杜,蚁芥安生,阴功无量。蒙三台各上司严批,永永裁革,不得再行擅受。

 

巡捕官虽非州县正印官,但在乡镇地方俨然又是一位土皇帝。在接收民间词讼、处理地方纠纷时,百姓不花钱就不派人。一般情况下是官员拿五六钱、书手拿二三钱,多的可以拿到二三两;甚至还有故意拖延办理时间,以便获取更多的利益。他们又与地方大户相勾结,对百姓敲骨吸髓。故地方士民强烈要求上级官府载革这个巡捕官,最后得以成功。

无锡泾里(今张泾镇)人顾宪成(1550-1612),在万历二十二年因忤旨被削职为民后,居于家乡讲学,适逢万历三十一、三十二年税棍害民致死案的发生。他给浒墅镇榷关使者的信中,沉痛地指出这一影响地方的大事,以及各处设税对民间的侵害问题:[10]

 

当岁癸卯、甲辰间,税棍俞愚、金阳等所在恣行,民不堪命。敝里有牙行赵焕者,慨然发愤具呈前抚院曹嗣老公祖,尽暴其奸。俞愚一班痛恨入骨,适遇焕于江阴之长泾,缧绁之而去,杀而沉其尸于河,则是赵焕为地方而受祸也。……窃计敝里之去城则四十里也,去浒墅则百里也,贸迁在四十里之近,输税在百里之远,无乃非人情乎?而况转水河头,恰当城郭之间,业有栅为之限乎?又况所市者,类皆小民日用饮食之需,不必辗转行贩谋子母也。长此不已,只出里门,便应有税矣。只一蔬一腐,皆应有税矣。民何所措手足乎?

 

崇祯年间,继死于嘉善知县任上的刘大启,署县事的是聂胤绪,一开始就强行编役十二亩,完全听任乡绅安排“册书”,所谓“每区必送稿大宦而后定”,民间就有“编役无聂公,册书依旧穷”的谣语。[11]

赵南星曾讲过,“今佐领官所在贪肆害民,正官有缺,必令署事入门,即征租税,以图加收,日夜敲朴,急于星火。”这就是民间俗言中流传的“署印如打劫”,并非虚语。[12] 所以冯梦龙认为,州县地方很需要“朴实”的佐贰官吏。他举了由监生任长洲县丞的山东马信的故事:“一日乘舟谒上官,上官问曰:‘船泊何处?’对曰:‘船在河里。’上官怒,咤之曰:‘真草包!’信又应声曰:‘草包也在船里。’”冯氏强调这个朴实的县丞“清谨奉法,一无所染”,县治还保留有他的“去思碑”。他认为:“如此草包,岂不胜近来金囊玉箧!”[13]

应该提到的是,江南地方“刁讼”成风。[14] “吴中民黠”,词讼必会牵累他人“以图报复”,可能是莅任江南的地方官员们的共识。[15] 海瑞就说,每到常规的初二、十六日放告时,词状动以三四千计。[16]

宣德五年间,以廷臣身份担任松江知府的赵豫,每遇并非紧急的讼事,就谕知百姓“明日来”,其目的是希望因一时之忿的讼者“经宿气平,或众谓解纷”,最终息讼。故时有“松江太守明日来”之谣。[17] 再如,万历四十七年任长洲知县的福建同安人叶成章,据说上任时“浑穆不省事”,俗呼“叶木头”。但是仅过了三个月,“纤悉利弊,烛照数计,拔其奸之尤者,重创之,群吏屏息。钱粮征比,恒至达旦,不轻差一人,亦不轻议一重辟。狱讼清息,胥吏有衣敝踵决者”[18],因而深得士民爱戴。

王有光在其收集的江南谚语中,有一句是讽刺明末一位知州的:“日以酒色为事,民词案牍从无清理,一切委之吏目。其吏目亦无明白审办者,一味颟顸了事。”时人就说:“知也糊,目也糊。”[19] 这位地方官的“糊涂”为政,也可以代表一些官吏在江南短暂莅任时的敷衍行为,在明清时期并不鲜见。

松江人董含曾以民间俗谣的形式,指出履任当地的官员“往往不能廉洁”:“秀野原来不入城,凤凰飞不到华亭。明星出在东关外,月到云间便不明。”董含所举的例子,是清初力行增设新县娄县的知府李正华,言其“矫廉饰诈”,刚来时“行李萧然”,去任时却“方舟不能载”。[20]

但外来从政者,倘若真的尽心于地方政事,遭受的挫折也常常难以逆料。

崇祯年间,在镇江知府印司奇的努力下,不到两年,所管辖的州县行政都有了良好转变。时为丹阳县秀才的葛麟这样称颂道:“往者豪宦横肆,今闭门自守矣;往者士风奔竞,今干谒不通矣;往者僚佐窃柄,今词状不纳矣;往者猾吏舞文,今案牍惟谨矣;往者虎役无厌,今酒食不索矣;往者盗贼纵横,今夜行屏息矣;往者奸凶豪奴得志,今良善大兴矣”,都是印知府的“廉明公正”带来的。但因得罪了当权者、乌程人温体仁(1573-1638),印氏被问责送归乡里。葛麟即于崇祯十二年赴京上诉,为其申冤。[21]

康熙年间,嘉定地方对前后相继的两位知县的不同态度,也很能体现“民意”。康熙十三四年间,被视为“贪黩”的嘉定知县赵昕,准备将贪贿所得载归故乡,“时荒乱,乡人夺之,焚其居,赵亦随以狂疾卒于官。引发,疁人争拾瓦砾击之;又佯为儋负者,没其余赀。妻子贫馁,至不能营葬。”这是“贪黩者”的惨报。代之任知县的是平湖人陆陇其,“到官之日,除弊政,绝馈遗。薪水取给于家,夫人率婢妾以下纺织给鱼菜。日与绅士之贤者,讲道论学,当午辄出粗粝共食。”在其离任之际,“留者輷輷殷殷遮道而哭,海内争欲望见其颜色。”这是人们对“廉洁者”的态度。[22]





 


  评论这张
 
阅读(1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