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zt一三年四月的日记(插图版)  

2013-05-09 07:48:26|  分类: 风上捕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三年四月的日记

2013-05-08 11:39:12
by lubing
 
 
 
鸢尾最美的颜色
鸢尾最美的颜色

盐官城隍
盐官城隍

盐官城北
盐官城北

盐官海神庙
盐官海神庙

蛇莓
蛇莓

附地菜
附地菜

清明上坟
清明上坟

点地梅
点地梅

盐官占鳌塔
盐官占鳌塔

盐官海神庙大殿
盐官海神庙大殿

余庄鹅掌楸叶子
余庄鹅掌楸叶子

静物
静物

四月的木绣球
四月的木绣球

木绣球球球球球
木绣球球球球球

晚樱妹子
晚樱妹子

蒲公英的种子灰皱了。。and一地柳絮
蒲公英的种子灰皱了。。and一地柳絮

重瓣棣棠
重瓣棣棠

小檗的花
小檗的花

马蔺花
马蔺花

乱入卤煮一张
乱入卤煮一张

四月的滚绣坊
四月的滚绣坊

偶像的像
偶像的像

有一天中午的神来之笔,阳台飞进一只蜜蜂后。。它们就傻蹲着十几分钟,有朋友说这照片是假的。。
有一天中午的神来之笔,阳台飞进一只蜜蜂后。。它们就傻蹲着十几分钟,有朋友说这照片是假的。。

槐花开了,四月末日
槐花开了,四月末日

蔷薇季,四月三十日射于长广溪湿地公园
蔷薇季,四月三十日射于长广溪湿地公园

火棘开花
火棘开花

野蔷薇的花很香
野蔷薇的花很香

无锡南长街夜景
无锡南长街夜景

水杉已经这个样子了
水杉已经这个样子了

多肉的花
多肉的花

无锡的长广溪湿地公园灰常赞
无锡的长广溪湿地公园灰常赞

四月和小妈妈、仙人球、右上ling小聚。
四月和小妈妈、仙人球、右上ling小聚。

紫花地丁的种子。。我居然没有采回家,恨呐
紫花地丁的种子。。我居然没有采回家,恨呐

有家店的橱窗。。这天经过的时候是一枝晚樱
有家店的橱窗。。这天经过的时候是一枝晚樱


4月1日,晴。早上做了梦,因为做梦的关系赖床了,我好懒。爬起来吃中饭,然后修改论文,一直开着leslie的专场,听一首一首的歌,晚饭前,随手图了一个,真的不行了,以后不能再说自己喜欢画画或者别的什么,因为实在太挫了。不忍直视。

晚上决定去附近唱歌,点了好多leslie的歌。低音唱得我嘴唇发麻,比如千千阙歌,还是找了陈慧娴的版本来调回感觉,我果然低音不行。

晚归,夜里,路边的晚樱已经在这几天里开出了三四成,花色在路灯下团团簇簇的闪着光,显得华丽。

4月2日,晴好,风大。早起,上午改论文,中午喝粥,下午背着电脑坐车去苏图古籍馆。今天终于开门了,照例要经过那棵木瓜海棠,地上凋落不少花瓣,附近有修缮建筑的工程。

好像所有的古籍馆都是阴冷暗沉的色调, 外面是春天,里面是冬天,坐着改论文,没有找到《贞元新定释教目录》,默默拍了一些《彭氏宗谱》,闭馆才出来,在十全街走了走,晚饭时间在润记吃牛肉炒河粉,现在只有这个还是味道能够保证的菜了。坐车到盘溪新村附近论斤买书的店铺下,在里面淘了半天的书,20块一斤的旧书,10块一斤的儿童书,六册樱桃小丸子加一册加菲猫才22元。另外得了十几种不错的旧书,有杨步伟的自传等,不一一列出了。

回家洗澡,收拾房间,整理清明回家的衣物东西,上网看到论文可以开始抽盲检了,上去填信息,发现有两个不确定的,一个是拟答辩时间,虽然每年都是在五月下旬到六月初,但是具体哪一天是不一定的。看了一下十点多了,但估计还未睡,我给丸子大区,她已经关机了,只好给另一个较好的朋友打去,她人不在手机旁。这时候看到最后一项有一个导师评定等级:ABCD,需要勾选。我想这个还是要问老师的,于是就发了一条短信过去,顺便把时间也一并问了。

猫:老师,老师评定论文等级是。。。
师父:什么意思?
猫:盲检要登记导师评定论文等级,有ABCD四个可选……另:我们拟答辩什么时候啊。。
师父:多少年来还没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你是第一个。A吧,答辩五月三十日
……
猫:好了,我没中奖^^~
师父:好的,有点笨

……后来我问了彭锋同学,彭锋同学说估计古籍所没人问过这个问题,大家都填默认的A……所以我真傻真的……

没有被抽中,告诉了关心我盲检情况的几个同学就下线了。临睡前几头猫纷纷往我怀里钻,今天是怎么了,知道明天家里没人?

4月3日,晚上改论文睡得很晚,早起,阳光还算好,轻装回家。坐车到海宁已经中午。在家忙碌开来,庆家堂、阿太,带着祭品,去坟上看曾祖父母,和祖父。

走在熟悉的乡间小道上,往来能遇到扫墓的人,路边的油菜花发出浓烈的菜花香气,吾乡原来最多种植的就是桑树和水稻,近十年来,变化最大,水稻几乎不再栽种,桑田也少人种新的( 嫁接的桑树是种来卖的,而老的桑树称叶(业)地,桑树上的叶子专门用来养蚕。),该种一些绿化植被,香樟最好养活,种的最多,也有无患子,栾树,檵木等的。

经过香樟地,闻到的一阵樟树的清香。混着土气和上坟人烧香、放炮仗的气味,放眼看去,四月的乡间满是绿意。

每年的清明,总会在黄昏时分飘起雨来,有风,又冷。在坟头静静立着,爸爸说,我家的地被征用了,说是要造一座庙。这一带是京杭铁道,旧铁道边的水杉已经有些年头了,隔离带边荒草蔓生,人烟罕至,向来是我最爱的一块野地方。造了庙,有了香火,人来人往,不免令人惆怅。

如今的乡镇、市镇、农村已经在扭曲了,不知道是谁做得决定,在农村建造小区楼房,大片大片的收购土地,耕地,这些都没有人提出质疑么。为什么会这样,还有明天么。我觉得没有由来的绝望。

晚上爸爸烧了许多菜,太油了。。。像在油里面捞菜吃。。。狐狸说爸爸这么吃油不行的,要给他限油,不然不健康。

晚上早早洗了坐床上看电视,如今看电视变成很难得的事情了,不知道放什么电视,最后看了个《赵氏孤儿案》,夜里电影频道有一个《火车大劫案》,看了才睡,其实困到不行。

4月4日,晴好,天气也暖和,早上微风起。爸爸一早不在家,后来才知前头一户张家阿太昨夜过世,今天就要办丧事,一日间,军乐队的声响断断续续传来。狐狸和我在家无事,坐了公交车去盐官镇,从双涧走,到城北村,进盐官,随着游人看了城隍庙、老街、五土庙、砚台博物馆、海神庙几处,吃了两个烧饼,一个袜底饼,两串臭豆腐。

下午回家,带了剪刀去铁路边的业地挑马兰头,狐狸带了书去在边上看书,直到黄昏日落。天气非常好,只是起风了,晚上一定是会下雨的。

夜里窝在被子里看电视,《赵氏孤儿案》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节目吧,睡得挺晚。

4月5日,阴雨不止。昨夜不知何时落得雨,今天一下就是一整天。早七点起来,本来要去菜场买芽麦圆子,我很爱吃的一种和青团类似的食物,却比青团好吃许多许多。但是爸爸已经更早去菜场帮我买了回来,才去前面亡了老人的人家做帮抢(帮忙的意思)。和狐狸煮了点粥,买了一盒烧卖吃了。看着雨,坐在楼下看书,一会就困得不行,到楼上歪着睡着了,一直做着梦,醒来近午,收拾东西,和爸爸告别,坐车回石湖,到家已经黄昏,打扫卫生,煮饭做菜,叫了侯鹏来家吃饭.

夜里整理照片,至现在。
4月6日,从海宁回来,在家睡了一日,很疲倦。黄昏买菜做饭,吃过了,上网搜了《赵氏孤儿案》来看。

4月7日,早起在家吃粥,打扫卫生。收拾好了就坐车出门,去蓝色书店取书,又去药店。回来抱着打印稿改论文。

4月8日,晴。又是星期一。H7N9禽流感发以来,很多问题,网上讨论的沸沸扬扬。影响也很大,许多店里都不卖鸡鸭一类的食物了,人家都怕得要死,不敢吃鸡了,听说很多相关产业链中,小鸡小鸭都要处理掉,特别还听说了上海交大的校园里用吊车打鸟窝,做清理。各种事情都让人觉得无所适从。

许多稍微有理性的人会问,这个病毒怎么传播,怎么预防,怎么处理。期待专家给出正真的结论,但是很可惜并没有。而且恐慌总是这样,真正有害的问题可能只有一点点,但是它会夸大,会扩散,它的影响会很大。具体到个体的命运上来说,除了个体,别人并不会有什么感觉。

4月9日,晴。上午起晚了。下午则是拖延症犯,改改就不想改。自己不想看,主要是。对自己的论文很讨厌,觉得很脆弱,都铎问题都没有解决,资料也没有用到好处。总之就是烂透了。稀里糊涂的过了白天。

晚上在外面吃的,到附近的一家我常去的韩国小餐馆,很便宜,一份肉末石锅拌饭只要12元,我只喜欢吃这一种,每次都点这个。其他店里都不如这家的,虽然很多人说这家不正宗,但是我要吃的是好吃,不是正宗。再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正宗,都没有去过朝鲜韩国那“疙瘩”。这家店的老板是朝鲜族人,生意一直很好,附近的小餐馆总是倒闭的很快,他家一直开得很好。雇的都是学生,有时候老板也在,他见到狐狸和我就知道是两份肉石。

4月10日,晴。在苏图古籍部对资料看书。晚上回家,继续改。论文基本上就定了,另外还有重点修改的内容还需要组织资料来改,还有想补入资料很困难,框架一旦建成,小修小补还可以,大的变动,或者改变都很难,所以资料一开始就要做全,不要偷懒,先写出来再补其实是很麻烦的。

4月11日,晴。修改论文一整天,为各种word格式所累。下午将《中华大藏经》收录的《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对了。总会出现状况。改到深夜两点半。

4月12日,晴热。上巳节。上午改论文,下午丸子把论文打印了帮我的也一起交了。我在这三年中,最后面这一年几乎都在家中,因此许多事情,常常麻烦同学朋友,特别是丸子和彭锋,对他们两人我是最舍不得的,算是这段读研时光中难得的好友吧。

下午和狐狸去了山塘星咖啡,在附近的一家烧骨头买了两个月牙骨和一个山谷,味道很不错,下次朋友来一定都带去吃。读了邓广铭和漆侠合著的《两宋政治经济问题》四篇。

晚上回家,稍微收拾了一下书就花了好多时间,晚上将最后一集《赵氏孤儿案》看了,除了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历史硬伤,演技还有镜头处理上都很不错,有些场景很有些看话剧的味道。

4月13日,晴热,白天的温度还是三十多。上午在家整理衣柜,打扫卫生。下午出门去湖边找了一个风凉的地方看《海德格尔与雅斯贝尔斯往复书简》,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读过这一类的书了。总是在唐史和唐史论文论著中呆着。昨天论文交了出去,一下子觉得松了一口气,晚上到现在都很快活,虽然还要修改论文,但是感觉上完全不同。将瓦尔特·比默尔和汉斯·萨纳尔所写的两篇序言读完,以及读了开始的几封信。感觉很好,要把这一本读完。

心理上的事情并不是人“拥有”什么,“已经”意识到或没有意识到什么,而是他就是并且生活在其中的事情。换句话说,从原则上来讲,存在这样的对象,人不是拥有它们,而是“就是”它们,确切地讲,还有那些仅仅停留在“它们存在”中的事情。(1922年6月27日海德格尔致雅斯贝尔斯的信件)

从柏拉图以来,哲学与政治就不可分。
(雅斯贝尔斯1953年4月3日的信件)

我们实现了思想之中的这一认真态度,只有在我们自身和他者的此在之中,仅仅通过完全具体的事物,当下的事物,明确的事物之路,才能够成为可触及的事物。(雅斯贝尔斯1953年4月3日的信件)

……
我读书的地方是旧房子的廊檐下,东侧有一片梅林,早春许多人来赏花,现在的游人很少会注意这一片低矮的树林,它们的叶子有细细的尖头,再看仔细一些就会发现好多蚕豆大小的梅子结在枝头,白梅、红梅、绿萼梅的果子有着细微的差别。

不远处的一棵鹅掌楸长满了嫩绿的叶子,颜色新鲜透亮。

不仅仅是鹅掌楸,水杉、白玉兰、杜英、合欢、早樱、杨柳等都长着好看的叶子,四月是大改是许多植物的青春期,正是少艾。

这一片草地上都是白色的柳絮,在柳絮覆盖的草地上又开满了蒲公英,上一茬蒲公英已经只剩下光秃秃的草茎了,它们的种子随风而去。

日渐黄昏,去菜场买了一把苋菜,几个蘑菇,一小块肉回家,在水果店要了5块钱草莓。晚饭后整理了一些照片。有个网上的朋友问了一下所里的事情,帮他问了师父,后来大概是可以去复试了,很好,祝他好运。现在写日记。

4月14日,晴热。中午在阳台练字,很久没有写毛笔字了,我那个弘福寺的帖至今没有临完。这个时间的阳台很热,穿着背心就好。三个猫都在身边。天气暖热起来,巧克力睡在我放衣架的木盒子里,小黑在阳台窗前躺着泡太阳,包子在床角睡觉。这时,飞进一只蜜蜂来……三个猫齐刷刷跳到了折叠床上,望着窗纱上的蜜蜂。小脑袋跟着蜜蜂转。我拿相机拍了很久都不见姿势改变。后来蜜蜂飞得远了一些,终于有两个猫跳下,一只留在上面,三面围攻。

半个小时过后……
三个猫还在阳台扑杀蜜蜂

我收了毛笔和纸。把蜜蜂放了出去。其实我是很想给猫们玩的,蜜蜂四载谁的嘴里都证明他捕虫水平高啊.

下午看《海德格尔与雅斯贝尔斯往复书简》,晚上好吃的蛋炒饭。夜里刷网好一会,不觉就晚了,早睡。天热,睡觉觉得热了。夜里失眠了,没有原因的。

4月15日,晴热。早上九点就醒了,明明晚上睡得很晚。醒过来刷网。下午昏睡了好几个小时。晚上去石湖跑步。夜里读《海德格尔与雅斯贝尔斯往复书简》。晚上窗没关好,有蚊子进来,包子见到蚊子就会很着急得发出短促的、兴奋的叫声“嘤”好半天,然后把蚊子抓住,放进自己的嘴里。。。

4月16日,天气转阴。极为不平静的一天。刷网一整天,心情也很复杂。昨天半夜就看到复旦大学黄洋被室友投毒一案,早上讨论还杂继续,出来了各种情况假设,到下午,黄洋去世了。一时间好多人在微博点小蜡烛,虽然我不懂这样的纪念意义何在,但是确实很值得惋惜,特别是我知道燕姐和他一起做过志愿者,小妈妈也曾经就实习问题和他有过交谈,得知他是个很开朗,很有爱的人时。想到他的父母,还有谋杀人的父母今后要怎么面对生活。就像多年前,我们班的班长,在清晨被电瓶三轮车撞到,当场脑死亡的事情,我们这代人都是家里的独子,都到了这个时候,孩子猝然离世,对大人来说是旁人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痛。

早上又传来波士顿马拉松终点站爆炸案件,许多伤亡。于是网上很多朋友又都纷纷问出了,这个世界会好么的话。

又有朋友说到了战争,中国的军队。说起来我留意一个事情,去年下半年到现在,附近“山区”的常驻军队平常出机的频率大大增加。前几年并不如此,我还纳闷,因为在海宁乡下的时候,夏天几乎天天能听到JX军区的军机在空中发出嗡嗡的声音,我很喜欢。觉得是童年暑假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就这几件事情,跟朋友讨论了一天,还有过去的朱令案。晚上改了论文。

4月17日,阴天。晚起,吃过早中饭,去盘溪新村花鸟市场,附近有家论斤卖书的店这几个月一直开着,进去挑书,又拣到了好几本加菲猫,郑孝胥日记断本一册,还有其他一些残本。到花鸟市场买了葫芦种子,薄荷种子等,一些培养土,一盆千叶兰,归。

晚上清蒸鲈鱼,蒜泥白肉,炒莴笋口菇,蚕豆瓣蒸千张包。开了去年泡的杨梅酒,喝了一点点。泡杨梅酒以后的杨梅,味道好刺激,原来的甜味都进酒里了,杨梅酒剩下酒味,千万不能一口含进去。

晚上小妈妈说,她第一次觉得一个人在家里感到害怕,于是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今天才周三,距离周六我们聚会还有好几天呢,她就准备做起甜点来了,每天做一样,这样来的时候就可以多带几种。

晚上看《加菲猫》,困了才睡。

4月18日,阴,大风。降温,空气潮湿。早上醒来看《海德格尔与雅斯贝尔斯往复书简》。中午吃过饭,看到徐超在微博私信我求加QQ,于是开了QQ,下午就聊了一会,告诉我他们学校有一个社会老师的空缺,我很想去,但是我没有教师资格证,不知道网上招聘要不要求。不要求的话,去面试看看。又告诉我有个师弟进了我们学校,我说是不是陈同学,他说是的。我说陈同学填我们学校前来联系的我,我给师父说了以后,师父特地电话我说了所里的情况,原来已经招满了,但是有一个同学不来了,所以又多出一个空缺,正好,好巧。恭喜这位陈师弟了。

下午更神奇的是师父老人家也私信我,告诉我那个陈同学录取了,而且底子还不错,脑子满活络。又说道我的一些事情,从学习到工作,到感情,聊了许久,方方面面的关心,我一顺手就打了两个“谢谢”过去,师父问,谢什么。我说,当然要谢啊,这算额外辅导,现在外面上课都要给钱的~师父说,那你给点。我师父是个很幽默的人,比如说,他说他喜欢脑筋活络的学生,我说我喜欢刻苦努力的学生,师父就说:你喜欢有什么用,又不是你招学生~

黄昏,给妹子们查了来回车票,各自来的方式。吃过晚饭。大扫除,擦书架,桌子,扫地拖地,换洗床单被套,洗卫生间,打扫厨房,换猫砂,给猫吃罐头,给猫梳理毛发。收衣服,晾衣服……深夜才弄完,还不小心把手划破了。洗澡休息。把毕业鉴定和毕业生表格填完发给了班长,定下来写日记。

4月19日,周五,阴冷,风大。早起,看《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黄昏出门去买菜和取款。冻得瑟瑟发抖。在菜场买了好多东西,一个人哼哧哼哧提回家,然后再出门去给狐狸充手机话费,家里没有盐了,在超市买了盐。回来洗澡,坐着等仙人球来。十点多骑自行车出门,从胥口河边走,夜里风大,出门就下起雨来,一手撑着伞一手握着自行车龙头,过石湖大桥,到车站。

街上很少看得到人,只有往来的一些车。仙人球在路边等着。两个人都不会带人,走回家已经零点了。后来家里的无线上网密码连不上,弄了好久,一两点都不见好,去厨房煮了一碗面吃,才睡下的。

夜里听着窗外一阵风一阵雨,有时候雨倾盆而下,夹杂着雷声。想着真不是个聚会的好时候啊。

4月20日,周六,谷雨。阴冷大风,天上满是低低的云层。早上起来打了联通的10010客服,后来弄好了。和仙人球出门,与小妈妈约在苏博见面。周六游人多,博物馆要排队,总是在堵车和排队中,等见了面已经快中午了。索性一起去平江路的鱼食饭稻吃中饭,右上是快一点到的。四人聚在一起狼吞虎咽了一通,也不管菜好不好吃。吃过饭原本打算去耦园玩的,穿过中张家巷,是在太冷,折回小咖啡店写明信片。也是很多很多的人,四个人在人潮中坐着,大家写明信片,喝茶,吃小妈妈带来的点心,坐了一下午,黄昏狐狸来汇合。走到双塔菜场买了小妈妈一直想吃的烧饼,再到solocafe吃了一点gelato,棉花糖味的最受欢饮。

入夜风大,到家,大家都觉得这一天不该出门,在家里多好啊,很温暖。做了晚饭一起吃,饭后又玩了一小会麻将,实在很累,都洗洗睡了。

4月21日,周日。大风,好在一早又阳光,但是多云。起床后,煮了粥一起吃过,到石湖去转了一下,说不出的疲倦。天气也不好,想到下午她们就要回去,就觉得很失败的聚会,只有两天真的会很累人。尽管好像哪儿都没去,什么景点也没玩。

对了,在余庄看到了一株结了种子的紫花地丁,还看到鹅掌楸的花朵了,很漂亮。

中午在家简单做了一点菜,吃过后,送右上和仙人球去汽车南站。小妈妈因为提前订好的火车票,所以她一人去了火车站,然后发生了一件乌龙事情。

小妈妈买错了票,然后去车站重新买票,却说到安亭的票卖完了,只好买到虹桥的票,贵了不说,而且回家不方便。她很郁闷。不过后来好在她混上了回去的那一趟车。奇怪的是,车上明明很多空位,却说卖完了。多买了两张票啊,下次看清订票时间,要记得。

话回转头,我从南站送妹子们上车以后,等公交回家,到家,摊在床上一口气睡到了七点多才爬起来弄吃的,夜里继续睡。明天明天我一定要跟大学妹子们说,五一聚会不能放我这儿了,我不行了。

4月22日。阴天大风。天气始终这样,没有变好的迹象。昨天收到了网上订的铁线莲还有铃兰等花苗,赶忙种下以后,小心地用保鲜袋子套好。希望能够成活个把就好了。

早上梦到了侯鹏还有其他一些人,在图书馆,说要去特藏馆抄书,几个人正在走的时候……电话把我吵醒了,后来狐狸打回去是宪宪打来的,说侯鹏中了教育部的课题。于是狐狸立即给侯鹏打电话祝贺,我迷迷糊糊让狐狸给侯鹏说,我梦到他了。又睡了一会才起来,打扫卫生。中午做饭吃了以后,又睡了会才弄论文。黄昏洗澡出门。狐狸的学生约吃饭,出门就下雨,后来和陆老师,董老师一路去的。到了山塘已经七点多了。学生很客气,点了好多菜,吃很饱。其实不用请吃饭,我很过意不去,谢谢你们。

回到家又是很晚了,默默爬上床睡觉。不读书的又一天。

4月23日,阴天大风还没有结束。早起,看了几封卡尔雅斯贝尔斯和海德格尔的信。中午吃了饭后,修改论文。黄昏和狐狸去打羽毛球,体能下降,打一个小时羽毛球很累,顺便把五十个深蹲做完。回到家懒得做饭,吃了蛋炒饭。洗澡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手都抬不起来了。

晚上在网上看了一个2011年发的天涯八卦帖子,讲普通的小三故事,最近被翻了出来,因为里面的小三就是去年很红的好声音学员王韵壹。

原来我是不怎么喜欢她的,其实好声音里我都不怎么喜欢,每一个学员。当然我不喜欢的是这种节目制作模式,感觉上去就是为了寻求反差,有些假。明明有好好的工作,却非要给歌手贴上一个,民工的标签,失业人员的标签,梦想追求者的标签。其实很无聊。

令人惊讶的是,王韵壹过去的微博一直没有改变,所以她以前的很多片段都在,稍微翻了一下,真的跟天涯帖子写的时间相符合。基本上就是真的了。说起来人家女主生完小孩带了两岁半的儿子,这种新婚状态,是在不应该介入,再好的男人都要忍住,何况这个男主明显很渣。稍微八卦了一下,基本确定男主姓黄,双鱼男。

悲催得躺着睡着了。

4月24日,醒过来觉得头晕恶心,肚子疼。我想是急性肠胃炎了。躺一会不见好,中午也吃不下东西啊,下午很痛的时候,差点我就上医院了,但是担心被抓起来,因为在发热。找到泡腾片吃了,歪歪扭扭躺倒晚上,终于出汗了,夜里勉强吃了一点粥。

加上昨天剧烈运动,全身肌肉都酸痛着,我感觉自己的里脊肉都在痛……

晚上把周五去复旦讲的东西整理好,晚睡。

4月25日,晴好,天气终于好起来了。看到阳光和热度太感人了。我在阳台栽得花苗叶子长了好长一截,还有其中一株铁线莲长出叶片和嫩芽来了,很喜人。

胃不好,中午吃粥。希望今天今天把肚子疼玩,明天会好一些。出门不受影响。

4月26日,晴好,有风,天气回暖了。

头发有点遮眼睛,昨天夜里九点多的样子,下楼去附近广场的理发店剪留海。这两日气温回暖了,昨天一早就因发现种下一周的铃兰、铁线莲抽叶子而感到欣喜。夜里也不冷,走在四月末的小路上,抬头就看到一轮明月,又逢月半,夜空晴朗,风吹着树梢的叶子淡淡的影子在灯下晃动。

晚上早早收拾好要讲的东西,躺着睡觉。半夜三点被猫吵醒一次。

早上做了一个精彩的梦,有很帅的队友,一起出任务,准备进城,要躲避很多眼线等等很俗套的剧情,但是身临其境的话就有种使命感。

六点多被闹钟叫醒,起来刷牙洗脸,出门。以前总买的是短线,最长线的动车组大概是上海到汉口的,这趟车总是坐到。这次买到了D311,从北京来的车,车上对面是两个大学生情侣,女生一直在称赞南方的树很水,北方的很干,男生偶尔会说北方的草原让人心胸开阔,两个人商量着要去哪里玩。

看着窗外的阳光,翻动的意杨林飞过。旧的铁道,一些废弃的小车站,低矮简洁的建筑,短暂的月台,一块刷白的站牌,上面写着站点的名字。这些废弃的站点,也许做了仓库,也许有些其他功用。

我喜欢这些小站。

到复旦已经十点了,迟到了。2008坐满了人。坐下来就开始讲,本来想喝口水都没顾上。大致的说了一下,我本意是介绍一下留守的渊源,至于唐代,很多事针对具体史料,和历史情景的分析,展开讲很冗长,因此没有处理。当然本身里面有很多弱点,我都不太善于处理,用师父的话来说就是不会写文章,多写就好了。

总之,很糟糕的讲完了,然后胡耀飞学长和另外两位中古史的学长学姐都提了很多宝贵的意见,有些问题,我自己不容易想到,这么看来大量的史料解读上,我都有可能存在问题,也许换个人换个角度,他会有不同的想法。不管怎么样很感谢大家来听。我本来以为就是和妹子们聚在一起吃饭的借口,突然感到很羞愧。

已经很久没有全力以赴地做什么事情,所以总是很挫败,很颓废吧。

中午亮亮请的蕉叶。鲷鱼配饭很好吃,嗯,其他每个菜都很不错。饭后稍微走了走校园,完了一会儿大眼睛,四月末的校园里,泡桐花也淡了,紫藤也谢了,只有杜鹃盛开着。悬铃木布满新叶铺了一地细碎阳光。午后的鸟在樱花树上吃樱桃子,一边吃一边潇洒地吐壳,比嗑瓜子熟练。这样的午后,令人昏昏欲睡,沉迷在最后一丝春光里,然后夏天。

晚上回家,路上继续看《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

一天不在家的结果:
阳台:艾氏香茶菜被猫咬断了一枝;吉娃娃被猫从花盆里挖了出来,当球踢;铃兰被猫蹭蹭蹭弄歪了……
小黑:一歪一扭地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把两个前蹄搭在我肩上,仰着脖子各种蹭,露出两颗亮晶晶的眼乌子……求抚摸。

洗澡,刷网,抄笔记,写日记。嗯,又到了,海棠真一梦,梅子欲尝新的时候。

4月27日,晴好。早起,将昨天讲的一些内容重新看过,修改论文。下午,收拾屋子,洗衣服。黄昏到湖边散步,看到一丛开得很好杜鹃。夜里读《中国地方行政制度史》,零点睡下的。

4月28日,晴热。早在冬天时候就说好的大学室友聚会,终于敲定在这个五一节。下午去买票,路上读雅斯贝尔斯和海德格尔的信件,车是近六点的,到女人住的地方已经七点了。晨宝也是差不多时间来的。一起在外婆家吃的饭,饭后回家等君来。夜里四人一起打牌。还记得以前宿舍对门的寝室总是喊我过去打八十分。而我们宿舍的妹子们都不会打牌,这几年,看起来,我们宿舍的妹子们也都学会了打牌。

夜里入睡后,和女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直到天亮。

4月29日,晴热。近午起床洗漱好,去女人住的附近,吃无锡特色的手推馄饨和油条,在南禅寺逛了一下下,五一节的第一天,人潮拥挤,又买了绿豆酥吃。下午在南长街附近的钱贵唱歌,晨宝、君和我是麦霸,女人她在KTV睡觉。晚上回到南禅寺的小店吃的饭,再去南长街散步,晚归,洗漱好,就睡了。

4月30日,醒来,打开窗帘又是晴天。昨天夜里的冷风好像把云都吹跑了。早上蒸了晨宝从靖江带来的蟹黄汤包吃。坐车去长广溪湿地公园,环境很好,游人也不多。蔷薇盛开,到处是美丽的风景。沿着蠡湖走了小半圈。晚上在女人单位附近的一家蒸菜馆吃的,门口有一窝小奶猫,很可爱。吃完饭,散步回家。夜里继续打牌,输了的人要来真心话大冒险。睡得很晚。

后一日从无锡回到石湖,五一的小假期就结束了,这个月回海宁一次,和高中同学聚会一次,大学同学聚会一次。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五月了。等待毕业,等待工作,我的一些朋友已经工作好多年,有的朋友尝试去新的地方工作,换一种生活方式,有的朋友还在原来的岗位,不管如何,一切都照常进行。不管怎么样,生活还在继续。

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