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清代稿抄本  

2011-08-27 20:5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代稿抄本(全50册)(影印)(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

作者: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等编 出版日期:2007-4-1

出版社:广东人民 ISBN: 
定价:35000 到书时间: 2007-4-1 
开本:16开 装帧:精装 

第一册
还京日记、北行日记、雪鸿山馆纪年、同治元年岁次壬戌日记、庾生日记、滇游日记、袁太史日记
第二册
邓和简公日记
第三至八册
瞻岱轩日记
第九册
北上日记、公事日记、双松馆日记、光绪丙申年日记、光绪丙午年日记、从公笔记、蛮爱会案国防日记
第十至十九册
望凫行馆宦粤日记
第二十册
居游日记、惠行日记、民初日记、赴厦日记
第二十一至二十三册
黄沅日记
第二十四册
浮槎文集、蓼莪唫馆诗集、十一草玉沙集素声集、越巢诗集、石岳文寄石岳诗寄、蕉鹿草堂遗稿、勺湖亭稿、粤游偶咏、道盥斋诗稿、吴六奇书札、方纲致秋盦残笺
第二十五册
寅吉存草、东溪诗选、花韵轩咏物诗存、玉辉堂诗草
第二十六册
玉岑诗稿、续刻心喜集、四益堂文稿诗草、听雪集、南雪巢诗钞、西斋集、吴学士集、复斋诗钞、竹堂文类、黄叶楼诗钞、陈曼生先生简札
第二十七册
云海集、醉易斋文稿、心亭亭居文存 诗草杂存、求真是斋诗钞 诗余
第二十八册
石云山人集、静远草堂初稿、露香阁诗集、实事求是斋文钞 留香小阁诗词钞、实事求是斋集存、留香小阁诗 词 文
第二十九册
怀古田舍诗钞、经义堂存稿、吟秋馆诗草、可斋诗钞
第三十册
罗萝邨文稿 附行述、寄鸥馆诗集、足吾好斋六如琐记、海陀华馆诗草、杨黼香先生遗稿补编、半村草堂文钞、谭风月轩诗钞、退思轩诗存
第三十一册
电白芝房诗钞、电白邵子京诗存、思益堂诗集、吴城竹枝词、越州明贤赤椟存真、梯云馆诗钞、荔庄书屋诗钞、静香阁诗存、红蝠山房二编诗补钞、慎诚堂集、觉庵杂记稿本、舟车随笔
第三十二至三十三册
邓氏纳楹书屋存稿
第三十四册
邓和简公墨寳
邓和简公书牍存稿
清人书札 
寄寰宇斋吟草
第三十五册
壬英闲吟、竢实斋文集 外集、丙戌余录、葵诚草、东篱词
第三十六册
希古堂稿、希古堂诗存、巴里客余生诗草、肄雅堂诗钞、红藕花馆诗集
第三十七册
韩斋稿、梦轩笔谈、心远论余、浣雪山房诗钞、舫楼诗草
第三十八册
香山黄氏诗略、南海康先生口说、香雪堂诗稿、养真斋诗集两种、閟翠山房吟草
第三十九册
獧斋丛钞、画虎集 画虎续编虎尾吟、瀛海珊瑚、忏花盦文存、龙佩荃诗集
第四十册
四素余珍、孏余文钞 时文、求慊斋丛、秋晓盦诗稿
第四十一册
用晦草堂骈文 诗、闻妙轩诗存、芙蓉馆随笔 诗钞文钞两种、梅庐吟卷、漉云斋诗存
第四十二册
香草斋文甲集 乙集 三集续集、史论管见、玉壶书屋存稿、知非堂未定稿、守恕堂诗钞
第四十三册
颐养轩管见录、东溪罗浮集、养骚兰馆诗存、寄巢游草、吴阳女士诗
第四十四册
李树煌杂(卷一至卷五)
第四十五册
李树煌杂(卷六至卷十一)、李树煌文论、李树煌文稿、鸿迹猿声、饭颗山房文钞
第四十六册
铸强斋稿、半湖山馆集、石门诗存、梅江草、东江草、龙田集稿、李梦醒遗着、萧斋余事约刊、剑啸草堂诗、黼堂涂鸦稿
第四十七册
西湖近稿、思敬室稿本偶存、问桃花馆诗钞、素馨田华农吟草
第四十八册
一壶吟稿、张珠垣诗文集、壮游集、岳麓堂咏史、伴梅诗选、覆瓿诗钞、石屋磨芡稿、小芝阁诗集、黄叶山房诗稿天觉词钞、方德骥遗文、梦余吟草
第四十九册
开办船牌章程二十四则、广行善堂章程、广东提学使办理留洋学生公牍(光绪三十四年至宣统元年)、广东咨议局筹办处第一次报告书、广东咨议局筹办处第二次报告书、广东咨议局第一次会议报告书、广东咨议局第一期会议速记录、广东调查局公牍录要初编、广东咨议局第一次临时会报告书、广东咨议局第二次常年会议报告书、广东咨议局协会决议办理事类报告书、广东咨议局议案
第五十册
咨议局章程及选举章程解释汇钞、广东宪政筹备处报告书、广东地方自治筹办处第二次报告书、广东清理财政局汇编司局等库宣统二年春季分收款报告册、广东清理财政局呈送汇编广东崖州属各县宣统二年夏季分四柱总册、钞录广东省试办宣统三年预算岁出地方行政经费总册表、广东全省禁烟总局筹办推广牌照捐章程附办事细则、全粤社会实录初编、编查录、广东调查陆军财政说明书初编、公益堂通融三益会部、新会江门自治研究社章程






《清代稿钞本》第一辑部分作者籍贯分布情况

    经过核查相关资料,对《清代稿抄本》第一辑部日记类、诗文类分作者的籍贯作了初步统计,大致如下:
    广东省72人:其中岭南2人,徐荣铁孙《怀古田舍诗钞》、徐同善公可《谭风月轩诗钞》;番禺16人,方朝《勺湖亭稿》、卫蔼伦侪香《续刻心喜集》、潘有为毅堂《南雪巢诗钞》、何若瑶《海陀华馆诗草》、杨荣绪黼香《杨黼香先生遗稿》、陈景鎏《清人书札》、吴道熔《杨黼香先生遗稿补编》、史澄穆堂《退思轩诗存》、朱启连《丙戌余录》、徐维森立夫甫《红藕花馆诗集》、梁松年梦轩《梦轩笔谈》和《心远论余》、黎祖健《南海康先生口说》、徐巨卿铸《香雪堂诗稿》、潘仪增伯澄甫《秋晓盦诗稿》、李迈庸旌渠《香草斋文钞》、问蓍郭绍康甫《饭颗山房文钞》;香山6人,黄培芳《北行日记》、何巩道皇图氏《越巢诗集》、刘世重仰山《东溪诗选》、黄映奎《黄氏诗略》、黄鲸文世功《梅庐吟卷》、刘熽芬《颐养轩管见录》;澄海1人,为曾华盖《鸿迹猿声》;南海14人,梁起《庾生日记》、荣光伯荣《石云山人集》、罗文俊《罗萝邨文稿》、叶如铨颖锋《足吾好斋六如琐记》、邓士宪鉴堂甫《慎诚堂集》、颜葆濂《舟车随笔》、唐大经酉樵《舫楼诗草》、冯愿《獧斋丛钞》、李树恭伯璇《用晦草堂骈文》和《用晦草堂诗》、招广涛《知非堂未定稿》、邱长浚子铭《养骚兰馆诗存》、张惟勤《龙田集稿》、萧常伯瑶《萧斋余事约刊》、苏耀慈《素馨田华农吟草》;顺德9人,邓华熙《邓和简公日记》《邓和简公墨宝》和《邓和简公书牍存稿》、邓林等人《邓氏纳楹书屋存稿》、陈华封《复斋诗钞》、张思齐无山《吟秋馆诗草》、黎如玮方流《半村草堂文钞》、赖学海虚舟《吴城竹枝词》、黎春熙《静香阁诗存》、张炳垣尧山氏《寄寰宇斋吟草》、邱诰桐仲迟《閟翠山房吟草);三水1人,黄荣康祝蕖《求慊斋丛》;高要1人,梁锷式鸣《剑啸草堂诗》;罗浮1人,林凤岗《石岳文寄石岳诗寄》;东莞3人,尹廷熙《蕉鹿草堂遗稿》、张端介愚《梯云馆诗钞》、陈铭圭友珊《荔庄书屋诗钞》;新会1 人,黄炳堃笛楼《希古堂稿》和《希古堂诗存》;鹤山4人,叶云葆《肄雅堂诗钞》、宋大鹏鲲化《玉壶书屋存稿》、易其滉《守恕堂诗钞》、襄武吕冠雄《铸强斋稿》;嘉应4人,杨懋建掌生《实事求是斋文钞留香小阁诗词钞实事求是斋集存》、张其翔瘦梅氏《养真斋诗集两种》、徐友白又白《梅江草》和《东江草》、季常黄昌麟《岳麓堂咏史》;大埔1人,何文涵《一壶吟稿》;丰顺1人,吴六奇《吴六奇书札》;连平3人,为叶树蕃椒田学《四益堂文稿诗草》、颜伯焘《求真是斋诗钞诗余》、颜琬字廷玉号东篱《东篱词稿》;电白2人,邵咏子《芝房诗钞》、邵子京《邵子京诗》;化州1人,茂才陈玉山公之德配李氏《吴阳女士诗》;吴川1 人,林召堂芾南《心亭亭居文存》和《心亭亭居诗草杂存》;海康1人,李晋熙春卿《漉云斋诗存》;封川1人,竹村孔昭圹《玉辉堂诗草》;西宁建城(今郁南)1人,何庚生《觉庵杂记稿本》。
    湖南5人,其中长沙2人,周寿昌《益堂诗集》、善化(今长沙)张绍龄伯舆《芙蓉馆随笔》《芙蓉馆诗钞》和《芙蓉馆文钞》;澧县1人,周传德宣三《孏余文钞时文》;湘潭1人,王岱山长《浮槎文集》、石门1人,石门修志局《石门诗存》。
    浙江21人:其中杭州4人,陈鸿寿《陈曼生先生简札》、玉岑(今杭州) 戴继麒履端《玉岑诗稿》、仁和(今杭州)王乃斌吉甫《红蝠山房二编诗补钞》、武林(今杭州)邹在衡蓉阁《问桃花馆诗钞》;钱塘4人,吴锡麒《还京日记》、包鸿卿家吉《滇游日记》、孙灏虚船《道盥斋诗稿》、施鸿保榕甫《可斋诗钞》;山阴6人,杜凤治《望凫行馆宦粤日记》、邵凤《云海集》、何兰馥《经义堂存稿》、宋泽元瀛士《忏花盦文存》、徐秉钤兰台《覆瓿诗钞抄本》、陈树棠《小芝阁诗集》;会稽(今绍兴)2人,鲁传德中立氏《粤游偶咏》、范寅啸风甫《壬英闲吟》;太平(今温岭)1人,四素老人《四素余珍》;玉环1人,黄黼堂《黼堂涂鸦稿》;乌程(今湖州)1人,徐凤衔篆香《思敬室稿本偶存》;海昌(今海宁)1人,周乐清文泉《静远草堂初稿》;萧山1人,鲁燮光《越贤赤椟存真》。
江苏9人:其中江都1人,符葆森南樵《寄鸥馆诗集》、震泽2人,赵守纯《雪鸿山馆纪年》、吴树珠薏庭《露香阁诗集》;吴江1人,冯源心泉《蓼莪唫馆诗集》;吴东(今昆山)1人,周同谷鹤臞父《十一草玉沙集素声集》;吴县(今苏州)3人,石韫玉《竹堂文类》、顾承醉经《醉易斋文稿》、王汝玉润甫《闻妙轩诗存》;无锡1人,华本松《寄巢游草》。
安徽4人:其中歙县1 人,鲍庭博《花韵轩咏物诗存》;当涂1人,黄钺左田《西斋集》;全椒1人,吴鼒《吴学士集》;休宁1人,方德骥《方德骥遗文》
山东3人:曲埠1人,孔宪彝绣山《韩斋稿》;渤海1 人王铁泉《瀛海珊瑚》;潍县(潍坊别称)1人,郭为贤圣基《黄叶山房诗稿天觉词钞》。    河北任邱1人:舒其绍味禅《听雪集》。
    北京大兴2人:翁方纲《方纲致秋盦残笺》、徐思谦梅卿甫《伴梅诗选 》。
    海南琼山1人:陈之修汝梅氏《浣雪山房诗钞》。
    广西容县1人:陆更《梦余吟草》。   
    山西祁县1人:乔煌西樵《黄叶楼诗钞》。
云南姚安1人:由人龙《蛮爱会案国防日记》。
吉林长白1人:文辂子乘《画虎集 画虎续编 虎尾吟》。
辽宁沈阳1人:黄诰宣廷《赴厦日记 》。
内蒙古1人:延清子澄《巴里客余生诗草》。



    本丛书经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批准立项编辑出版,列入国家十一五出版规划重点选题,属于清史编纂工作基础工程的一部分,是国家清史工程最重要最大规模的地方文献抢救整理出版工程,也是建国以来广东省最大规模的历史文献稿本、抄本影印出版工程。 广东现存的清代文献尤其是稿本、钞本,大部分为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和中山大学图书馆收藏。本丛书就是由整理编选委员会从上述两馆的丰富馆藏中精选出具有史料价值和收藏价值的两千余种文献,原版影印,分辑出版。编选原则为;优先收录日记、诗文集等未刊稿本抄本,其次为孤本、珍本,再次为内容有异、极具价值的印本。 已出版的第一辑共五十册,收入日记二十余种、诗文集一百四十余种、清末广东咨议局等机构的公文档案二十余种,共计一百八十余种,约五千四百余万字。作为国家清史编纂工程的一项重要的地方文献抢救、整理、科研、出版项目,本丛书的出版对挖掘、抢救和传承珍稀历史文献,为国家清史编纂工程提供原始资料,推动清史及相关研究的深入开展,服务于国内公共图书馆、高等院校图书馆、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机构、政府方志编纂部门、清史研究者、古文献收藏者及境外汉学研究机构、个人。 

   诚如戴逸先生所言,“编史要务,首在采集史料,广搜确证,以为依据”。对于国家清史工程来说,文献的发掘、搜集、整理乃至出版既是纂修前代全史的基础,同时也是抢救、保存清代史料,保护民族历史文化遗产的命意所在。
    由长江学者、中国近代史研究专家、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桑兵担任主编,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馆长李照淳研究员、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程焕文教授担任副主编的《清代稿抄本》(第一辑),近期由广东省出版集团所属的广东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 
    全书以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中山大学图书馆馆藏稿本(孤本)、抄本和少量稀见刻本为影印对象,收录清代未刊日记22种、未刊诗文集144种、清末广东咨议局相关档案文献22种,编成大型清代文献汇刊,第一辑包括正度16开本50册、约合5400余万字。该书是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重点文献整理项目,对清史纂修,特别是深入研究清代政治、军事、经济、社会、文学、学术、对外关系以及岭南区域史具有重要意义。 

一 

    第一辑收入的未刊日记包括《还京日记》、《北行日记》、《雪鸿山馆纪年》、《同治元年岁次壬戌日记》、《望凫行馆宦粤日记》、《邓和简公日记》、《瞻岱轩日记》、《惠行日记》、《光绪丙午年日记》、《光绪丙申年日记》、《滇游日记》、《双松馆日记》、《袁太史日记》、《公事日记》、《北上日记》、《民初日记》、《从公笔记》、《赴厦日记》、《庾生日记》、《黄沅日记》、《居游日记》、《蛮爱会案国防日记》等22种,分23册编印。其中,以《望凫行馆宦粤日记》、《邓和简公日记》、《黄沅日记》、《瞻岱轩日记》4种最为珍贵。择要介绍如下——— 
     

1、《望凫行馆宦粤日记》,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10~19册。 

该日记为浙江山阴人杜凤治所撰,藏于中山大学图书馆。 

日记始于1866年5月,终至1882年10月,16年未曾间断。稿本共41册,原缺第2册。作者曾在第39册作过“损毁”说明,此乃迁移途中不慎掉入水中所致。 

杜凤治开篇


说明了记日记动因和寓京缘由,得官前后的生活情况。此后,他辗转广东乡县官场,历任广宁、四会、南海等县知县。日记逐日记录了同光年间所在地方的风土民情、官场风气、上下关系、办事规则、基层断案过程,几至“事无巨细”;记载了自己的出入行藏和对朝政世事的联想心得,几至“感慨良多”。所记甚至连四时变化、阴晴圆缺也无一遗漏,这就使他的日记成为研究晚清基层社会以及地方官场的珍贵史料。比如,作者任广宁知县时,曾详尽分析讨论了知县与地方士绅的合作与冲突,认识到地方“学校、征输、听断、缉捕”四要务,必须赢得士绅的合作与支持,否则将无法正常行使知县权力。 

咸同年间是官绅关系发生变化的关键时期。这种变化既开启了晚清中央地方权力争斗的端倪,又造成权力格局的变化,还逐渐形成了地方权力扩张的态势。日记中记载了大量的地方事件,过程详尽;同时记载了政界往来情况。这些史料为我们提供了晚清基层政权与基层社会极为珍贵的个案资料,可以增进我们对晚清社会的真切认识,同时推进社会史、政治史、法制史乃至民俗民风研究的深入。 

2、《邓和简公日记》,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2册。 

该日记为广东顺德人邓华熙所撰,藏于中山大学图书馆。 

邓华熙,字小赤,又作小石,卒谥“和简”。咸丰元年中举,光绪十二年任云南池常道,次年任云南按察使。此后历任湖北布政使、安徽巡抚、山西巡抚等职。光绪二十九年因病辞官回籍。邓华熙一生著述极为丰富,所遗日记共10卷,现存8卷,详细记载时人、时事、时政、时文,是晚清政坛亲历的第一手资料。比如,日记中存留了不少京中刑部琐事、外放途中见闻、公务往来情况,成为研究清末官场的第一手资料。同时作为士大夫文人墨客,日记也免不了记些抒发情怀的诗歌散文,甚或还有随手抄录的药方、梦中情事。 

3、《瞻岱轩日记》,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3~8册。 

稿中署名为瞻岱轩,据考证瞻岱轩即为范道生(第3册第460页上有“试用知县范道生”字样),参与乡试科考“对读官”等,其人生平不可考。作者似乎是山西人,从日记中往来同僚以及衙署判断,此人官阶不算高。 
   

日记记载的时间为1871-1899年,逐日记载了作者在山西、福建、北京、浙江为官的情况。有些记录语焉不详,但也有感慨世事、记录官场、针砭时政、议论人物的宝贵记录,还有游走南方、从事“贸丝”的生活描摹,至于那些文人遇山水名胜必感慨、必题咏的习气当亦不免。 

4、《黄沅日记》,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


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21~23册。 

稿本页首署有“乐琴书室沅浦录”字样,所载时间为1902-1918年,共64册,其中缺第52册,底本藏于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黄沅”为项目组提供的考证名,就目前掌握的资料看,作者生平不可考。日记所记往来人物甚多,其中不乏官阶较高者。所记出入行藏、交游活动以及大量交往细节和议论,如禁烟、戒赌、立宪等,是为这一历史时期不可多得的民间感怀时政的士人亲历。另外文中大量出现“逸仙”一名,但不知此“逸仙”与孙中山有何关系。 

二 

清代稿抄本》第一辑收录了广东藏清代未刊诗文集144种。集中在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24~48册。 

这一部分清代文献较为集中地展示了岭南学术研究的成果,撰者多为清季南粤名流与地方士绅,还有一些江浙一带名人士绅。他们中既有清代名流邓华熙的《邓和简公书牍存稿》、《邓氏纳楹书屋存稿》、《邓和简公墨宝》,也有《李树煌杂稿》、《李树煌文稿》、《李树煌文论》、《希古堂稿》、《希古堂诗存》等不为人知的地方士绅的书稿,也有目前仅存于世的《西湖近稿》等手稿本。辑录的诗集多咏岭南风情、人物、政情、社情,也包括部分名流唱和之作。近年来,随着新文化史研究的深入,史料的概念和外沿已经获得了很大的延展,而陈寅恪先生倡导的“以诗证史”,也历来是学界追求的研究方法之一,在这一意义上说,这些未刊诗集的面世必定为“以诗证史”拓宽了新的资料渠道,是清史研究不可多得的新史料。 

清末广东咨议局的相关文献收录了22种,集中汇编在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49~50册。 

这一部分史料包括《广东咨议局第一次会议报告书》、《广东咨议局第一期会议速记录》、《广东咨议局第一次临时会议报告书》、《广东咨议局第二次常年会议报告书》、《广东咨议局协会决议办理事项》、《广东咨议局议案》、《咨议局章程及选举章程解释汇抄》、《广东宪政筹备处报告书》、《广东地方自治筹办处第二次报告书》、《广东清理财政局呈送汇编广东崖州属各县宣统二年夏季分四柱总册》、《广东全省禁烟总局筹办推广牌照捐章程附办事细则》、《广东调查陆军财政说明书初编》、《广东调查局公牍录要初编》、《编查录》、《广东提学使司留学生公牍(光绪三十四年-宣统元年)》、《全粤社会实录初编》等。 

这些文献多为存世的油印本、石印本,发行数量很小而史料价值较高,是研究晚清地方政局变幻、地方财政收支、民间社团组织、宪政准备、地方自治的重要参考资料。 

目前,国家清史工程正扎实稳步地向前推进,作为主体工程的资料基础———清代文献、清代档案的整理工作也正紧张有序地进行。我们相信,随着《清代稿抄本》等一大批珍贵文献的整理出版,必将为清史研究的深入提供有力的支持。 

本书店提供《近代中国史料丛刊》、《中国方志丛书》、《民国丛书》全5辑、《东方杂志》、《续修四库全书》、《清代朱卷集成》、《四库全书》系列、民国史料系列、《丛书集成》新编初编续编三编等系列、《中国旧海关稀见文献全编》等大型电子书下载/光盘服务。
QQ:744121998
E-mail:shudian001.com@gmail.com
雷鸣紫瀚电子书店www.shudian001.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本站孔夫子网站书摊:http://tan.kongfz.com/list_11493/

Rank: 9Rank: 9Rank: 9

2#
清代稿抄本 - 江南 - 江南 shudian001.com发表于 2010-4-5 16:05 | 只看该作者
清代候选官员得官初步
     ——读《望凫行馆宦粤日记》之一
     张研 【(1948—) 女,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
    
     《望凫行馆宦粤日记》,为清代咸同年间浙江山阴人杜凤治所撰,始于1866年5粤,终至1882年10月,16年未曾间断,共41册(原缺第2册),藏中山大学图书馆。该日记稿本上年收入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钞本》(第一辑),列11~19册得以出版面世。
     日前随手翻阅数页,不料竟被深深吸引,欲释不能。本想看完在做推介,无奈数量既大,字迹亦草,又是挤时间阅读,进展较慢。然正所谓“做如历史现场”,“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故先截取杜凤治在京得官前后的日记,撰写此文,讨论其所反映的清代铨选实况及官员得官上任前只所为。
     而后,或拟随阅杜凤治辗转广东地方官场、历任广宁、四会、南海等县知县之日记,陆续分别撰文,深入探讨清代基层社会、中央与地方、权利格局的演变等问题。
    
     一、候选于“花样”
    清代铨选(即任官)之法有举人授知县分为“拣选”(以应升之员选补)和“大挑”(乾隆制定,每六年在三科不中的举人面试,十人取五,一等用知县,二等用教职)两种。从日记种刊,杜凤治属于前者。
    咸丰五年(1855),杜凤治来到京师吏部办理相关手续等候“拣选”。即所谓“赴部投供膺拣”。从那时起,杜凤治寓居京师,开始了漫长的“候选”生活。其间,杜凤治在同乡家教馆、代写笔札为生,因“馆谷稍丰”,积攒了一些余资。转眼居京7年,杜凤治益觉“拣发难凭,马齿日长”,“忽兴人资之想”,于同治二年(1863)冬,有“拣选举人”托人花钱加捐,进入选用知县不论双单月却不必挨次排队的“不积班”。
    名为“不积”,实际“不积班”内仍需排队。同治三年(1864)春,杜凤治被归入37卯,七月末挚签,在“不积班”4人中名列第三,八月初“赴部投供”。通常“‘不积’到班,例选单月一人,双月一人”。当时“不积”选令正到36卯,36卯第二名归双月者尚未选。37卯接踵即到。而按例名列第一的蔡姓应选单月,第二孙姓应选双月,杜凤治第三,必须重轮,待卯次完时由第一卯轮起,然后蔡可按班序出选,这又得等大约七八年之久。杜凤治“自叹蹇命 ”,已觉“无望矣”。不料,峰回路转。初冬,杜凤治偶遇一吏部朋友,其一见杜即向之道贺,原来第二名孙姓之父(母)突然去世,须照例回籍守制,杜侥幸“拔做第二,双月可望矣”。这基本就算时落停了:选官入仕已无问题,之待双月挚签决定得到何省何县之缺。杜凤治日记种虽称:“予向不敢乐人之祸,万事前定”,“予幸而到班有期,皆命为之,无足忧喜”,但仍安奈不住内心的狂喜,立即函托在曾国藩处为幕友的姻兄徐巽翁,为他在知县上在捐加一个同知衔,有了同知衔,即可“加一级并将本身貤封祖父母予父母共二轴(诰命)
    ,从四品封典”。
     同治四年(1865)二月,36卯第二得官而去。37卯第一的蔡姓六月才到班。时各省县令之缺由外籍留的多,吏部拣发的少,每月三四缺,一二缺不等。待铨个各班均壅塞延期。五月庶常散馆,11人中又9人拟出任州县,俗称“老虎班”,各项单双月的顶选者都须让其先选,多以直到冬月,蔡姓“犹未果也”。杜凤治知自己到班尚早,“悠游听之”。
     同治五年(1866),杜凤治探查得知,除尚月“减缺即用”及大小“银捐”不计较外,确定拣选的共有10缺,可到去年腊月仅选2人,还必须有8缺。当年适逢“大计”查吏之年,按例各省必赶在二月二十日以前抵吏部。经考核属六法参劾被开除的各遗缺即月末开选。当时太平天国刚被镇压,豫东滇黔甘五省余波未靖,封疆大吏无暇兼顾,多要求延期,二十日前到京“大计”的只有5省。直隶出2缺,有10缺了。及至议选,上月“简缺即用”及“银捐”大者占去4缺,仅余6缺,杜凤治到班是还2缺。距三月二十五日挚签前三日,广东“大计”送部复核的公文忽然到了。其中县令被参劾去职的有4缺,为翁源、永安、广宁、遂溪。议者纷纷,有说应递入三月,有说应勒归二月,而当道以为,“大计”遗缺,想来归二月铨选,因而广东选官之缺仍照旧年勒归二月,与三月选官一并办理。后广东又来一海丰“丁艰”缺,查亦系三月廿五日前道,同归二月,由候选让人员挚签得选。如此杜凤治拣发的省份已定,惟不知是5缺中的哪一缺而已。
     三月二十日,杜凤治赴吏部大堂验到,二十五日挚签,得广宁知县缺。二十六日赴午门前阙左门验刊。钦差铨选大臣有兵部尚书董恂、刑部尚书齐承彦、工部尚书单懋以及载崇等8人。又例……
本书店提供《近代中国史料丛刊》、《中国方志丛书》、《民国丛书》全5辑、《东方杂志》、《续修四库全书》、《清代朱卷集成》、《四库全书》系列、民国史料系列、《丛书集成》新编初编续编三编等系列、《中国旧海关稀见文献全编》等大型电子书下载/光盘服务。
QQ:744121998
E-mail:shudian001.com@gmail.com
雷鸣紫瀚电子书店www.shudian001.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本站孔夫子网站书摊:http://tan.kongfz.com/list_11493/

Rank: 9Rank: 9Rank: 9

3#
清代稿抄本 - 江南 - 江南 shudian001.com发表于 2010-4-22 11:17 | 只看该作者
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的编辑、出版与史料价值
孙燕京


诚如戴逸先生所言,“编史要务,首在采集史料,广搜确证,以为依据”。对于国家清史工程来说,文献的发掘、搜集、整理乃至出版既是纂修前代全史的基础,同时也是抢救、保存清代史料、从而进一步保护民族历史文化遗产的命意所在。 

清代稿抄本》(第一辑)是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2006年正式批准立项的重点文献整理项目。全书以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中山大学图书馆馆藏稿本(孤本)、抄本和少量稀见刻本为影印对象,收录清代未刊日记22种、未刊诗文集144种、清末广东咨议局相关档案文献22种,编成大型清代文献汇刊,第一辑包括正度16开本50册、约合5400余万字。 

清代稿抄本》是清史研究中弥足珍贵的原始资料,对清史纂修,特别是深入研究清代政治、军事、经济、社会、文学、学术、对外关系以及岭南区域史具有重要意义。 

一 

第一辑收入的未刊日记包括《还京日记》、《北行日记》、《雪鸿山馆纪年》、《同治元年岁次壬戌日记》、《望凫行馆宦粤日记》、《邓和简公日记》、《瞻岱轩日记》、《惠行日记》、《光绪丙午年日记》、《光绪丙申年日记》、《滇游日记》、《双松馆日记》、《袁太史日记》、《公事日记》、《北上日记》、《民初日记》、《从公笔记》、《赴厦日记》、《庾生日记》、《黄沅日记》、《居游日记》、《蛮爱会案国防日记》等22种,分23册编印。其中,以《望凫行馆宦粤日记》、《邓和简公日记》、《黄沅日记》、《瞻岱轩日记》4种最为珍贵。 

择要介绍如下: 

1.《望凫行馆宦粤日记》,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10~19册。 

该日记为浙江山阴人杜凤治所撰,藏于中山大学图书馆。 

日记始于1866年5月,终至1882年10月,16年未曾间断。稿本共41册,原缺第2册。作者曾在第39册作过“损毁”说明,此乃迁移途中不慎掉入水中所致。 

作者于日记第1册封面手书“订于城南京寓”字样,说明作者日记之始寓居京师。杜凤治开篇说明了记日记动因和寓京缘由,得官前后的生活情况。此后,他辗转广东乡县官场,历任广宁、四会、南海等县知县。日记逐日记录了同光间所在地方的风土民情、官场风气、上下关系、办事规则、基层断案过程,几致“事无巨细”;记载了自己的出入行藏和对朝政世事的联想心得,几致“感慨良多”。所记甚至连四时变化、阴晴圆缺也无一遗漏,这就使他的日记成为研究晚清基层社会以及地方官场的珍贵史料。比如,作者任广宁知县时,曾详尽分析讨论了知县与地方士绅的合作与冲突,认识到地方“学校、征输、听断、缉捕”四要务,必须赢得士绅的合作与支持,否则将无法正常行驶知县权力。杜凤治曾经在征收钱粮时,贸然使用了威胁、强制手段,引起地方士绅的不满,继而引发了士绅的上控和闹考,几致酿成大祸。后来,经过一番较量,县衙、士绅双方达成妥协,最终虽然互有损失,但也分别保住了官职与功名。 

咸同年间是官绅关系发生变化的关键时期。这种变化既开启了晚清中央地方权力争斗的端倪,又造成权力格局的变化,还逐渐形成了地方权力扩张的态势。在这些变化里,广东的情况更有其特别之处。日记中记载了大量的地方事件,过程详尽;同时记载了政届往来情况。这些史料为我们提供了晚清基层政权与基层社会极为珍贵的个案资料,可以增进我们对晚清社会的真切认识,同时推进社会史、政治史、法制史乃至民俗民风研究的深入。 

全书以行书书写,品质不高,但字迹尚属清晰,容易辨认。 

2.《邓和简公日记》,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2册。 

该日记为广东顺德人邓华熙所撰,藏于中山大学图书馆。 

邓华熙,字小赤,又作小石,卒谥“和简”。咸丰元年中举,光绪十二年任云南池常道,次年任云南按察使。此后历任湖北布政使、安徽巡抚、山西巡抚等职。光绪二十九年因病辞官回籍。宣统三年,广州将军凤山被炸死,邓华熙遂与梁鼎芬主持广东咨议局宣布广东独立。 

邓华熙一生著述极为丰富,所遗日记共10卷,现存8卷。卷一至卷四起止时间为咸丰七年至光绪十一年,卷七至卷十起止时间为光绪二十二年至民国五年,大体覆盖晚清咸、同、光三朝、将近60多年的历史。详细记载时人、时事、时政、时文,是晚清政坛亲历的第一手资料。比如,日记中存留了不少京中刑部琐事、外放途中见闻、公务往来情况,成为研究清末官场的第一手资料。同时作为士大夫文人墨客,日记也免不了记些抒发情怀的诗歌散文,甚或还有随手抄录的药方、梦中情事。有趣的是,尽管作者在辛亥之年一定程度上参与革命,但私下日记却仍以“宣统”纪年。只是在《日省录》一文此年项下这样写到,“中华民国元年壬子宣统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p550),下年改成“旧历癸丑年日记 即民国二年二月”p553,再下年写作“甲寅年旧历元旦”后附小字“即新历一月廿六号”,同时,还在此页页眉上写着“即宣统六年正月民国三年”(p556),竟不知是当日的批注还是日后的标识。再往后,宣统纪年差不多都列在民国纪年之前,也不断有完全宣统纪年的信函抄录在册。这些都是过渡时代过渡人物矛盾的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 

该日记行书流畅,字体清新典雅。 

3.《瞻岱轩日记》,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3~8册。 

稿中署名为瞻岱轩,据考证瞻岱轩即为范道生(第3册第460页上有“试用知县范道生”字样),参与乡试科考“对读官”等,其人生平不可考。作者似乎是山西人(起首日记中记“回介休”<第3册第4页>,“检点行李回介展墓”<第3册第4页>,还多处记有流淌在山西南部的漳河、早期出入行藏亦多在山西境内的地理记录,另据行“展墓礼”祭祖来看,至少他是山西籍人氏)。从日记中往来同僚以及衙署判断,此人官阶不算高。 

日记记载的时间为1871—1899年,逐日记载了作者在山西、福建、北京、浙江为官的情况。有些记录语焉不详,但也有感慨世事、记录官场、针砭时政、议论人物的宝贵记录,还有游走南方、从事“贸丝”的生活描摹,至于那些文人遇山水名胜必感慨,必题咏的习气当亦不免。 

全文行文整齐,书写端正有力,是为有个性的行楷。 

4.《黄沅日记》,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21~23册。 

稿本页首署有“乐琴书室沅浦录”字样,所载时间为1902—1918年,共64册,其中缺第52册,底本藏于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黄沅”为项目组提供的考证名,就目前掌握的资料看,作者生平不可考。日记所记往来人物甚多,其中不乏官阶较高者。所记出入行藏、交游活动以及大量交往细节和议论,如禁烟、戒赌、立宪等,是为这一历史时期不可多得的民间感怀时政的士人亲历。另外文中大量出现“逸仙”一名,但不知此“逸仙”与孙中山有何关系。 

日记笔迹为行书,尚工整。 

二 

清代稿抄本》第一辑收录了广东藏清代未刊诗文集144种。集中在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24~48册。 

这一部分清代文献较为集中地展示了岭南学术研究的成果,撰者多为清季南粤名流与地方士绅,还有一些江浙一带名人士绅,以及江西、湖南、辽宁、河南、山西等省地方士绅,他们中既有清代名流邓华熙的《邓和简公书牍存稿》、《邓氏纳楹书屋存稿》、《邓和简公墨宝》,也有《李树煌杂稿》、《李树煌文稿》、《李树煌文论》、《希古堂稿》、《希古堂诗存》等不为人知的地方士绅的书稿,也有目前仅存于世的《西湖近稿》等手稿本,可基本反映清末岭南以及一定的全国学术水准。辑录的诗集多咏岭南风情、人物、政情、社情,也包括部分名流唱和之作。近年来,随着新文化史研究的深入,史料的概念和外沿已经获得了很大地延展,而陈寅恪先生倡导的“以诗证史”,也历来是学界追求的研究方法之一,在这一意义上说,这些未刊诗集的面世必定为“以诗证史”拓宽了新的资料渠道,是清史研究不可多得的新史料。 

清末广东咨议局的相关文献收录了22种,集中汇编在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稿抄本》第一辑第49~50册。 

这一部分史料包括《广东咨议局第一次会议报告书》、《广东咨议局第一期会议速记录》、《广东咨议局第一次临时会议报告书》、《广东咨议局第二次常年会议报告书》、《广东咨议局协会决议办理事项》、《广东咨议局议案》、《咨议局章程及选举章程解释汇抄》、《广东宪政筹备处报告书》、《广东地方自治筹办处第二次报告书》、《广东清理财政局呈送汇编广东崖州属各县宣统二年夏季分四柱总册》、《广东全省禁烟总局筹办推广牌照捐章程附办事细则》、《广东调查陆军财政说明书初编》、《广东调查局公牍录要初编》、《编查录》、《广东提学使司留学生公牍(光绪三十四年—宣统元年)》、《全粤社会实录初编》等。 

这些文献多为存世的油印本、石印本,发行数量很小而史料价值较高,是研究晚清地方政局变幻、地方财政收支、民间社团组织、宪政准备、地方自治的重要参考资料。如宣统二年(1910)广东民间社会调查团体所编辑的《全粤社会实录初编》,调查了广东的慈善团体、医院、戒烟会、赈灾机构、风俗改良组织、村社自治研究会、阅报社等等民间社团组织的规章制度,详细开列了各省同类机构的名称、主管名录以及倡仪组建两广慈善总会的士绅名单。这些都是地方社团研究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原稿破损严重,亟待抢救整理。此次它被纳入清代文献汇编,一举解决了保存与使用的矛盾。 

上述资料皆是从中山图书馆各类特藏文献和中山大学图书馆馆藏善本书精选出来的。 

三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是我国大型综合性公共图书馆之一。它创建于1912年,前身为明代羊城胜迹“南园”,至清代,成为广雅书局藏书楼。该馆以历史悠久、典藏丰富而闻名海内外。中山图书馆历来重视文献史籍的收集整理工作,目前,该馆藏有各类特藏文献66万余册(件),包括珍本、善本2万余册;普通古籍20万余册;金石拓片3万余册(件);另藏有丛书16万余册。中山大学图书馆其历史可追溯到1906年创立的两广高级师范学校藏书楼。正式创办于1924年,初名为广东大学图书馆,由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广东政法专门学校、广东农业专门学校和广东公医学校的藏书合并而成。1926年,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图书馆。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中大图书馆部分藏书调配至其他高校,而自身则形成了以原中山大学文理学科藏书为基础,收入岭南大学图书馆藏书和中南地区其他高等学校图书馆的部分藏书,形成多学科的综合藏书体系。目前,中山大学图书馆馆藏古籍图书近40万册,其中善本2000多种、30000余册,碑帖近30000件。还藏有朝鲜刊本古籍176种968册、日本刊本古籍85种831册,中国历代石刻拓片35000多件。 

上述两馆典藏基本反映了广东藏清代稿本、抄本及珍稀刻本的保存现状。《清代稿抄本》就是在这一典藏基础上编辑整理的,纳入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汇编,成为重点出版项目之一。该文献汇编由长江学者、中国近代史研究专家、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桑兵担任主编,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馆长李昭淳研究员、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程焕文教授担任副主编,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中山大学图书馆合作编辑,广东省出版集团、广东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广东大沿海出版工贸有限公司发行。 

已出版的《清代稿抄本》第一辑只是古籍整理规划之一部分。全书计划编印正度16开本共250册,分辑出版,计划整理古籍约150万页,总字数超过3亿(这只是目前估算的数目,除外还有民国史资料,其规模相当可观)。清代稿抄本不仅是广东省最大的清代文献整理、出版项目,同时也是国家清史工程最大的文献整理影印项目之一。我们相信,通过本项目的实施,将使一大批珍稀文献变得容易获得和方便使用。 

目前,国家清史工程正扎实稳步地向前推进,作为主体工程的资料基础——清代文献、清代档案的整理工作也在紧张有序地进行。我们相信,随着《清代稿抄本》等一大批珍贵文献的整理出版,必将为清史研究的深入提供有力的支持。 
  评论这张
 
阅读(5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