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传统浙西:肥料社会  

2011-04-18 12:52:41|  分类: 江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统浙西:肥料社会

 

冯贤亮

 

 

 摘自冯贤亮著《近世浙西的环境、水利与社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

 

 

 

同治十三年(1874)十二月,在河宽约十二三米的上海龙华港,曾根俊虎坐在船上,看着农夫的粪船络绎如织地往来。[1] 这是很有趣的景象。不久之后,他到了“人间天堂”杭州,从城的正南门进去,自第一桥至第三桥的河道中,曾根俊虎所见的大多仍是粪船。[2] 这不仅让人感觉新奇,也使空气变得奇怪。在外国人的观念中,对中国农民利用这种恶臭的粪肥浇灌作物的方式,是极不赞同的。[3]

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中国的一位驻法使馆参赞,正向西方人描绘中国南方乡村的景观与生活模式。为了论述的方便,这里不赘移录:

当我们在中国南部的一个港口上岸时,为了继续行程,我们将要利用我国南方省份最常用的交通工具。那就跟我一起坐上等待我们的轿子吧。我们开始行进。不一会儿市郊就出现了。再走几步,田野展现在我们面前。四角向天空翘起的、斜屋顶的农舍出现在你们眼中:它们用木头建成,四周建有围墙。你们也会看到农民:那里有一个农民在稻田中使用两头水牛拉的犁,人们不吃水牛肉,因为它们对农民的用处太大了,只有在祭天和祭孔时才宰杀它们作为供品。远处,一个农夫弯腰在绿色的田野上忙着什么。他正在移种稻苗,我们可以走过去看一看。为确保收成,我们会在田地的一角密密地种下稻苗,当它们长到足够高时,再移种到整块地中。一场暴风雨要来了吗?这一角土地将为我们提供足够的稻苗以填补暴雨和冰雹所造成的损失。在小麦、稻谷以及各种蔬菜上面,种植着许多果树。那边,是一大片棉花地;另一边,桑树成林,这是专门为了养蚕种的,而蚕会吐出到处都很珍贵的丝。[4]

这是对农民生活与农业景观比较优游的构画,让外国人体味到中国人日常生活的幸福感。然而,在实际生活中,这种美好的感受大多是不存在的。江南民众生活的艰辛,与上述带有理想性的描述,有着鲜明的对比。[5]

当然,对农业的重视,是江南这个经济发达地区所共有的。众所周知,浙西等地栽桑养蚕、纺纱织布是在粮食种植之外,民众极重要的衣食来源。除了以松江地区为代表的棉纺业外,当属湖州府为中心的产丝业。所谓湖丝为天下之最[6],当地尺寸之堤必种桑树[7],甚至有为了种桑而惜地而不愿为亲人土葬的情形[8],一样不胜枚举。在这里,人们到处可以看到桑园,外来游客还可以看到当地人清洗、纺线和织绩的整个过程。[9] 这是产丝地区的情况,对水质也有一定的要求。如南浔与乌镇之间的小镇辑里,著名的湖丝生产中心,居民达数百家,水质优异,所产优质蚕丝称“白丝”,又称“辑里丝”,享誉世界。[10]

所有这些的前提,就是要保持桑棉稻作的优质高产。因而无论山地还是水田,肥料的使用和合理配置,是极为重要的基础性工作。水乡地区是一般所言的“水稻地带”,土壤多系淋余土及其他淋溶土,加上常年的高雨量,极度淋溶之后使土壤有机物质大量流失。而在山地,土壤不但淋溶过甚,而且表层沃土常被剥蚀殆尽。这些都使土壤肥力大大降低,需要增加大量有机物质及矿质植物养料,从而维持生产能力。[11] 山区的生态环境条件存在着较多的不稳定性,更需要人们颇为细心的维护。如在德清县,生态条件本来就差,西北部多山,山多砂石,近山田地瘠薄,缺水灌溉,每年需要罱泥培植;而东南部多水,近水田地皆粘埴,经常要追加豆饼等肥料,否则都不可能指望有好的收成。[12]

对肥料的运用,是乡村普遍的生产惯行。在外国人的记忆中,中国人对于农业重视的一大方面就是十分注意保持土壤的肥力。英国人布莱克目及之处,“没有看到闲置的田地,却处处见到大片的粮田、油菜或蔬菜地,在产丝地区还间隔穿插着截去树梢的桑树。……城市、小镇或村子里任何形式的肥料都不浪费,立即被送往田地。中国各地的河流也没有受到城市排水道所排出的大量废弃物的污染。”[13] 利德尔在苏州地区的农村,看到了许多美丽的田野风景,人们在田间的辛勤耕作也令他印象深刻:“有的锄地除草,有的抬着一桶桶液状物,往土里施。气味随风飘来。在中国什么都不浪费。”出于外国人对于这类肥料的排斥心理,他们甚至要求当心自己吃的蔬菜,特别是沙拉和生蔬。[14] 类似的感受还有阿绮波德的记述。她曾讲道有一次坐船来到上海郊外的闵行,经过雄伟的内河船运税务局和救生站,看到一个有着“特殊气味”的小村,让人觉得“这个村的全部事业就是为附近提供肥料。”[15]

灌溉水源优良,有机质肥料充足,可以使土壤持续大量的生产。但施肥过重而无灌溉,也会有恶果。比如加肥于旱地,使土水所含之可溶性物质过于浓厚,植物不能吸收,而死于“生理旱灾”。此种现象农民谓之“烧死”。[16] 所以粪田方法也有讲究,人粪虽然力壮,但田地骤用生粪或布粪过多,会烧杀作物。[17] 清末人已很注意,如果粪田不足,在人事本来已绌的情况下,将使地力日竭、收成日减。[18]

如何有效地增加土地肥力,自然是人们农田劳动过程中最重要的活动了。桑田耗费地力极大,最需施肥,每年立春前,桑树都要壅肥,包括河泥、草渣等,培上一尺多厚,再浇水。此后,不论人畜粪便,积在窖内作烂后用水和匀,根据桑树的生长期施以不同量的肥料,使桑树得到很好的成长。[19] 南方田地用粪肥后,一般种地十亩胜于北方五十亩,如是上等田地,则可抵北方百亩,其效力于此可以概见。[20] 光绪年间,嘉兴地方政府还在引录明末沈氏《农书》中的说法,强调种田耕地过程中肥壅的至关重要性,而且要明确“人粪力旺,牛粪力长”的不同功效,对二者绝不可偏废。[21] 无论农民还是官府,都认为种田的基本就是要“粪多力勤”,对桑园的经营也是如此。[22] 当然,田间施粪还有清淡与浓厚之分,并非所有浓厚的粪肥都能有效地发挥地力,当视不同地区而异。其中的不少工作主要在最初的农田“垫底”工作,也就是一般而言的施基肥。[23]

人粪肥料的供给,主要还得依赖城市。在城市中,它是废弃物,可以源源不断地提供,对农村的这种需求自然是有求必应。马克戈万甚至认为:“没有粪便作肥料,就没有中国农民的粮食大丰收,也就不会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由于政府一般对粪便的排泄不作具体的管理,长期以来城市中就有专门收购人粪的农民及其临时组织,他们不但沿街收取,而且还在部分地段挖坑蓄粪。在城里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挑粪的人公然担着粪桶行动,这种桶又往往是无盖的。[24] 在杭州城内,一般都无坑厕,人们多用马桶,每日自有“出粪人”瀽去,称作“倾脚头”。每个地段都有固定的这类收粪人,互相之间不会侵夺;即使发生争执,往往就会“经府大讼,胜而后已”。据说这种风气自宋代以来就是如此,从事倒粪的,美称“金汁行”。[25] 这类景象,在江南的城镇中随处可见。尽管如此,农民在城镇中挑粪,“粪行业”并不会在环卫方面提供多少促进作用。到清末民初,这些卫生意识似乎得到了政府的普遍关注,相关活动得以推进。就像陈邦贤说的,粪便问题与下水道的处理,饮食物品及饮食店铺的管理,理发铺、澡堂、公共游泳场的管理,臭味及烟尘的取缔,蚊蝇蚤虱的灭除,公共娱乐场所的管理,公墓的设置及管理等,各省市都在那里积极进行。[26] 城镇环境卫生由警察所卫生警统一管理。比如在西塘镇,只有3个私营粪行,附设有若干粪窖、粪船,雇有少数人员专事倒马桶。[27]

湖州涟川的沈氏与桐乡的张履祥,都曾强调过一些出名的肥料源地,较受时人重视:[28]

 

要觅壅,则平望一路是其出产。磨路、猪灰,最宜田壅。在四月、十月农忙之时,粪多价贱,当并工多买。其人粪,必往杭州,切不可在坝上买满载,当在五道前买半载,次早押到门外,过坝也有五六成粪,且新粪更肥。至于谢桑,于小满边,蚕事忙迫之日,只在近镇买坐坑粪,上午去买,下午即浇更好

 

平望镇是当时著名的肥料产地;杭州因是大城市,人粪尿多而好,但由桐乡去杭州要经过几道大河坝,船不可满载,否则过坝时颠簸而造成损失;小满前后是养蚕的紧张时节,只附近村镇购买市民的“坐坑粪”,来回时间不会花费很,当天就能灌溉到桑田。

清人的一个小说中,还讲到湖州府乌程县义乡村农民穆太公,敏锐地注意到其间的巨大商机,而靠掘粪坑以致富贵的故事。其中,就以主人公穆太公的思路,讲出了传统乡村生活中的一个重要事实:山村中那些种山田的,全靠人粪去裁培,又因离城寫远,没有水路通得粪船,只好在远近乡村田埂路上拾些残粪,这粪在农民眼中倒比金子还值钱。[29] 水乡地区的情形,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在浙西,人粪的大量运输,只有用船。就湖州东部紧靠嘉兴府桐乡县的涟川地区而言,那里一年四季用船运输肥料与生活用品,是有习惯性的安排的。正月里要到苏州、杭州买粪,到吴江县北面的甪直镇籴豆泥,还要到苏州买糟烧酒;四月份,到吴江县中部的平望镇买牛粪磨路,到湖州南浔镇买茧黄(即茧衣);五月份,到湖州的长兴县、嘉兴府海盐县南部的澉浦籴大麦;七月份,要到嘉兴府的桐乡、崇德地区买羊草;九月份到平望买牛粪;十月份,除了仍去平望买牛粪外,还要到桐乡、海宁买枯叶,到山里买柴草,并在附近村镇租粪窖买粪;十二月份,去嘉兴买腊猪油。[30] 嘉兴北面的农民,家家有小船一只至数只,日出载农具、肥料等去田间工作。[31] 这种利用城镇的粪便作为农村桑树培植的肥料,与利用城镇的酒糟作养猪的饲料一样,都是将城镇的废物进行再利用;而反过来,农桑生产的发展又促进了城乡经济和生活水平的提高。[32]

田地施肥除了人粪外,还有禽畜的粪便、草木灰、豆饼渣等。养湖羊本是太湖地区一些州县的重要农家副业,冬季以枯叶作饲料,从而蚕桑区的大量枯桑叶得到充分而合理的利用。例如,养山羊4只,31雌,每年吃枯草枯叶4000斤,垫草1000斤,约成本银2两。这样合计一年可产小羊十余只,可抵上述成本而且有余;另外每年还净得肥料80多担。[33] 养羊积肥之利,于此可见。再据清人姜皋的《浦泖农咨》及相关地方志的记载,冬季江南农村经常出现的这种经营方式,是合乎科学的物质循环利用,能使土壤肥力经久不衰,保证农业的持续高产。[34] 桐乡地方还适宜种梅豆,附近的归安、嘉兴、秀水、吴江等地都因土性不合而无法施种。种豆不但有经济效益,而且豆叶、豆萁、碎屑、泥渣等,都是入田的好肥料,所谓“以梅豆壅田,力最长而不损苗,每亩三斗,出米必倍”。[35] 在临安山村,根据民国年间的调查,最重要的农地施肥是人畜的肥便;其次是绿肥,以紫云英为大宗;最后还有草木灰、池塘中的淤泥。[36]

有学者认为,所有的资料都可表明,18世纪以后,长江三角洲的农民已广泛地使用豆饼肥料。[37] 如果是这样的话,农民的田间劳作要健康得多,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清人曾指出,清明之后要翻地三四趟,使土松而细,“先加粪”,然后下种。[38] 清代后期苏州地方已用蔴豆饼作为粪壅,但农家依然“大率用人畜粪为多”。[39] 乾隆年间褚华总结的棉田经营经验中,曾强调说:“凡棉田于种前下壅,或粪,或灰,或豆饼,或生泥,多寡量田肥瘠。”[40] 粪肥是最重要的肥料,其次就是河泥。在吴江县,每当春初,“农人皆罱湖瀼之泥以壅之。田高者则先去旧土,而壅以新泥。”至于豆饼或麻饼,大多在夏末需要时去购买。[41] 罱泥惯习,在江南乡村有着悠远的历史。钱载《罱泥诗》云:“吴田要培壅,赖此粪可成。杨园《补农书》,先事宜清明。”嘉庆、道光年间的苏州人袁景澜《罱泥》诗则说:“田禾须培壅,河土可代粪。”[42] 表明河泥可以大大弥补粪肥之缺。

肥料并不是四季常常充足,需要大量的河泥来补充消耗了的地力,因此农民们经常要到河、湖、圹、浜中去捞泥,工作较为辛苦。杭州的水系十分发达,有五个城门的名称跟水有关:清波门、候潮门、望江门、钱塘门、涌金门。运河为灌溉提供了水源,但这儿的运河没有被用作排污的下水道,因为农民们太珍惜肥料的价值,经常疏通河道,用河泥来肥沃农田。[43] 曾根俊虎就亲眼看到,常熟虞山附近河道中众多的捻河泥的小船,人们都是将河泥用作耕地的肥料。他指出,在江南地区,“凡是通河之处,都是如此。”[44] 再如,秀水县的北部农村,经常在八、九月份罱河泥给田中的菜施肥,既节省了肥料,也使“农人不劳而菜茂”。[45] 大概而言,一年中有九个月要从事这方面的劳动,这是嘉兴、湖州等地较为典型的农事之一。在滨海地区的小河浜中,低潮时期几乎都没有水,会露出一层粘滑恶臭的污泥。[46] 正是这样的河底污泥,却是乡村农民经常用以肥田的重要来源。

按照茅盾的说法,水田增肥的重要原料还有水草,一般都与泥浆混合使用。他说:江南一带的水田,每年春季“插秧”时施一次肥,七八月稻高及人腰时再施一次肥。在有些地方,第二次施肥时注重用豆饼,不过这种肥料会因出产地的关系而时常短缺,有时价格很高,农民买不起,豆饼行因而破产。贫穷的农民只好单用一次肥,就是第一次的,名为“头壅”;而且这“头壅”最好的材料,是河里的水草,乡村中也叫“蕰草”;在冬季时从河中打起蕰草,与泥浆装到预先开好的田塘中,再加上农民经常到市镇上去收集得来的垃圾、稻草灰和残余腐烂食物的混合品,层层相间。[47] 这当然是农田极好的肥料。

不过在所有的肥料种类中,人们最重视的,还是人粪肥:“大凡一切花木,都是要用人粪做肥料。[48] 所以,豆饼施肥在田地经营中不是最重要的方式,倒是人畜粪便与河泥壅田为乡村的惯常景象。这也是笔者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江南乡村依然能见到的场景。

正像陈季同向外国人夸耀的,在通向农舍的小路上,可以见到肩挑两个大木桶的男子,桶中盛满肥料,这是一种加入了十五分之一水的自然肥,中国人都知道如何利用这种肥料。欧洲人看不上的人粪并没有去污染河流和海洋,却被中国农民用来肥田。田野上纵横的许多水渠及其分支,为农作物带来了充沛的用水。他特别强调:利用肥料以及我们在所有时代都通过政府来宣传、普及和利用河渠,这两点是我们国家独有的。[49]



@@@@@@@####$$$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