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关于“清官”  

2011-03-01 13:31:47|  分类: 风上捕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清官”的几种“异说”

 

任乃宏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郑苏仙》:“有一官公服昂然入。自称所至但饮一杯水,今无愧鬼神。王哂曰:‘设官以治民,下至驿丞闸官,皆有利弊之当理。但不要钱即为好官,植木偶于堂,并水不饮,不更胜公乎?’官又辩曰:‘某虽无功,亦无罪。’ 王曰:‘公一生处处求自全,某狱某狱避嫌疑而不言,非负民乎?某事某事畏烦重而不举,非负国乎?三载考绩之谓何,无功即有罪矣。’官大踧踖(cuji),锋棱顿减。王徐顾笑曰:‘怪公盛气耳。平心而论,要是三四等好官,来生尚不失冠带。’促命即送转轮王。

这段话翻译过来就是:“有位官员,身穿官服,昂首挺胸进到阎罗大殿,自称为官所到之处,只不过喝老百姓一杯白开水,于心无愧,也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鬼神。阎罗王笑咪咪地说:‘国家设官的目的,是为了帮助黎民百姓办好事情,即使小到为邮差更换车马的驿站长或管理水闸启闭的小官儿,都需要区分利弊,知道什么该办什么不该办。如果单单不受贿就算好官,摆个木偶在堂上,连白开水都不用喝,岂不比老兄更好?’这位官员又辩解说:‘我虽然没有功劳,但也没有罪过。’ 阎罗王说:‘老兄一生处处只求自身安全,为了避嫌,在处理某些案件时竟然不发一言,难道不是对不起老百姓?因为怕麻烦、畏劳苦,一些该兴办的事业竟然不办,难道不是有负于国家?’国家对官员实行三年考绩的制度,不就是因为无功便是有罪吗?’官员听到这里,开始变得局促不安,刚进来时的那种锋芒和气势一下子不见了。这时,阎罗王反而慢吞吞地笑着对那位官员说:‘之所以有刚才的那一番说辞,是因为老兄刚进来时的气势太盛,让本王感觉不舒服。平心而论,只要是三四等的好官,来生还不至于丢掉乌纱帽。’于是立即命令狱官将这位官员送交转轮王,让他尽快投胎转世。”

看来,纪晓岚对待“清官”还算客气。

刘鹗对待“清官”就没那么客气了。

在《老残游记》中,刘鹗着力刻画了两种类型的“清官”。

一是“酷吏”。如玉贤、刚弼,“官越大,害愈甚;守一府则一府伤,抚一省则一省残,宰天下则天下死。”玉贤自恃清廉、急于升官,在曹州府“杀民如杀贼”,“未到一年,站笼站死两千多人”,“所办的人,大约十分中九分半是良民”。刚弼在审理齐东村十三条人命案过程中,则既主观武断,又滥施淫威,一个复杂的案子三下两下就要结案,致使良民受冤,真正的凶手反倒逍遥法外。

二是“庸官”。如庄宫保,外表礼贤下士,实则昏聩颟顸。黄河水患关系百万百姓安危,他却心中无数,听信只信书不唯实、置百姓生命财产于不顾的史钧甫的歪主张,废民埝、保大堤,结果十几万百姓遭了殃。

《老残游记》第十六回末尾批评道:“赃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盖赃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为非;清官则自以为我不要钱,何所不可,刚愎自用,小则杀人,大则误国。……作者苦心,愿天下清官勿以不要钱便可任性妄为也。历来小说皆揭赃官之恶,有揭清官之恶者,自《老残游记》始。

近读陈平原《从文人之文到学者之文》,在谈李贽的为文时,对清官之说又有新发现,不妨抄在下面:

李贽《焚书·卷五·党籍碑》中有这么一段议论:

卓吾曰:公但知小人之能误国,不知君子之尤能误国也。小人误国犹可解救,若君子而误国,则未之何矣。何也?彼盖自以为君子而本心无愧也。故其胆益壮而志益决,孰能止之。……故余每云贪官之害小,而清官之害大;贪官之害但及于百姓,清官之害并及于儿孙。余每每细查之,百不失一也。

此外,陈文同时还提到清初李渔在《无声戏·第二回》就强调过清官无人敢谏,倘刚愎自用,执法时弊病更大。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