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高王凌:何炳棣先生信函之二  

2010-08-08 10:36:21|  分类: 资料速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炳棣先生(当年)来信之二 - 高王凌 - 高王凌的博客

     

    这封信是紧接着上一封的。接到何先生的这一封来信后,我就去北京饭店见了他。随即安排他在人民大学演讲之事。

528,何炳棣来人大演讲。地点:铁狮子胡同一号,清史研究所资料室(原大清海军衙门、段祺瑞执政府)。

主题,记忆里还是清代人口及耕地问题。

记得我提了一个问题,就是历史学家是不是应该关注当代?何先生回答干脆之极:当然!要不然他就成不了大的历史学家!

背景是,经过文化革命,“借古讽今”等等,大多数老师都“谈虎色变”,不同意把历史与当下联系起来,这也情有可原。但它却不是正确的治史之道(现在看来,问题不在于联不联系今天,而在于拿什么跟什么连接;在于章学诚所说能不能“平心”去作)。

先生研究的一个核心,就是所谓“亩”是什么?“人丁”(人口)到底是何涵义?他借助的就是英国史的训练——何谓“亩”,英国历史上有一套说辞的。我遂问,这些话您不是都说过了?何先生:那值得一说再说(大意)!

费正清Fairbanks曾在何炳棣《中国人口研究》一书序言中说,中国史料不能作为可靠的依据,何炳棣士将成为声明这一点的最后一人。其后我通过自己的研究(参见“清代初期的人口数量和人口控制”,《政府作用和角色问题的历史考察》页77111),体认到这些统计并无使用的价值,尤其是中国耕地数值,它无法订正,也不具备可比的价值。可惜的是,学术界不信这套的还大有人在,问题确不是一下就可以解决的。

回想起来,接送何先生,都是坐公交车,而且也没人给让座儿。以何先生的魁梧身材、洪亮嗓音,恐怕也不会有人让座吧。记得“传世之作”一语,就是公共汽车上他对我说的。

先生的《中国人口研究》已成为“传世之作”,时隔好多年了,我们有没有了自己的“传世之作”呢?


简介http://baike.soso.com/v605644.htm?pid=baike.box):何炳棣,浙江金华人,1917年生于天津,1934年就读北京清华大学历史系,1938年大学毕业,任教于西南联合大学历史系。1944年考取第六届庚款留美公费,45年赴美,入哥伦比亚大学,专攻英国史及及西欧史。1948年任教于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1963年转往美国芝加哥大学,1965年更荣任汤普逊历史讲座教授,1987年退休。嗣往加州大学鄂宛(Irvine)分校,任历史社科杰出访问教授,1990年第二次退休。何炳棣1966年获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1979年获选为美国艺文及科学院院士。更于1975—76年被会员公推为美国亚洲研究学会会长,乃该学会的首位亚裔会长,也是迄今唯一的华人会长。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