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從國家到地方:清代江南的府縣秩序與行政控制  

2010-06-28 11:39:27|  分类: 江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從國家到地方清代江南的府縣秩序與行政控制*

馮賢亮

《学术月刊》2010年第五期

 

 

[    ]  清代中国的地方行政,制度描述与实践操作固然存在着较大的差异,但限于史料,一直很难予以全面廓清。现存不少的牧令书及从政心得体会,不可能在行政实践方面提供太多的史事例证。在太平天国战争后,清代地方行政的变动较大,一般研究中甚至出现了国家权力下移与“地方自治”的概念逻辑。其实这并不符合历史实际。本文深入分析的湖州地区,受战乱的影响至为深重。政府面临着重整地方行政、恢复经济和稳固社会秩序的重任。从严州府调署湖州的代理知府宗源瀚,在任上只工作了一年。这短短一年中,湖州地方府县关系出现了不少冲突,知府宗源瀚与长兴知县赵定邦之间的矛盾是其主要体现。知府在地方行政中有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但真正面临州县级的棘手问题时,仍需借助更高一级国家权力机构的力量,方能得以解决。从国家到地方的垂直控制系统的牢固性,没有因为战乱的破坏而有所撼动。而府与县之间的矛盾冲突,正隐含了地方政府的行政实践及其与国家相关制度描述的差距,也为了解清代地方政治生态与行政实践等内容,提供了极好的例证。

[关 键 词] 湖州,宗源瀚,太平天国,治安,地方行政

 

 

 

 

一、行政地理与府县秩序

 

江南的核心在太湖流域平原,地位之重要,自不待言。浙西平原北境的嘉兴、湖州二府及杭州府的东北部诸县,与苏州、松江、常州、太仓、镇江四府一州,同属这个流域。所谓地势平坦,川流交贯,绝无天然界划可言。明代开始的政区调整,使地方行政臻于成熟,于行政区划方面表现显著。[①] 浙西相对苏南而言,到清代在这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大变动,也表明地方开发与行政规划已达极致。[②] 太湖周边囊括的府级行政区,清代主要有浙江的湖州、嘉兴与江苏的苏州、松江、常州及太仓。这当中,湖州与常州并非真正的平原泽国,其内部分布了不少低丘,使行政方面带有一定的特殊性。

从环境背景与区域社会经济的影响来说,可以对府、州、县作出层级式的区分。这种区分,固然要照顾到直隶与非直隶地区的差别[③],但仍要重视环境型塑与地方传统的因素,最终必须依据政治经济的条件。职官“缺分”等级的说明,则是这方面的一个反映。府级层面的苏州占据了“最要”、“冲”、“繁”、“疲”、“难”五条,松江占了“要”、“繁”、“疲”、“难”四条,常州占了“冲”、“繁”、“疲”、“难”四条,以及从苏州析出的太仓直隶州占了“繁”、“疲”、“难”条,都属传统的“南直隶”地区;而浙江的嘉兴与湖州就是一般省份的府级政区,前者占了“冲”、“繁”、“疲”、“难”四条,后者与太仓州一样,只有“繁”、“疲”、“难”三条。[④] 比较而言,苏、松、常的地位要优于嘉、湖地区。[⑤]

在府以下,一般的州县差别多样,地位或者说等第高下不一。政区上的这种分等与职官“缺分”仍然是有密切关系的。

……………………

 

 

 

二、湖州府

 

按照清代制度的规定,知府本来是正四品,乾隆十八年后改为从四品[?],但待遇与正四品相同,每年俸银也是105两。[?] 这个标准应该是统一的。不过,太湖周边五府一州的政府年度养廉银数目,却很能显示各府州地位的高下等差以及传统直隶与非直隶地带的不同。其中,苏州府的最高(3000两)、松江府其次(2500两)、太仓州与嘉兴府并列第三(均为2000两)、湖州府屈居第四等(1600两)、常州府最少(1500两)。[?]

……………

 

三、行政实践与社会控制

 

在湖州府下属的七个县中,地方治安与行政工作最烦难的,大概要数长兴县。清代州县一般只设一个佐贰官,长兴却同时设了县丞与主薄。这样的县浙江总共有9个(钱塘、仁和、嘉兴、秀水、嘉善、平湖、乌程、归安与长兴)、江苏有8个(吴县、长洲、元和、吴江、宝山、娄县、上海和青浦)[38],都在太湖周边地区。在湖州的三个县中,长兴县的行政配置居然与附郭县乌程和归安相一致,说明了其地理位置与社会控制的重要性。

长兴在地理上介于太湖与低丘山地之间,处在湖州府北境与常州府南缘交界地带;全县共分十二区,上六区属山乡,下六区属于濒湖区。明代后期的归有光早就指出:“长兴地介湖山,盗贼公行,民间鸡犬不宁。自广德、宜兴往来客商,常被劫掠。告讦之风,浙省号为第一。至株连追逮或至数人,戏涉司府,旷历年岁。民间骚扰,不能安坐。”[39] 此段论议,被完整地抄入县志中[40],以为地方工作的警示。

…………

 

知府与知县之间的矛盾,本属地方行政工作中的斗争,却都挟带了私怨与公愤。可是,知府似乎并无直接压倒知县的能力,而是需要绕道省一级高官那里,再向知县施压或采取措施。经过宗源瀚的揭发,省里会查,赵定邦最终败下阵来。宗氏的最后报告说:“窃长兴县交代,奉饬调省督算拖最久,不结不揭,屡经卑府檄催,现又奉详,请将赵令摘顶,勒限赴省,业经卑府飞饬,驰赴省垣会算。乃据该令来禀,仍以患病为词,称已邀友派书,晋省报到,实属玩视。拟请转饬交代局,查明如所派友书并不能作主算结,即请将赵令撤任,押赴省垣督算,其应接李前任交代,如何轇轕,并饬仁、钱二县秉公监算,如各有狡展,即将前后任一并参办,以杜藉口而肃交案。”[59] 经济上的问题应该是比较容易被攻破的。对长兴县问题的清查,由仁和、钱塘两县令监督展开。在这个最后时刻,赵定邦仍然称病不出,宗源瀚要求将其革职后再作深查。至此,宗源瀚与赵定邦的政治斗争,大概可以有一个了结了。然而,直到宗源瀚离开湖州后一年,即同治十二年,赵定邦才去职[60],说明这个知县确实非同一般。

 

 

 ………#¥%……&*((!·#¥

 

。。。。。。。。。。。。。。。。。。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