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试论陆世仪农田水利之学的理论与实践  

2010-12-23 01:04:18|  分类: 江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论陆世仪农田水利之学的理论与实践

——以江南太仓为例

 

太仓博物馆  朱巍

 

《农业考古》201004

 

 

陆世仪(1611—1672年),字道威,号刚斋,桴亭,别署“眉史氏”,江苏太仓人。明末清初著名的理学家。他

一生为学不立门户,志存经世,著有《思辨录》、《论学酬答》、《性善图说》、《复社纪略》、《春秋考》、《诗鉴》、《书鉴》等40余种、100余卷。他精研程朱理学,强调“居敬穷理”、“格物知之”、“尽人伦合天理”、“求实用合圣意”的治学路径。其理学以经世为特色力倡实学,不尚虚谈。关于陆世仪对程朱理学所作的修正、补充和发展,实学化的“朱学”思想特点及其在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等已有学者作过较为系统的研究和阐述(1)。本文试由陆世仪生长并长期活动的空间江南太仓人手,从总结改进农耕技术、探讨实践治水之法等方面,分析其实学中的“农田水利之学”的理论、实践与影响。

 

 

陆世仪对农耕技术的总结改进包括种植方法、耕作技巧、工具改革及天地人和的农学思想等内容。这些主张的提出不是他坐而论道而得,而是他亲身参加家乡太仓的农业生产实践、总结传统、引入先进的结果。

清初,随着南明政权覆亡,陆世仪因“教授不行,养生之道几废”,“躬耕自给”的想法悠然而生。他自己讲:“予素孱弱,又城居,不习田事,不能亲执耒耜。但此中之理,不可不略一究心”。(2)基于此,他决定“涉猎其事。以验农田水利之学也”,亲自“出工本买牛具”,到太仓附近的二十三都和佃户一起耕种自己的“薄田二十亩”,并在躬耕中开始总结耕作技术经验。

陆世仪重要著作《思辨录辑要》卷十一“修齐类”,集中记录了当地农民的传统经验,结合历史文献的记载,总结阐述了作者对于农业生产技术的见解。他对江南主要农作物水稻的选种、莳秧、播种、秧苗管理等诸方面都有所论述。关于选种强调了良种的重要性。他指出“种子善,虽瘠土未尝不生。种子不善,虽极肥之土,未有种草而得豆,种稗而得谷者”。(3)莳秧则记载了他在家乡亲自观察所得:“吾闻娄东乡(4)有富人善种田。莳秧之日,酒饭极丰,其莳法每人俱以绳约,使不过五寸。故其田秧稞密而分行整,收获亦倍”。(5)

关于水稻的播种问题,这是陆世仪改进农耕技术论述中的最重要内容,他倾心主张以直播来取代移栽,提出撮谷区田直播法:“予闻东乡有撮谷法,种必倍收,而人每不肯种,又不能多种。予问其详。云:撮谷有二难:一则耘铴难;二则易酣,不能耐风潮也。盖撮谷之法,先耕地,车水浸田,然后下种,以三指撮谷种下之,约五六寸一撮,如莳秧状,撮毕以足徐退,复撮如初。足从水中行,水微荡漾则谷种不定,多四散不能成稞簇,故不便耘铴;又根出浮面,人土不深,稞长大,上实下虚,故易酣,且不耐风雨也。以此知区田之法之善.隔区分种。则下种有地。不必足立水中;以手按实,则无荡漾之患,苗出看稀稠存留,则无耘铴之艰,渐耨陇草以壅其根,则根深蒂固,无酣侧之虞而耐风与旱。以此征之,区田之倍收必矣。人何不略仿此意而小试之?撮谷区田之倍收有故。盖秧不移种,元气未泄也。……秧苗人土,深则难出;秧根人土,不深则难久。故农人于播种之始,则撒秧于一处,以浮灰轻盖之,既长则另分而插莳,所以顺其浅深之性也,是亦可谓得其术矣。然孰若区田之法,不用移植,而尽浅深之宜,为尤得其术哉。”(6)这是陆世仪在总结当地农民的实践经验和历史文献记载基础之上所提出的一种水稻直播法,它保留了撮谷法的直播优点,避免了移栽法在拔插过程对于苗根的伤害,吸收了移栽分行的好处,便于播种后耕地中除草和田间管理,保证通风透光,同时又借用了古代区田法(即划区种植。集中施肥浇水的耕作法)的要旨,解决了撮谷法所带来的“耘铴难”、“易酣,不能耐风潮”的缺点。这种将区田法引入撮谷直播法之中的播种方法系对水稻直播技术的一大贡献。”(7)但这一技术也同样存在播种时稍费工夫,劳动生产率不高的问题,但正如陆世仪所言“然当赋役烦人重之世,够能躬耕四五亩,即可为一家数口之养,此莫大之乐,又何工力烦费之足忧乎?”(8)可见陆世仪对撮谷区田直播法之力推。

对于播种之后的禾苗管理问题,陆世仪引用《吕览·辨土篇》重点介绍了“耘苗法”,指出禾苗在生长过程的不同阶段,各有不同的生长规律和要求,应坚持“三茎为一簇”,簇与簇之间“相去五寸”,另外耘苗中同时要注意“存其长大”、“去其弱小”,恐“弱小者不去,则长大多因之而多秕”。(9)因为下种之后,“耘苗”是关系到庄稼将来长势及全年收成的最关键一环。

陆世仪对农耕技术的总结改进,除上述种植技术外,还包含耕作工具方面的内容。他从当时家乡苏州、太仓一带的生产水平和实际需要出发,根据相关农学著作和自己的闻见,向当地介绍先进的生产工具,以改进耕作技术,减轻劳动强度.他将当时最新的农学书——《农政全书》中所记播种前平整土地的“耙、耖、耢”介绍给“乡人”:“俗说动称犁耙。今江南农家,犁则有之,未见用耙。耙制见《农政全书》,有方耙,有人字耙。其意大约如犁,亦用牛驾,但横阔而多齿,犁后用之。盖犁以起土,惟深为功,耙以破块,惟细为功。耙之后又用耖、用耢。耖如耙而齿更长,所以耖土亦细。耢则条木编之以摩田也。今农家种稻,耕犁之后,先放水浸田,然后集众用铁锵土块,谓之曰摊,亦谓之削,亦谓之落别。江南呼土块为别,用力颇众。使有耙、耖、耢诸器,可省工夫大半”。(10),陆世仪眼见江南农民在稻田中插秧与耘苗长时间伛偻身体、浸泡水中的艰辛,将江浙一带的“耘铴、耘爪”推介给乡民:“今耘铴、耘爪,江浙间新制也,古无此器。匍匐水中,以手耘之,故农人惟耘田为尤苦。今得此器,劳逸不啻天壤,乃知何事不可为便巧”。(11)另外,由于小农经济的封闭性,陆世仪将未传至太仓播种用的华北耧车介绍给乡民;他还依据《农政全书》中记载的收割荞麦用的“推铲”设想制造新的水稻收割工具。

从上述可知,陆世仪在农学方面的研究探索,主要是结合家乡的生产水平和实际需要,重在技术、技巧方面的总结介绍,这对于推进以太仓为代表的江南地区农业耕作技术和生产工具的改进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当然,作为一名理学家,陆世仪毕竟是“以其哲学兴趣支持其经世之学”(12)的学者。对于农学,自然也以其哲学思想为指导。他把<孙子兵法)中的“天时、地利、人和”的观念运用到农业中,认为农业生产是天、地、人的有机配合,而以“人和”为重的有机工程。他说:“天时、地利、人和,不特用兵为然,凡事皆有之,即农田一事,关系尤重。水旱,天时也;肥瘠,地利也;修治垦辟,人和也。三者之中,亦以人和为重,地利次之,天时又次之。假如雨畅时若,此固人之所望也,然天可不必,一有不时,硗确卑下之地,先受其害矣。惟良田不然,此天时不如地利也。田虽上产,然或沟洫不修,种植不时,则虽良田无所用之。故谚云:买田买佃。此地利不如人和也。三者之中,论其重,则莫重于人和,而地利次之,天时又次之。论其要,则莫要于天时,而地利次之,人和又次之。故雨旸时若,则下地之所获,与上地之获等。土性肥美,则下农之所获,与上农之获等,劳逸顿殊故也。然使既得天时,既得地利,而又能济之以人和,则所获更与他人不同。所以必贵于人和也”。(13)由此可见,陆世仪的天、地、人相结合的农学思想,既承认天地自然对农业的重要影响,又肯定了人的能动的积极作用,具有丰富的辩证法思想。

 

 

去水害,兴水利是农业发展的根本,特别是陆世仪的家乡太仓为太湖流域阳澄湖地区的泄水尾闾,境内河流稠密,塘浦纵横交叉。有“七里纵一浦,十里横一塘,纵连海势,横贯支脉,水性然尔”(14)的记载。对此,陆世仪主张疏通娄江,泄太湖积水,“使江与海接,则土田之蓄泄有赖”。(15)他不但提出了治水应把握的基本原理和方法,还在家乡太仓当地的治水实践中充分显示了他的治水才华,得到上至官府下到民间的一致认可和褒扬。

关于治水之法,陆世仪认为首要得识“水平法”以控制水势:“治水只是要识水平法。《孟子》曰:禹之治水,水之道也。又曰:水无有不下。此便是说水平法。治水得其法,虽洪水尚可治,况江湖溪涧之水乎?……欲识水平,必须有法。盖地形高卑,在咫尺犹易辨,若一里二里,以至数十百里,非有法,何由辨乎?《武经总要》载水平法,先为水平池置本处,更以一人持度竿、照板,向彼处照之,即可辨高下。递移递进,无远不可识。详载本书,但是其图未详。予尝与登善兄论正,然未若勾股算法为便也”。(16)水平不流,高水低注。水位越高,流速越猛,这就是“水平法”的主要内容。治水如“不识水平,即一沟浍不可治”,更谈不上什么江河湖泊之治.他指出一里以外凭肉眼是很难看准水平的。为此经过与学友的“论正”,觉得《武经总要》中所记的“水平池”、“度竿、照板”识水平方法,不如数学“勾股算法”用起来方便.懂得了治水的基本原理,那么去水害,兴水利,就要把握“水利只是蓄泄二字。高田用蓄,水田用泄;早年用蓄,水年用泄。其所以蓄泄之法,只在坝闸。知此数语,水利之道,思过半矣”。(17)陆世仪认为,治理江南之水,关键在能使太湖之水人海流畅、蓄泄有节。晚明以来,太湖经常泛滥,主要是因河道壅塞。所以开挖疏浚河道,便是当时江南治水的主要工程。因此,陆世仪竭力推荐耿常熟的《水利书》中的“开河之法”,而“开河莫要于算方”,“算土莫善于徐玄扈(即徐光启)先生《送上海县公条例》。”(18),同时在开河方法上,为了“省功力”,陆世仪具体建议,“开河若从平陆施功,或地方干硬处,可用牛耕起土,以筐车用土”。(19)他不仅能将当时科学家的科研成果和应用技术推荐给社会,自己也提出了开河省力的具体方法。陆世仪还就家乡最大河道娄江的治理问题著有《娄江图说》、《娄江条议》等文,指出依照北宋水利家郏亶的主张和“水平法”理论,作为太湖泄水大道之一的娄江疏浚规模宜大不宜小:“如光贤大夫之议,常使湖高于浦,浦高于江,江高于海,水行混中,夹束牢固,其疾如驶,力能刷沙,则海口之亘沙将不除自去。近日刘河之口漕漕以东当新河之冲者,顿深四五尺,此其明验也。一水之冲力且如此,若使全河受浚,合太湖之水以冲一沙,有不荡涤消融乎?”(20),至于疏浚工程的组织领导,则建议朝廷专设“都水使者”督导协调联合相关州郡共同治理:“但以近日时势论之,事关六郡,可否难必,三邑起夫,远近不齐,不另设都水使者,则无以督率”。(21)

决坝开江,泄水免灾。顺治十三年(1657年)秋,因连降大雨,太仓主河道新浏河泄流不畅,水位猛涨。陆世仪和同仁好友顾殷重、江士韶等“三昼夜”“往观”水势。眼看水位近平河岸,而官府仍无反应和行动,他便果断地提出决坝泄水计划,并奔走呼号,动员太仓士民行动起来,按计划决坝泄水,从而避免了一场水灾。次年又逢水涝,太湖水位不断上涨。陆世仪上书巡抚“陈开江十二事”,建议疏浚娄江,开渠泄水,官府却拒绝采纳。太湖之水如果失控,其危害可想而知。因此,陆世仪面对官府的冷淡和消极并没有罢休。相反,他以极大的热情和坚定的信念,鼓动顾殷重等才干之士商量“销圩开挑之法”,决定自己动手,泄水免灾。他们以利害晓谕太仓士民,这种非官方的对士民有益的民间活动,自然易得到百姓的理解和支持。“于役之日,合境响应”不仅如此,他们又作了“开河条件十六则”发往昆山、嘉定,得到两邑名士、“缙绅”和百姓们的积极支持。于是“万丈大河,成于旬日”。(22),这项当时多数官员以为役民难成的疏浚、开渠工程,竟在十日间完成,所以太仓令白登明也只得致信陆世仪,发上一通“兄翁一纸之力,真贤于十万师”旧,的慨叹。这些事实说明,作为理学家的陆世仪的确是在士林中颇有威信,具有实际组织才能和办事能力的“才略之士”。

疏塞导水,拟成“三议”。康熙十年(1661年),因“吴淞、娄江久塞,大中丞马公(名祐)条议疏浚题,捐帑金十四万,檄府君佐于公,董其事。府君实左右之,既成,作《陶河议》、《决排议》、《建闸议》”(24)。很显然,马祐以陆世仪为治水专家,请他为治理吴淞江、娄江的实际负责人。事实上,陆世仪的确不负众望,在完成疏导工程后,他还著成《决排议》、《建闸议》、《陶河议》,可惜前“二议”已经佚散。据清代学者唐受祺刻《陆子遗书》文集卷五《陶河议》记载,陆世仪鉴于黄河治理之法,认为治娄江不宜一味地“筑坝开挑”,应该兼用“陶河”之法。太仓浮桥以西可“筑坝开挑”,并收蓄养清水、以资灌田、拒绝混潮、不使内侵之便。天妃宫以东至海口,若行“筑”、“挑”,则有“八难”。唯借鉴昔年“航船铁帚”之法,用长柄钉耙,乘决坝放水或落水退潮之际“推荡淘浚”。(25),依太仓境内的不同河段地区,采取的治理方法也有所不同。这就是陆世仪《陶河议》的主要内容,也是其实学理论、实践相统一并结合的产物。

 

 

综上,作为一名明末清初的著名理学家,陆世仪能够立足家乡太仓的自然条件、生产力水平和当时农耕、治水的实情,投入到农业耕种和水利实践之中,总结比较传统,介绍引入先进,提出了不少切实可行的改革建议,相比当时不少理学家的空谈心性,陆世仪的务实具体更显难能可贵。正如清代著名文人全祖望在《陆桴亭先生传》中所记:“诸生尝问知行先后之序,曰:有知及知而行不逮者,知者是也,有行之而知逮者,贤者是也。故未可以概而论之,及其至也,真知即是行,真行始是知,又未可以歧而言之。闻者无不叹服”(26)。陆世仪把修身与济世相统一,强调知行合一,为现实服务。从陆世仪的农田水利之学的角度看,他不但有总结改进的理论主张,更有切合时需的成功实践,这些对以太仓为代表的清代江南地区农耕和治水技术的进步都有着积极的指导意义,在中国古代农学史上占有重要一页。

注释:

(1)葛晋荣、王俊才:《陆世仪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4月。

(2)(5)(6)(8)(9)(10)(11)(13)陆世仪《思辨录辑要》,卷11,修齐类。

(3)陆世仪《思辨录辑要》卷10,修齐类。

(4)指太仓、嘉定一带。

(7)曾雄生:《直播稻的历史研究》《中国农史》2005年第2期,第12页。

(12)劳思光:《新编中国哲学史》第七章《明末清初之哲学思想》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10月,第783页。

(14)王祖畲《宣统太仓州镇洋县志》卷6,水利下。

(15)(25)陆世仪《陆子遗书》文集,卷5。

(16)(17)(18)(19)陆世仪《思辨录辑要》,卷15,治平类。

(20)(21)陆世仪《娄江条议》,《娄东杂著》卷1丝集。

(22)(23)(24)陆允正《桴亭府君行实》《陆子遗书》序。

(26)全祖望《陆桴亭先生传》,《鲒埼亭集》卷28。

  评论这张
 
阅读(5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