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朱元璋北伐檄文》  

2009-04-21 17:32:38|  分类: 资料速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元璋北伐檄文》①注解

 

梁方仲

 

载《中国社会经济史论》

 

 

    吴元年(1367,即元顺帝至正27年)冬十月丙寅,(二十三日)檄谕齐、鲁、河、洛、燕、蓟、秦、晋之人曰:

自古帝王临御天下②,(皆)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未闻以夷狄居中国治天下者也。自宋祚倾移,元以北狄入主中国,四海内外,罔不臣服③,此岂人力,实乃天授。彼时君明臣良,足以纲维天下;然达人志士,尚有冠履倒置之叹④。自是以后。元之臣子,不遵祖训,废坏纲常⑤,有如大德废长立幼⑥,泰定以臣弑君⑦,天历以弟酰兄⑧,至

____________________

①檄:音亦,木无枝为檄,古之官文书用木简,长一尺二寸。征召,晓谕,诘责皆用之。有急,则插鸡羽以示速疾,谓之羽檄。

②临御:临,治,从高视下,以尊适卑皆曰“临”。“御”,统治。

③罔不:莫不。

    ④纲维:“维”,绳。纲,网之大绳。《史记·淮阴侯传》:“秦之纲绝而维弛”,谓纲断因失其所以维系之具。“纲维”,指维持国家的法度。

达人:智能通达之人。又指达观一切不受世俗缚束之人。

冠履倒置:不正之貌。“冠履”,即帽、鞋,喻上下各有定分。

⑤纲常:三纲:君臣,父子,夫妇。五常:仁、义、礼、智、信,亦谓: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都是古代封建社会的基本道德。

    ⑥大德:元成宗奇渥温铁穆耳的年号(1297—1307)。

    废长立幼:成宗死时,太子先卒,依序成宗兄之子海山(后为武宗)当。但成宗皇后意欲称制临朝,乃召于次不当立之远亲安西入京摄政。

    ⑦泰定:元泰定帝奇渥温也孙铁木儿之年号(1324—1327)。

    以臣弑君:先是英宗(硕德八刺)至治三年(1323)八月御史大夫铁夫等杀害英宗,相传泰定帝实预其谋。弑,音试,下杀上也。

    ⑧天历:元明宗(和世<王束>)的年号(1328—1329)。

以弟酖兄:天历二年,文宗(图帖睦尔)毒杀其兄明宗而自立,改元曰至顺(1330—1332)。    “酖”:与鸩通,沈去声,毒鸟。古谓以其羽画酒,饮之则死。

 

于弟收兄妻,子烝父妾,上下相习,恬①不为佐(怪),其于父子、君臣、夫妇、长幼之伦,渎乱甚矣!夫人君者,斯民之宗主②;朝廷者,天下之根本;礼义者,御世之大防;其所为如彼,岂可为训于天下后世哉!及其后嗣沉荒,失君臣之道,又加以宰相专权,宪台报怨③,有司毒虐④,于是人心离叛,天下兵起,使我中国之民,死者肝脑涂地,生者骨肉不相保,虽因人事所致,实天厌其德而弃之之时也⑤。古云“胡虏无百年之运”,验之今日,信乎不缪⑥。

    当此之时,天运循环,中原气盛,亿兆之中,当降生圣人,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今一纪兹⑦,未闻有济世安民者,徒使尔等战战兢兢⑧,处于朝秦暮楚之地⑨,诚可矜悯。

方今河洛关陕,虽有数雄,乃忘中国祖宗之姓,反就胡虏禽兽之名,以为美称;假元号以济私,恃有众以要君,凭凌跋扈,遥制朝权,此河洛之徒也⑩。或众少力微,阻兵据险,贿诱名爵,志在养力、以俟衅

____________________

①烝:音蒸。上淫曰烝,下淫曰报,旁淫曰通。

恬:音甜。安然不惊动貌。

②斯民:此民,其民。

宗主:一宗之主。凡为人所归仰者亦曰宗主。

    ③宪台:御史台。提点刑狱之官亦称宪台。

    ④有司:官吏。设官分职,事各有其专司,古曰有司。

⑤天厌其德:“厌”,憎恶。“德”,立国之德。《左传》隐公十一年“天而既厌周德矣”。

⑥缪:音谬。错。

    ⑦纪:十二年为一纪。

    ⑧战战兢兢:“战战”,恐惧,动趋走。“兢兢”,小心戒慎。《诗经·小雅·小曼》:“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⑨朝秦暮楚:反复无常(见宋晁补之:《北渚亭赋》)。

⑩凭陵:恃势凌人。又与“冯凌”同。冯,迫也,侵凌之意。河洛之徒:指扩廓帖木儿,他原来是汉人王保保,元平章察罕帖木儿收为养子,元顺帝赐以蒙古名。至正二十五年(1365)封河南王,总制天下兵马南征,驻军河南,檄关中四将;李思济、张思道会师大举。思济等不听调。扩廓引兵西入关攻之。相持经年,数百战未能解决。

 

隙,此关陕之人也①。二者其始皆以捕妖人为名②,乃得兵权。及妖人既灭,兵权已得,志骄气盈,无复尊主庇民之意,互相吞噬③,反为生民之巨害,皆非华夏之主也。

予本淮右布衣④,因天下乱,为众所推,率师渡江,居金陵形势之地,得长江天堑之险,今十有三年。⑤西抵巴蜀,东连沧海,南控闽越;湖湘汉沔,两淮徐邳,皆入版图,奄及南方⑥,尽为我有。民稍安,食稍足,兵稍精,控弦执矢,目视我中原之民,久无所主,深用疚心⑦。予恭(奉)天成(承)命,罔敢自安,方欲遣兵北逐群虏,拯生民于涂炭⑧,复汉官之威仪⑨。虑民入未知,反为我雠,挈家北走,陷溺尤深,故先谕告:兵至,民人勿避。予号令严肃,无秋毫之犯⑩,归我者永安于中华,背我者自窜于塞外。盖我中国之民,天必命中国之人以安之,夷狄何得而治哉!予恐中土久污膻腥⑾,生民扰扰,故率群雄奋力廓清⑿,志在逐胡虏,除暴乱,使民皆得其所,雪中国之耻,尔民其体之。

____________________

    ①阻兵:恃仗兵力。

    关陕之徒:指关中四将李思济等。

②捕妖人:指宋刘福通等红军部队。按宋兵北上,初时获胜利。及至正二十六年,朱元璋遣人迎小明王韩林儿子滁州,中途沉之于江。至是斩断了对明教的信仰,故反称之曰妖人。

③噬:音誓。啮,咬。

④淮右:淮水以西之地。今安徽庐州、凤阳一带之地,皆为淮西。元代设淮西总管府。

⑤天堑:天然之坑堑,足资阻隔防御的地势。堑:音椠,或作“壍”。水沟,绕城之水。

今十有三年:按元璋于1356年攻下集厌,至是只十二年;前言“一纪于兹”,比较确切一些。

⑥奄:音掩,覆盖,大有余的状况。按洪武元年正月始平福建,执陈友定;四月大军克广州。四年六月,克重庆,明昇降。文中所云“西抵巴蜀,南控闽,越”,皆为夸大之词。

⑦疚心:疚音救,久病也。“疚心”,心中惭痛。

⑧涂炭:像陷泥坠火的困苦。

    ⑨复汉官之威仪:《后汉书》卷一上,《光武帝纪》一“老吏或垂涕曰:不图今日复见汉官威仪!’”

    ⑩秋毫:鸟兽之毛,至秋更生,细小而末尖锐,谓之秋毫(与“毛”通)。《孟子·梁惠王》:“明足以察秋毫之末”。《汉书·高帝纪》:“沛公曰:‘吾入关,秋毫(一作豪)无所取。’”喻事物之细微者。

⑾膻:扇平声,羊臭。“膻腥”,骂专吃羊肉的蒙古人。

⑿廓:音阔。空,大。扫荡无遗曰“廓清”。

 

如蒙古色目①,虽非华夏族类,然同生天地之间,有能知礼义愿为臣民者,与中夏之人抚养无异。故兹告谕,相(想)宜知悉。

 

(选自《明洪武实录》卷二六)

 

解  题

 

一、从《明实录》谈到檄文的起草者——宋濂

    《实录》的体裁,是以一皇帝为一单元,按年月日编排记载。所以旧传统史学界的目录,多数把它列入于“编年史”一类。根据《隋书经籍志》的记载,有:“《敦煌实录》十卷,刘景撰”,列入“霸中”类。这大约是西凉朝(400—421)的实录,恐怕也是实录中最早的一部。同书“杂史”类又载有《梁武帝实录》三卷,《梁元帝实录》五卷。以上各书皆早已失传。

    编纂实录,自唐高祖后始成为定例。从此,每一皇帝死(“崩殂”)后,必由继嗣的君主敕修实录。这一个传统办法,一直维持到清代末年。

    实录所取材的,主要是根据前君在位时所修的起居注、日历,及时政记等以人君言行为主体的“记注”之作;然诏令章奏,及国家大事,以至大臣名人的生卒事迹,亦得斟酌情形,随宜人录。所以它的内容是丰富的。每当改朝换代之后,后一王朝例为前一王朝编修“正史”,实录就是后者最基本的参考资料。

____________________

①色目:元帝国内西域各国的封建主、富豪、大贾等,其社会地位仅在蒙古人之下,但在汉人之上。

 

明代实录,由太祖讫熹宗十三朝,今尚俱在——唯《熹宗实录》缺天启四年(1624)及七年(1627)六月各卷(因清初时为汉奸冯铨窃去毁灭);又思宗一朝以国亡未修。清人修《明史》,凡涉及清代祖先事皆讳而不言,所以晚近现代研究明清史的学者,多用明实录来补正《明史》的脱略和校正清史——特别是清开国以前一段历史的曲笔。它的参考价值是高的。然而实录毕竟是奉诏敕修的官书,它的编纂目的无非为统治王朝的利益服务,因而其中必然有大量不尽不实的地方;至于它对人民群众的污蔑更是不用说的了。

    《明太祖实录》前后经过三修:最初一次的本子,修于建文元年(1399),及成帝“靖难”成功以后,为了掩饰自己篡夺的痕迹,所以又改修了两次:第一次是在永乐元年(1408)。至永乐九年(1411),又诏胡广等复修,这就是今天传世的本子,共二百五十七卷。我们上面的选文,便从这个本子迻录。这篇檄文,亦载程敏政编《皇明文衡》卷一,题为宋濂代笔——但今《宋文宪公全集》未载此文。

宋濂(1310—1381),字景濂,浙江浦江县人。宋小明王(韩林儿)龙凤四年(1359,即元至正十九年)与刘基、章溢、叶琛并被朱元璋所征,至应天(即南京)供职,得到元璋的信任。先是刘、章、叶三人都曾经投身元军中参加过镇压农民起义军的工作。他们四人又同代表当时的“儒士”,同以传统儒家关于治国平天下的一套理论来说服元璋。其后元璋背叛了明教,得到了地主阶级的支持,和他们这些人的影响有密切的关系,详下节中。洪武二年(1369)诏修元史,命宋濂充总裁官,他是明代最有名的文学家之一。

 

二、朱元璋在颁布北伐檄文以前的主要军事行动

 

    宋濂奉命写的檄文,只是代替元璋说话罢了。本节拟专就元璋本人简史及其在北伐以前的整个军事形势略谈一下。

    朱元璋(1323—1393。元天历元年——洪武三十年,终年70岁),字国瑞,生于濠州(今安徽凤阳县)钟离县之东乡一个赤贫佃农家里。1334年(元至正四年)春,淮北大旱,继以瘟疫,元璋父、母、长兄及长兄之子皆染疾死,当时元璋还未满十七岁,乃投身皇觉寺为小行童。但寺中粮食也缺乏,还呆不上两个月便被打发走了。此后,往来乞食于淮西及河南省南部一带,“南历金斗[河](即安徽合肥县之施水),西抵(江苏)无锡,北至颍州(今安徽阜阳县),崎岖三载。”1343年(至正八年),黄岩盐贩方国珍聚众起义海上,劫掠元廷漕运。是年年底,元璋回到皇觉寺,时年二十一岁。这三年多的流浪生活对他有很大帮助:首先使他认识了时代任务非起义不可。其次,他有机会体验这一地带的形势险要,好为起义时的准备。其三,结交了不少朋友、同志,打下了与广大群众结合的基础。

    1351年(至正十一年)四月,元廷诏工部尚书贾鲁开黄河故道,征发汴梁、大名等十三路民十五万,戍军二万,造成对人民很大的灾害。五月,刘福通等奉明教主韩山童的号令,以红巾为号,聚众攻陷颍州。韩山童被捕身死。1355年(至正十五年),福通迎立山童之子林儿为帝,号称小明王,国号宋,建都毫州(明时凤阳府境内),建元龙凤。

    和刘福通同在一年起义的又有湖广罗田县人徐寿辉等,他们亦以红巾为号。1351年(至正十一年)十月寿辉占领黄州府及蕲水县,遂以蕲水为国都,称帝,国号天完。后来在武昌建汉国的陈友谅原隶徐寿辉部下。

    1352年(至正十二年)二月,定远县(今属安徽)土豪、弥勒教徒郭子兴等起兵于濠州(明代改称凤阳府)。闰三月,朱元璋投郭子兴部下为步卒,时年二十五岁。1355年(至正十五年)正月,元璋攻克和州,奉子兴命作总兵官镇守。三月,子兴病死。军中军务由子兴之子天叙、妇弟张天祐和元璋共同担承。不久他们便接受了小明王的节制指挥,军中文告都用龙凤年号。九月,郭、张二帅率兵攻集庆(今南京),不克,皆死之。于是子兴部伍尽归元璋。

    1356年(至正十六年)二月,元璋攻下集庆,改其名为应天府。此后六七年内,又继续占领了江南的镇江、常州等地;浙江的婺州(明时为金华府)、处州等地;江西的袁州、洪都(今南昌)等地;湖广的黄州、广济等地,势力日形雄厚。以上各地有些是从元军或别的部队手里取得的,但最强大的对手还是汉陈友谅和吴张士诚两方面。

    1363年(元至正廿三年)元璋亲率大军与陈友谅军在鄱阳湖展开了大决战。友谅中流矢阵亡,其子陈理突围奔回武昌。明年正月,元璋自立为吴王,建百官。二月,复亲自将兵征武昌,陈理降,汉亡。汉、沔、荆、岳皆下。

    1366年(元至正廿六年)十二月,元璋遣大将到滁州迎接小明王,于瓜州渡江,中途把船凿沉,宋亡。元璋遂宣布以明年为吴元年。从此,元璋与代表贫农和穷人所信仰的明教正式宣布决裂,稳步走上了刘基宋濂这一地主儒生集团的阶级路线,争取地主巨绅们更进一步的合作,这是他一生中划时代的转变。此后,所有他以前臣属于龙凤的有关事迹和文件,都设法消灭殆尽。这一段历史真相被掩盖了好几百年,经过近年来学者们研究才把它搞清楚了。

    1367年(至正二十七年)九月,徐达克平江(苏州),执张士减,吴亡。至此元璋又消灭了一个劲敌。是年冬十月庚申(十七日),召诸将议北征;甲子(廿一日)、以徐达为征虏大将军,常遇春为副将军,帅师二十五万由淮入河北取中原。以上就是北伐前的用兵情形。

1368年(至正二十八年)正月,元璋称帝,国号大明,建元洪武,是为明太祖,时年四十一岁。八月初二日,徐达所率大军进入元都,改大都为北平府。从出师至此,还不到一年的工夫,便将这一名都收回到人民手中。朱元璋代表全民族完成了一个巨大的历史任务。

 

三、本文分段内容

 

    第一段,开宗明义便揭橥出夷夏的大防,特别强调中国应由中国人自己来治理。其次,通过元朝历代君主的失得,和大小官僚的违法乱纪等具体事实,来说明蒙古统治不合于中国的传统礼教和文化道德,以唤起社会各阶层的拥护和同情。由此又证实了古语“胡虏无百年之运”的正确性,预言胡运将终了。

    第二段,首先提出北伐的目的就是“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十六个大字。次言各地群雄,只知割据自私,绝无成事的希望,更谈不到“治世安民”为“华夏之王”了。又特别把元朝将军扩廓和李思济提出痛骂一顿。

    第三段,作自我宣传,极力铺张辉煌的战果,并表示北伐的决心,争取人民的协助。

    最后,为了缓和蒙古色目人的反抗,指出只要他们肯接受中国传统文化,“能知礼义”,并“愿为臣民”,便可得到和中国人民一样的待遇。

据说,这一宣传文告,确实发生了良好的作用:山东、河南州县纷纷降附,连蒙古、色目人也望风投降了;北伐军因之得以顺利进军,在很短时间内收复国土,统一中国。

 

(原载《梁方仲经济史论文集策遗》,广东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