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日志

 
 

研究视野的转换与史料的再探掘  

2009-11-10 00:05:17|  分类: 学术动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研究视野的转换与史料的再探掘

“中古地域形态与文明史”研究动态

日期:2009-11-08 作者:朱甫;钟翀 来源:文汇报

研究视野的转换与史料的再探掘 - 江南 - 江南
                     

    若以陈寅恪先生“中古民族文化之史”的研究为范例,中古史研究时段为魏晋至宋元时期。迄今为止,前贤在这一领域的成果已十分丰硕。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史学,进入新千年以来,包括中古史研究在内的历史学也正发生着前所未有的深刻转变。在此背景下,这一传统学问,如何因应纷繁涌动的思潮,秉持当代理念,进一步打造与时代相适应的中古史研究成果,成为日前由上海师范大学中国古代史学科举办的“中古地域形态与文明史”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主要议题。把握中古史学科的研究前沿,实现研究视野的新转换,深入发掘与重新解读史料文献,既是这次研讨会的主要特色,也应是今后中古史研究的致力方向。

    

    世纪之交以来的中国史学接纳了社会学、历史心态学、文化人类学等众多学科的新认知和新语境,大大突破了积淀已久的关于古代社会单向线性的发展观念和相对机械的评判标准,尤其在涉及“地域社会形态”与“文明史”等传统研究的领域,拓展出多侧面阐释和深层次探究的广阔空间。这种探索主要表现有二:其一,对传统研究课题进行全新的视野转换;其二,对原有文献史料进行再发掘与新阐释。

    

    这次研讨会对传统研究转换视野的努力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其一,对史学界素来关注的宏观课题作出再思考,主要集中在唐宋变革论与资本主义萌芽两大问题上。戴建国的《关于“唐宋变革”的两点思考》,认为“唐宋变革”发生的关键动因在于“庶族地主的发展壮大”,他依据对地权、奴婢等中古法制体系演进的新发现和新认识,力图证明该变革的转折期当在北宋后期11世纪中叶以后。这一观点涉及“唐宋变革”的成因与分期等重大课题,甫一发表,即引发与会学者热烈讨论,不少专家进而从思想文化的唐宋之变、宗族的形成等多角度对这一问题给予补充与辨析。而吴松弟的《从人口动力看南宋经济发展的有限性兼论中西生产力的主要差距》,一方面提出中古以来,尤其是唐宋变革以后,中国出现“人口增长压力促成生产力外延式增长”的新观点,另一方面,又以其近年考察欧美历史上水力机械发展的史实,认为正是存在推动中西生产力的关键差异,导致中国古代难以催生新生产方式。与会学者从生产力发展曲线与人口增长曲线的上升、交集与分道扬镳等角度对这一观点进行质疑与补充。尽管这一论点尚有进一步检讨之处,但足以引起向为学界忽视的中国古代文明中“机械史”的关注,也不失为资本主义萌芽问题中聚讼纷纭的一家之言。

    

    其次,将史学界原先相对忽略的具体课题纳入新视域。例如,对唐代科举与儒学的研究各有不少成果,但严耀中的《论唐代儒学重心的转移与科举》则将两者结合起来研究,并将视角落到儒学中心的转移上,不乏新见。程民生的《宋代老虎的地理分布》与姚潇鸫的《略论北朝的温泉》,具体而微地探究了中古史上生态环境的某个侧面,则与当下对生态环境的重视息息相关;冯贤亮的《魏塘:江南一个传统小城市的变革》,也是对城市生存演化环境的一种透视。即便类似中古宗族与家族等传统课题,朱大渭、梁满仓的《魏晋南北朝宗族组织领导核心浅论》从政治社会学角度讨论了宗族组织的领导核心,钟翀的《斯姓简史》则以文化人类学的方法,深入探析了斯姓个案,用意都在以新视野用新方法作新探索。人物研究也在摆脱传统的窠臼,日籍学者王瑞来的《历史如何阐释——范吕解仇公案再回首》,对北宋仁宗朝范仲淹与吕夷简政争公案,一反以往平面单向的视野,借鉴历史心理学的方法,从看似冷漠平常的文献史料中,对人物心态抉幽探微,还原出历史人物有血有肉的真实面目。张其凡的《曾布与建中靖国之政》,也摒弃了是非判断的简单思路,使研究更具立体感与纵深度。

    

    当前中古史研究在史料方法上面临两方面的挑战。一方面,“信手拈来式”的史料举例与“密集轰炸式”的史料堆砌(后者因史料检索的电子化有愈演愈烈之势),在中古史研究中成为看似对立的一物之两面。另一方面,就中古史料的史源而言,资料累积和传存渠道相对稳定,对任何一项深入研究来说,其史料资源不仅数量有限,而且分布星散。因此,通过系统材料的全面梳理,拓展现有史料的观察层面,发掘研究对象的丰富内涵,正是中古史研究方法论之关键所在。这次研讨会上,不少学者对文献史料的再发掘与新阐释作了有益的探索,成为会议的一大亮点。

    

    首先,关注原先忽略的专题史料,或对原有典籍文献进行严谨缜密的再考证,无疑有助于拓展中古史研究的现有空间。刘驰的《十六国时期的冶铁业》、刘进宝的《也谈吐鲁番文书中的“部田”》与黄纯艳的《于阗与北宋的关系》,分别对前人罕有论及的相关问题做了较全面深入的史料梳理。胡阿祥的《韩愈“足弱不能步”与“退之服硫磺”考辩》、虞万里的《石彦辞墓志证读》与汤勤福的《朱子家礼的真伪及对社会的影响》,也都是对旧史料持之有故的新考索。

    

    其次,对传统史料不但进行全方位的搜罗梳理,而且运用新的切入点,作出超越前人或不同于前人的解读,也应视为对史料的再发掘。虞云国的《唐宋押字考》,因有关史料相当分散,他不但潜心钩沉、连缀孤立散见的众多记录,重建其有机联系,而且把这一名物考索与制度史、艺术史以及礼俗史的研究融为一体,使研究内涵更丰富,视域更广阔。刘复生的《中古时期蜀人关于蚕丛的记忆与塑造》,则以阐释学的视野对巴蜀古史上的蚕丛问题做了独到的审视与解释。

    

    最后,在中古史料的扩张拓展上,研讨会传出了颇令史学界关注的新信息。俞钢的《陈寅恪先生批注本<白氏长庆集>的新发现和学术价值》,对上海师大入藏的陈批《白氏长庆集》的流传过程、批注内容与学术价值作了探讨。作为中古史研究的巨擘大家,这一批注本的发现,不仅对中古史研究极有参考价值,而且也是研究陈门史学的珍贵史料。李伟国的《金字塔知识结构数据组织》,设想将中国古代史研究所须借资的文献史料分为工具书、研究整理著作与原创作品三大层次结构,以便为文献史料构建更上层楼的数据库,探索便于操作的知识建构体系。我们期待这一尚在探索中的工程能早日完工,成为中古史研究的强大推动器。当然,史料的数据化只能为虎添翼,中古史研究的新局面,最终还有待于当代学者不断完善自身的学养修为,努力开拓前沿问题来实现。

    

    (钟翀、朱甫)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